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517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可能是小周来了。

汤贞弯下腰,更快地系鞋带。他的手指虽然笨,但已经学会自己系了。

衣帽间的门也被推开了,温心抬头说:“子轲,你来了啊!”

周子轲喘着气走进来。衣帽间一下子变得很拥挤。汤贞坐在沙发凳上,感觉小周的脚跨过了凳子,从背后抱住了他。

温心还在啊。汤贞抬起头,愣了愣。

周子轲把他的额头贴在汤贞细瘦的背脊上休息了好一会儿,才把头抬起来了。他转过汤贞来,看汤贞身上穿的白色T恤,胸前有一对小羊羔。

“怎么又穿这套衣服啊。”小周说。

也许是觉得小周的语气突然变得和最近几天不一样了,汤贞睁大眼睛看他。

汤贞穿了件红色的网球衫,红色的网球短裤,他膝盖上戴了两个护膝,穿好了鞋,他就要出门了。温心送他们到玄关,高兴道:“汤贞老师,你早应该穿红色了,显得脸色好多了,一点都不像生病!”

周子轲推开门就往外走,汤贞一只手被他握着,回过头看温心,汤贞问:“真的吗?”

第129章芭蕉11

周子轲从背后抱着汤贞,慢腾腾地走路。汤贞迈右脚了,他也迈右脚,汤贞迈左脚了,他也迈左脚。

如此这般走上一公里远,对汤贞来说不太像散步,像“负重行走”。但奇怪的是,这么“背着”小周,汤贞反而努力走得更快了。这好像他的一种生理本能似的,因为他与小周牵系着,小周“依靠”着他,他的大脑就算控制不了他的运动神经,他的身体也本能控制住了。

到两公里了,小周才搂住他的腰让他停下。

汤贞坐在树底下,看小周蹲在他面前,汤贞呆呆望着他,小周把手伸过来握住了汤贞的一条小腿,在手里捏了一把。

汤贞喝了饮料。他下巴上有汗,又抬头看小周,发现小周的头发里也是汗,阳光照过来,小周脖子里一道一道水迹发亮。

“累吗?”汤贞忽然问。

周子轲听见汤贞问这么句话,抬头仔细端详了汤贞的脸。“你累了?”周子轲问。

汤贞摇头。汤贞放下手里的饮料,也伸出手去,想去摸小周小腿后面的肌肉,可硬邦邦的。

周子轲转过身在汤贞身旁草地里席地而坐。

风又吹过来了,带着河上浮的湿气,仔细闻一闻,还有些树叶的香氛。

周子轲从脚边摘下一片叶子来,他把汤贞的手拉过来握在手里攥。莎草扎在汤贞的脚腕上,痒痒的。汤贞的头发长,有一缕过来,轻轻绕到周子轲眼前。周子轲揉着汤贞怎么也捂不热的手,他瞧见路头上,两个助理正在河岸上比赛打水漂。祁禄捡起石子转身三百六十度往河里丢,丢出去就让齐星大力鼓掌起来。

周子轲没见过两个助理的这一面,他很少注意到身边的人,对祁禄和齐星的生活也不了解。

也许每个人背后都没有发条,那只是周子轲过去隔着一层玻璃罩子,对这个世界产生的一种误解。

汤贞穿了一身红,虽然汤贞并不清楚个中的情由。周子轲看他的时候,发现汤贞正仰着脸往祁禄和齐星的方向望去。

汤贞又抬起头看周子轲。

汤贞眼眸颜色比常人要浅,他无论看谁,都容易给人一种“他眼里只有我”的错觉。

周子轲把汤贞的手拢在手里反复玩,他突然转过身去,往身后那条波光粼粼的河面瞧了一眼。

汤贞也转过身。汤贞认真看向了河面,没发现周子轲在旁边看他。

周子轲脑子里忽然蹦出一个词,没有任何道理的,叫做“雏鸟情结”。

周子轲瞧着汤贞在被他吻的时候闭上眼了,特别投入,又珍惜。好像汤贞只渴望这样的吻,别的什么都不想要。仿佛刚刚破壳而出的鸟。

负责萨芙珠宝本次广告拍摄的摄影师姓巩,他带领整个摄影团队在摄影棚里忙碌,按照亚星娱乐给的修改方案调整现场。萨芙珠宝老板娘薛太太远远跑出门,在停车场等待着,一看到亚星娱乐公司派的车来了,她连忙热情迎上去。

温心从公司派的车里穿着套装下来了,只有她,没有别人。薛太太拉过她的手,问她Mattias两位大名人现在到哪里了。

温心对薛太太客客气气地笑着。走进眼前的摄影棚,温心抬起眼朝四周望去,望眼前工作人员的一张张面孔。

一切仿佛还在昨天,温心就陪汤贞老师在这棚里的角落里头坐着,汤贞老师病得厉害,裹着羽绒服也浑身发僵发冷,汤贞老师的手烫伤了,也没有人关心。摄影棚里人来人往,视汤贞老师于无物,只有温心在旁边一直逗他高兴,陪他说话,希望汤贞老师心情好一点。

就连郭姐那天也被薛太太讽刺得够呛。温心如今再看薛太太满脸的笑纹,她记得薛太太只有在梁丘云面前才这样笑。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