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519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温心轻声问子轲:“你们在路上真没出事?”

周子轲坐在沙发上翻着手里的两份广告企划的样张,说:“就是一些记者。”

汤贞洗完澡,吹干了头发出来,又被服装总监握住手寒暄了。周子轲偏头过去,发现汤贞听完了服装总监说的话,除了点头也没别的反应。反而是温心过去以后,汤贞小声和温心说了几句话,汤贞眼尾隐约弯下来了,和在笑一样。

“他高兴什么?”周子轲冲完了澡,服装总监撑着拍摄用的西装帮他穿,周子轲自己折着袖口,问温心。

温心回答:“汤贞老师说他今天看到了很多保镖!”

周子轲不太理解。汤贞是看到了很多“保镖”,又不是上小学看到了很多熊猫,至于这么高兴。

萨芙珠宝方面给了两个广告方案,经过亚星娱乐方面几次修改意见,最终成形。

第一组广告的企划词是:“爱不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本领。像打磨一颗钻石,需要磨砺和学习。”

第二组则是:“每个人生来就是一颗钻石,珍惜自己。”

巩摄影师和周子轲就拍摄内容交流了几句,交流的过程中,巩摄影师一直抬起眼来瞥他。

虽然没有亲自用镜头拍过周子轲,巩摄影师也早在一些奢侈品广告和时尚杂志上领略过周子轲的风采。这个年轻人确实条件优越,是难得的拍摄对象,圈子里一位大牌摄影师曾在书里写,一台镜头摆在子轲面前,连拍都不出废片的:“所以说我们要感谢亚星娱乐,如果不是这家公司,可能我们根本就没有机会拍到子轲,留下这些经典封面。”

巩摄影师自己也有些感触,他拍人拍多了,像周子轲这种外形出众,从小被众星捧月到大的,气质里自然而然有些常人难以理解更无法模仿的东西。巩摄影师惯用镜头看人,他晓得这其中存在多么无法抹消的差距。可条件好,不代表周子轲就是个好拍的人,他有名的叛逆,不好沟通。据说周子轲在摄影棚,心情好的时候成片还真就像个精致考究的贵公子,可一旦心情不好了,状态不佳了,摄影师再怎么使劲往英伦王子的古典风格上拐,镜头里呈现出的周子轲仍是迷茫又无助,像极了街头颓废的“垮掉的一代”,充满了危险性。

他不是一个可以被镜头塑造的对象,一切全凭摄影师的运气。

幸好,巩摄影师想,今天周子轲的心情看起来真的很好。

某种程度上,汤贞也和周子轲有些相似。他是童星出身,在很小的年纪,就散发出他自己都意识不到的魅力。只可惜汤贞现在还在病中,无法很好地消化拍摄要求。他被祁禄和温心扶着坐上了布景台,然后躺下,像躺在一张手术台上。几位摄影助理在他身边摆弄来摆弄去,弄他的头发和衣服。汤贞突然被这么多陌生人围住了,光打在他脸上,他的眼神一直晃。

直到周子轲过来,巩摄影师还在旁边试图说服汤贞:“汤贞老师,笑一下,笑一下试试。珠宝广告,我们都要体现出一种幸福感——”

汤贞看到周子轲来了,眼神便不晃了。周子轲拿起汤贞的手攥了攥,感觉汤贞的手指第一次在他手中弯起来了,好像握他的手似的。

周子轲喉结动了动。

摄影棚里一片寂静。周子轲回头突然告诉巩摄影师:“今天先不拍了。”

“啊??”温心、薛太太和巩摄影师同时惊叫出声。

一棚的人等在这里。温心从后面推周子轲,把他往后推。周子轲低头问温经纪人:“你家老师能笑吗。”

薛太太使劲儿拽了一下巩摄影师,跟他使眼色,巩摄影师忙朝周子轲摆手道:“不用笑,不用笑,不用笑有不用笑的拍法儿!”

汤贞过去一向是有名的敬业。导演、摄影师提到了什么,他就能做到什么。哪怕后来做不到了,他受着抱怨,也从来不会拒绝。如今周子轲做了他的队长了,周子轲做事全凭心情,很少会委屈他自己。

汤贞拍完了,从布景台上坐起来,听着巩摄影师不住夸奖他。周子轲在旁边坐着听,摄影师夸他他没什么感觉,夸汤贞他倒是一副挺受用的样子。

郭小莉在亚星娱乐大楼接到温心电话,子轲到了Mattias的第一份工作,也是阿贞出院后的第一次工作,算是“有惊无险”地完成了。

郭小莉听完了温心的汇报,说:“能一天拍完就不错了,让薛太太知足吧。”

秘书送过来一份希望采访Mattias的最新媒体名单,她说:“郭姐,有家海外时尚杂志的中国版要创刊了,他们新上任的中国主编打了几次电话过来,希望创刊号能采访到汤贞老师和子轲,做一个在海内外都会刊发的深度访谈。”

郭小莉正忙着手里的事,说:“我知道了。”

秘书小姐犹豫了一下:“他还说……虽然他这些年不在国内,但他绝对会是郭姐你心中采访汤贞老师的最佳人选,希望你能考虑考虑他。”

郭小莉抬起眼来了,她伸手把那张名单接过来瞧了一眼。瞥见对方主编名字的那一刻,郭小莉一愣。

温心把吉叔托人送过来的晚餐在餐桌上一一摆好,她嘴里念叨:“子轲你今天真的吓到我了!有什么事可以商量,你怎么能突然就说不拍?”

周子轲坐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正看球赛。温心越是说话,周子轲越把音量调大了,直接把温心的声音盖过去了。

温心皱着眉头看周子轲的背影,忽然听见祁禄在旁边默默吃苹果,咔嚓咔嚓的。温心说:“马上就吃饭了,你怎么还吃苹果?”

祁禄看她,那眼神也像个小男孩似的,就爱饭前吃东西。

汤贞在卧室里昏睡,上午下午忙了一天,很久没有这么累过了。温心把他扶出来,在餐桌旁坐下。汤贞手里被放了汤匙,他抬起头,忽然看见小周就坐在他对面。

小周拿着筷子坐着,也不夹菜,就抬着眼看他,像看他喜欢吃什么。

温心在旁边哄道:“汤贞老师,你吃饭吧,尝尝这个鱼粥。”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