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515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亚星的高层大都到了,郭小莉副总见他进来,居然也没怎么迟到,她忍不住笑了笑。

周子轲这几天想也知道很累了,他二十三岁,还没经历过这种高强度的工作历练。郭小莉讲话的时候,周围的人还都或好奇或意外地看他,周子轲一边听着,一边揉眼睛,面无表情翻看摆在眼前的材料。

以前总觉得手里缺根烟,现在捏捏手心,好像汤贞还在里头挠字。

“子轲,”郭小莉抬起头,隔着那么多人,说,“阿贞现在的情况,能工作吗。”

周子轲愣了愣。“可以试试。”他说。

会上一共敲定了三件事,一是萨芙珠宝方面的广告企划,送来了两份,二是几个月后的Mattias十周年演唱会。

周子轲表态说,他根本不会唱歌,而汤贞老师出道十周年了,应该给汤贞老师做一个纪念演唱会。如果公司拿不出主意,他来做也可以。

第三件事,电视台领导那边已经打了好几次电话过来,催促《罗马在线》的录制。电视台那边说,广告商高兴坏了,大家都很期待,就等子轲什么时候有空去摄影棚。周子轲听了这话,愣了愣,得知KAIser几个人的时间都可以安排,他没说什么。

入夜了,亚星公司还是灯火通明的。如今整个公司就剩下两组艺人两个练习生,员工们还是时不时需要加班。也许这就是大多数人无法选择的生活方式。周子轲穿过了走廊,在成为汤贞的队长以前,他是不能理解这种生活的。可能在他眼里,这永远与他无关。

郭小莉让广告部的小张送了许多带子来,大多都是汤贞过去十年的演唱会录像,还有些杂七杂八的纪录片。周子轲坐在郭副总的办公椅里看这些带子,他原本有点困倦,瞧着屏幕上的汤贞,反而精神起来。

周子轲始终记得,他最早想拥有汤贞,到底是想拥有什么。

汤贞好像是很成熟的,在那个年代,汤贞就仿佛这世上所有爱欲与美的结合体,他是星光万丈的,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可到了周子轲面前,他又是耻于展露自己的,无论是身体,还是他禁忌的爱情,他遮着掩着,显得过于生涩了,充满了与他的盛名远远不相符的稚气。

周子轲记得他在很长时间里对这样的汤贞欲罢不能。他那时年纪不大,每天像失控了,脑海中充满了汤贞其人的影子,他好像陷入了一种困境。那时的报纸上有一句话:“……这么多血泪交织的经典银幕形象,与他的公众形象的反差,让人不断去猜想汤贞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也许这就是‘汤贞’神秘魅力的缘起。”

周子轲不擅长说谎。但汤贞很擅长。一个人可以完美地饰演另一个人,这是天赋,也是诅咒。周子轲后来就发现,无论走到什么样的逆境,无论爱或恨,汤贞似乎都可以饰演出一副假象,蒙骗过世人的眼睛。

屏幕上的汤贞,头顶上戴着花环,和他的搭档“云哥”手牵着手,合唱一首叫做《年少知交》的曲子。汤贞独自坐在一只高脚椅上,怀里抱了一把吉他,轻轻拨弄着旋律,哼唱一首关于爱情的歌。

爱无边,火腾腾。

焰高燃,终不变。

滚滚黄尘卷。同命侣,葬人间。

他好像永远怀抱着深情,险些让人以为他就是等待着山伯救赎的“英台”本人。

可他不是,他也不要“同命侣”。

曹老头说,汤贞生病的征兆在很小年纪就出现了。可在人们普遍的认知中,一个偶像没有患这种病的资格。他要用很多很多努力,才能掩盖这种病症。而这无疑又加剧着病情的恶化。

偏偏汤贞是个偶像,他太擅长掩饰一切的负面情绪。

当他想要走向坟墓的时候,没有人能发觉。

周子轲按下暂停,他低头看了眼时间,给祁禄发了条短信。

深更半夜,祁禄也十分钟之内就回复了:“他正睡呢,睡得挺熟的。”

周子轲摸了摸手机屏幕,感觉摸到的地方都很柔软。

他突然也很想回去睡觉了。就在这时候,郭小莉从外面推门进来。

“怎么样,子轲,有什么想法了吗?”郭小莉手里拿着一叠企划案,走过来看他。

周子轲坐在办公桌里面,他八成知道郭小莉手里拿的是什么,什么周子轲的十个人生大考验之类的东西。

“阿贞怎么样。”郭小莉问。

“挺好。”周子轲看她。

郭小莉听了,低下头。她这每天为了KAIser的事忙来忙去,阿贞天天由子轲陪着,锻炼、复诊,她全都无从掌控。

“冯导想找你谈谈。”郭小莉说。

“哪个冯导。”周子轲问。

郭小莉瞧着子轲这小子霸占着她的座位,她来了这么半天,他也不让开。

“还有哪个冯导,”郭小莉说,“《罗马在线》的冯导。”

周子轲说:“谈什么?”

郭小莉说:“他希望你不要换掉他,他说他家里人就指着他这份工作生活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