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512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汤贞根本没站稳,膝盖是曲着的,人却摇摇晃晃起来了,他根本没有东西能支撑,到底是怎么站起来的呢。好像身后就有豺狼虎豹,已经撕咬住他的衣角,有妖魔野兽,有山洞里未知的黑暗正扑过来,要拦腰抱住他了,要捂住他的嘴了——

周子轲迎面把他接住了。

太阳向西沉,把整座城市的影子都摇向了东方,这条长路上所有的生灵都沐浴在自然的光晕中,汤贞也是这些生灵中的一部分。花鸟鱼虫可以享受的阳光、清风、新鲜的空气,他理应也可以享受的。

小周正抱着他,小声哄他。小周紧攥住汤贞的手,一直陪着他。

什么坏事都没有发生。

汤贞这会儿坐在保姆车里,他喝完运动饮料,把饮料交给了小周。他嘴唇湿漉漉的,抬眼看他。

周子轲把饮料瓶子接过去,仰头对嘴喝了一大口。

周子轲伸手拧上瓶盖,他瞧了瞧车窗外的夕阳,又转过眼来看汤贞的脸。

汤贞还傻看着他呢。

汤贞感觉小周忽然靠近了过来,小周低下头,在汤贞湿的有饮料甜味的嘴唇上亲了一下。

很轻,仿佛是不经意擦过去的。

“我觉得你好像,”小周说,“想让我亲你。”

听上去和“你似乎想喝水”“我看你想休息”没有太多的区别。

汤贞愣愣的,还抬着眼看他。

可能是因为汤贞没有拒绝,周子轲一点一点又低下头来,他靠近了汤贞,他吻住汤贞的嘴了。

汤贞出院一周了。放在过去,祁禄也许会觉得,汤贞八成又在为下一次的自杀做打算了。

可眼下,祁禄透过了保姆车的车前玻璃,看到刚刚出院了一周的汤贞被周子轲紧紧抱着,因为被周子轲一直吻,汤贞闭着眼睛,散开的长头发蹭在了车窗上,也许是周子轲把车里空调打开了,弄得车窗上有湿雾。

祁禄下意识扭开头了。

他还又避嫌,面朝着反方向站了好一会儿。

周子轲的助理齐星正像猪一样,躺在河边草丛中呼呼大睡。齐星总说,他从没见过有别的助理像祁禄前辈对汤贞老师这样,这么尽心尽力的:“我对我妈也就这样了!”

祁禄低下头,鞋底擦了擦地上的七叶树根。他怔了一会儿,然后想起来,这又不是他第一次见到汤贞和周子轲接吻。

祁禄回过头,又朝汤贞和周子轲的方向看了一眼。

从小到大,祁禄见过汤贞和不少人接吻,戏里、戏外、报纸里、电视上……从没有一个人能像周子轲这样,令祁禄觉得汤贞这么的不像“汤贞”。祁禄有时也会想起,汤贞身边那么多的流言蜚语花边传闻,周子轲是汤贞唯一承认过的那个男朋友,尽管可能知道的只有祁禄一个人。

祁禄曾经好几次劝他,劝他清醒,周子轲只是个纨绔子弟,不是个可信赖的人,可汤贞根本不听他的。汤贞是那么死心塌地地喜欢周子轲,就连分手了,去寻死了,甚至到了那种时刻,汤贞还对祁禄说,他“希望小周快乐幸福”。

祁禄曾经依靠着汤贞从一段阴霾中走了出来。他也希望,能有个人拉上汤贞一把,给汤贞希望。可冥冥之中,他又觉得世上不可能有这种人存在。

汤贞是什么人,在那个辉煌年代,汤贞站在了塔尖上,所有人都爱他。如果有什么是汤贞都解决不了的,有什么是能把汤贞都逼到死路上去的,那大概没有人可以阻挡,也没有人可以化解了。

祁禄望向了保姆车里,他想起不久之前,他眼睁睁瞧着汤贞生硬地挪动脚步,主动朝周子轲走过去。汤贞甚至在周子轲的鼓励下跑了起来,尽管没跑几步就摔倒了。

周子轲——也许他就是那个“世上不可能存在之人”。

祁禄又望眼前夕阳下的河水。

他多么希望汤贞是真的往前走了。是真的,发现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事都还有改变的机会。

而不是在欺骗他们。

祁禄只能寄希望于,周子轲这个男朋友能让汤贞变得再多不像“汤贞”一点。

周子轲吻了汤贞一阵,感觉汤贞呼吸有点困难了,他才放开。

汤贞被他搂在怀里,嘴唇颤抖着深呼吸,汤贞脸色纸一样苍白,到这会儿才难得浮上来一片红。

周子轲一只手搂着汤贞,另一只手到下面检查汤贞磕红了的膝盖。

汤贞藏在T恤里的身体轻轻起伏着,像是呼吸平顺下来了。汤贞的湿眼睛抬起来,看周子轲的脸。

周子轲低下头了,又想亲他,两个人的目光触碰上。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