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513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你怎么……”汤贞的嘴唇忽然打开,声音出来了,像树叶后藏匿的风,汤贞声音哽的,“怎么来了……”

周子轲乍一听见汤贞对他说话,愣了愣。

汤贞还看着他。周子轲低声说:“我一直都没走啊。”

回家的一路上,祁禄开着那辆保姆车,跟在周子轲的超跑后面。

他发现汤贞会自己系安全带了,汤贞坐在副驾驶,头发再乱,精神看着也不错——也许这是个好兆头。

一进家门,祁禄忙完了,进厨房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他听到有人从背后走进厨房来,叫了他一声。

是周子轲。

祁禄立刻回过头了。

“梁丘云这次和汤贞分手,分干净了没有?”周子轲忽然问,他冷着脸看祁禄,很严肃。

祁禄艰难地把嘴里的水咽下去了。

祁禄告诉周子轲,梁丘云起码四五年前就和汤贞形同陌路了,关系早就不复从前:“他从来都没有一级权限。”

周子轲低头瞧祁禄用来打字的手机,他轻声问:“什么一级权限?”

“你在汤贞那里的权限。”祁禄对他说。

周子轲看着祁禄的目光有点审视了。

祁禄过去从没意识到,周子轲对汤贞和梁丘云之间的关系有着这么大的误会。周子轲心里既然埋着这道坎,那他下午又是在干什么呢?

汤贞回了家,坐在床边休息了一会儿,温心给他理了理头发,脱下鞋来,他便去浴室洗澡了。周子轲在家里来回找了一圈,没找到他想要的东西,他拿了车钥匙下楼,进地库打开汤贞的保姆车进去翻找,也没找到。

曹老头儿这次见面,帮子轲整理了一份资料,是几年前发生的几起社会新闻,与汤贞的病也许有关系。

汤贞洗完澡了,他整个人热烘烘的,裹了浴衣出来,湿的长头发搭在肩膀上,汤贞坐在了卧室里,脚向下滴水。祁禄过来了,特意关上卧室门。他搬了个凳子到汤贞跟前,先是擦了膝盖上的新伤,然后是脚底磨出的旧伤。

汤贞向来是很不怕痛的。可现在,就连冰凉的碘酒擦过伤口,汤贞也总想躲,他又忍着。

温心在浴室打扫卫生。她现在虽说是个“经纪人”了,可还总习惯性帮汤贞老师做些家务。汤贞老师身边过去就只有她和祁禄两个人,现在她走了,就剩祁禄一个。

“怎么忙得过来呢。”温心想。她做完了浴缸清洁,把几根长头发拿在手里,小心地圈好。温心回头,这时忽然发现配套卫生间的门是开着的。

从浴缸一路过去,有一遛很难察觉的湿脚印。

温心走过去了,她还没擦地板。

把卫生间的门完全打开,温心瞧见马桶下面角落里有张碎纸片。

温心蹲下去,把那张纸片拿起来了,她看到上面是密密麻麻的宋体小字,边缘撕碎了,纸又沾了水,隐约是“方曦和十年堕落史”之类的字样。

温心四处看了看,没看到别的。她掀开垃圾桶盖,又打开了马桶盖,里面的水透明澄净,什么都没有。

子轲不知去哪儿了,好像去楼下地库了。温心从浴室出来,她打扫完了,把手里圈好的长头发放进她自己的小盒子里。温心穿过客厅,她看到祁禄把一张长椅搬到阳台上去了,汤贞老师穿着浴袍,头发吹得半干,坐在长椅上吹风。

祁禄看了温心一眼,走出来,换温心到阳台上去。

“汤贞老师,”温心到汤贞身边蹲下,轻声叫他,“你肚子饿了吗?”

汤贞抬着眼,还看外面晦暗的天色:太阳落了,北京正逐渐沉入夜里。

“温心,”汤贞轻声问她,听起来像梦呓,“我出院了吗?”

温心一愣。

“汤贞老师,你已经出院很久了,”温心说,“已经回家一星期了。”

汤贞听了这话,脸上情绪并没有什么变化。仿佛他还在怀疑眼前的一切都不是真的,而是疗养院在那面假窗户上制造出的美丽幻影。包括温心在内,又在哄骗他了。

温心看到汤贞老师脚上穿了双白色软拖,她拿了一张小凳子,索性在汤贞老师身边坐下了。“温心。”汤贞老师忽然又叫她。

“啊?”温心问。

“梁丘云,”汤贞悄悄问,“他在哪儿?”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