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511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小周牵着他的时候,他便跟着小周,去复诊、工作,去做任何事。

小周松开手了。

黑色的水又会笼罩回来,似乎整座城市都会随之被淹没。

海水总是又黑又冷,像座冰窟。

不像四面封闭的高墙,会捂住人的哭声、喊声,将人的生命力彻彻底底耗空了。

海水是静默的,只会放任失去生命的人向下无止尽地坠落。

“来,”有个声音对汤贞说,“阿贞,到我这里来。”

汤贞还站在原地不动。

海水冰冷刺骨,让人浑身麻木。他就算仰起头,也只能看见海面上方的光距离他越来越远了,仿佛存在于幻想中——

“阿贞,”那个声音说,“到我这儿来。”

“阿贞?”周子轲就站在距离汤贞一米外的地方,他只要汤贞走这么远,“到我这儿来。”

可汤贞还是站在原地,手因为没有被周子轲拿着,而没有着落地放在身边。

汤贞呆愣愣地望着他,像在望一个根本不可能存在的人。

“人永远有爱与被爱的需求,”曹老头曾对他说,“你要相信,他也和你一样。”

周子轲走回去了,不过一米的距离,转眼间又近乎于无。汤贞一动不动的,两只手被周子轲握住了,汤贞被紧搂在周子轲怀里。

人在黑暗环境里待久了,自然会被久违的光线灼伤。

好比周子轲一个人蹉跎的日头长了,眼下每天都能和汤贞待在一起,他也会感觉到无所适从。

“我在前面等着你,”周子轲低下头,对汤贞道,“你往前走,什么都不用害怕。”

一阵风从周子轲身后吹过来了,无来由的风扰动了他们头顶上方无数树叶,连汤贞耳边几缕头发也被吹起来。

汤贞抬起脸,怔怔瞧小周的眼睛。

又是一阵风,行经河面上,朝他们涌来。这阵风鼓起了汤贞的衣袖,把他的袖子鼓得像铃兰花一样,被小周搂着的汤贞,整个人也似乎要被这风托起来了。

小周身上的光总能驱散所有的阴影。汤贞眼看着小周的怀抱离开了他,小周往后退了几步,张开手:“过来。”

海水苦涩的腥味又回来了,从两排七叶树外面,从汤贞脚下的土地里爬回来。汤贞什么都听不见,看不见了。他嘴唇哆嗦着,不自觉往前走。

小周的形象影影绰绰,仿佛透过了海面的太阳,重新出现在他的面前。

第127章芭蕉9

汤贞是被小周背回保姆车里的,他出了不少汗,眼睛闭上了。小周握着他的两条腿支撑着他,小周的后背像海面,平稳,宽阔,让人觉得,随波逐流也没关系。

到了保姆车前,周子轲把汤贞半抱着扶进去了,他自己也跟着进去。汤贞的头发散开了,长裤上两个膝盖都蹭了土。小周伸手握住他的脚腕,直接把他裤腿掀起来看。

里面一对细瘦的膝盖也磕红了一片。

周子轲抬起眼,和汤贞望着他的呆呆眼神对视了一会儿。汤贞不像有不开心。

汤贞身边座位上放了个文件夹,上面印了曹大夫诊所的标志,应该就是曹大夫拿给周子轲的那叠文件吧。周子轲把文件放到自己身后,他拿出一瓶新的运动饮料,拧开了,递给汤贞。

汤贞喝了好几口,他把饮料拿下来,嘴唇湿漉漉的。

汤贞终于走出了他自己的第一步,也许在那个时候他们就应该停下了。可他们没有。周子轲也确实没有多少陪伴一个病号的经验,眼见着汤贞终于有了起色,终于好转了,他不想停下。

他鼓励汤贞,要汤贞自己再走上几步,再走远一些,甚至跑起来试试。汤贞可以跑吗?没有人知道。

包括汤贞自己,听到小周要他跑步,他也只是呆呆看着小周,没有任何异议。

他也确实被人关了太久了,他长时间躺在床上,每天吃一些不知是什么的药物,肌肉纤细,早已没有力量了。短短一节路他就走得踉踉跄跄,膝盖不停打软。尝试学着小周跑步,脚腕在地上一歪,人就往前倒,膝盖重重磕下去了。

周子轲伸手要去接他,可汤贞刚才还懵的,这会儿却用手在地上快速摸,汤贞不顾一切地从地上爬起来。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