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510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汤贞便点头了。

曹年越发确认,汤贞并不像子轲所说的那样——呆呆的,傻傻的,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感觉不到。

汤贞只是躲起来了,蜷缩起来,在无声中观察着一切。

正像郭小莉之前担忧过的那样:从阿贞住进了疗养院,再到出院,中间发生了太多事。无论是梁丘云的离开,还是公司走了那么多人,构成汤贞二十六年生命的很多东西,都彻底变色。

“我不知道他出来以后会怎么样,”郭小莉曾经对曹年说起,“是会慢慢变好呢,还是……因为接受不了……”

曹年坐得距离汤贞更近了些。他发觉汤贞虽然不爱说话,但整个人的精神看起来很不错。

“听说你们每天都去散步?”他问。

汤贞很轻地点头。

“你能自己走吗?”曹年问,“还是要子轲带着才可以?”

汤贞没回答他。

曹年说:“你不相信只凭自己,你也是可以走的吗?”

汤贞低下头了,似乎这个问题本身没有什么意义。

曹年又问了些别的,像是汤贞现在几点起床,几点睡觉,有没有按时吃药,每天做多久、多远的运动,有没有在家里做过家务,胃口怎么样,有没有难受,每天最开心的事是什么,最难过的事是什么,等等。

汤贞有的回答了,有的只是简单地点头或摇头。比起一个医生,比起药物,汤贞现在似乎更需要一个“主人”,来告诉他怎么回答问题。对于自己做过什么没做过什么,汤贞甚至都记不清楚。

汤贞想了好久,才说他现在每天最开心的是,做“小周”要做的事。

曹年感觉到了汤贞在那一刻难得的诚实,他说:“‘小周’对你来说很重要。”

“你和‘小周’谈起过你的想法吗?”

汤贞摇头了。

“为什么呢?你是不是都不和他交谈。”曹年说。

汤贞抿着嘴。

“你是还不太信任他,还是……”曹年问,“有什么别的顾虑?”

你最近又做什么梦了吗。

汤贞点头。

梦到了什么?

汤贞回答,大海好黑,好冷。

汤贞站在曹医生办公室打开了的门边。隔着一条擦洗过的走廊,他看到小周就坐在他面前。小周背靠着长椅椅背,低着头,这几天下来,任何一个人都会累到睡着。

曹医生几分钟前问:“你梦里的大海,就只有黑吗?”

灿烂艳阳透过小周背后走廊的窗子,映在了汤贞至今仍不习惯日光的面颊上。

他像不愿打扰主人的木偶,站在门口不动。曹医生从他身边过去了,也感觉不到汤贞有什么反应,如果不是曹医生的秘书过来给周子轲送一叠文件,汤贞恐怕要在这里一直站到周子轲睡个自然醒。

周子轲揉了一下眼睛,接过了那个密封着的文件袋。他皱了皱眉,看到面前呆呆站着看他的汤贞。

汤贞的手被周子轲拿起来,握住了。他被小周牵着,离开了诊所。

曹医生说,别看子轲现在这么懂事了。

“其实他小时候特别容易发烧,需要被人百般呵护着,才能平平安安地长大。”

汤贞被小周的手牵着,在两排高大茂密的七叶树之间行走。汤贞走得慢,感觉小周无时无刻不在迁就着他。

“以前都是别人呵护他,照顾他的,”曹医生说,“现在他来呵护你,照顾你……他不愿离开你。”

汤贞感觉一层一层的黑色水纹在他眼前荡开了。

“你呢,阿贞,”曹医生说,“你愿意代替子轲的家人,在他需要的时候照顾他吗?”

汤贞感觉小周的手好热,紧紧攥着他,有时会攥得他的手生疼。汤贞站在原地,实际上他并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眼前这条路是如此之长,要走到什么地方才算尽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