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509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在那个年代,人们想到“亚星娱乐”,只会想到汤贞。汤贞的光芒太盛,将整个公司笼罩在他的阴影之下。十个给亚星递交申请表的练习生里,就会有十个是冲着汤贞去的,现在亚星娱乐正当红的KAIser主唱肖扬就是其中之一。

一个缠绕在看客们心中多年的谜团,似乎正在露出那一点点端倪:周子轲好端端的怎么会与亚星娱乐这种小破偶像公司扯上干系。居然还做练习生,还出道。他家里人都同意吗?他为什么会走上这么一条路?是不是也太剑走偏锋了。

苗婶戴上花镜,瞧手里头的报纸。朱塞昨天留在山上过了一夜,现在正吃早饭。周子苑等几个年轻的都上班去了,周老爷子也不在家。

吉叔坐在朱塞对面,正专心听小朱说话。

“现在这些艺人经纪公司,确实和以前的思路不一样了。”朱塞喝了手边一口粥,吉叔告诉他,这是子轲给汤贞找的那个厨子做的粥,朱塞尝了尝,味道确实好,是子轲那个挑食小子相中的手艺。“以前都是看见了好苗子就捧着,”朱塞告诉吉叔,“现在是先打你一个棒槌,再把你扶起来。”

“子轲他……”苗婶这时插进话来,“最近到底在忙什么啊?”

“子轲啊,”朱塞瞥了一眼苗婶拿的报纸,笑了,“子轲现在好着呢,上班挺积极的,每天早睡早起,还去小艾那里锻炼身体!”

“锻炼身体?”苗婶纳闷道。

“是啊,”朱塞看了吉叔一眼,笑道,“什么烟啊酒的,也全不沾了。”

汤贞坐在副驾驶上,感觉车停了下来。周子轲先下了车,拉开车门,伸手给他解安全带。

要等安全带解开了,汤贞才像得到了许可,能动了。他下了车,抬头看到曹医生的诊所就在他们面前。

大概是觉出了汤贞的害怕,周子轲握住他的手。

汤贞亦步亦趋地跟在小周身后,走进了诊所。

曹年医生翻看着手中的报纸,报纸上印着汤贞五年前在春节晚会上微笑的特写。曹年已经这把年纪了,不喜欢看影视剧,也不追星,他也会被报纸上这一种笑容所吸引。

也许这正是这个病人曾经在华人社会风光无匹的原因。

汤贞有一种气质,容易令人怀念起自己的纯真年代。他像一具美的缩影。他的身体还远未成熟,就承担起了这一切。也许正是这种不成熟,才使得“美”在汤贞身上拥有了最深的可信度。

他还没有经历过太多的风霜波折,没有经历过锥心刺骨的背叛、构陷,没有经历过沉沦……他确实看起来太年轻了,以至于从没有人试图去剥离他,剥下这棵芭蕉树身上的任何一片树叶,来瞧一瞧这个“完美无缺”的“汤贞”中间究竟所藏何物。

汤贞目光空洞,坐在曹年面前。

他从进来就保持这个姿势,不动,也不出声。

他看上去比住在疗养院时还更加迟钝了。

“出院一周了,”曹年轻声问他,“你的感觉怎么样?”

汤贞的眼睛望在曹医生脸上。

“每天都做了什么?”曹年说,像哄孩子,“在想什么?愿意和我聊聊吗。”

汤贞还是不讲话,只有一张没什么血色的脸抬起来,看曹医生。

“出院之前我们是怎么说好的,”曹年劝他,“从今往后,只做一个对自己诚实的人。”

办公室门上镶了一块玻璃,曹年抬起头,便能清楚看到周子轲那个孩子像所有患者家属一样低着头,坐在长椅上等。

“和子轲相处得怎么样?”曹年说,“我听说你们现在在一起工作,对吗?”

汤贞听到“子轲”两个字,眼神忽然一动

好像有什么东西触碰到了他心里空荡荡的底层。

如果灵魂真的已经彻底消失了,那这种动荡又来自何处。

曹年盯着汤贞的脸。

“子轲他对你好吗?”

汤贞愣着,忽然点了点头。

“和他在一起工作,开心吗?”

汤贞瞧着曹年,不敢回答。

“阿贞,对自己诚实一些。”

曹年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