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531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周子轲那时甚至一次次地欺负他,一有不开心的事就刻意冷落他,可当再见到的时候,汤贞依旧会露出一点笑容来,哄他似的,叫他“小周”两个字。

两个人恋爱,怎么会有一方只体会到快乐,而感受不到痛苦呢。周子轲想过很多次,想他什么时候才能见到汤贞的眼泪,像他曾因为这段关系而无数次伤心难过一样,让汤贞也深切地明白他的感受。

他也曾经见过两次吧,就在这个家里。一次是他在他刚刚睡过的那张床上,把汤贞欺负得浑身哆嗦,直掉眼泪。往更多年前追溯,也是在他们分开以前,汤贞把周子轲推进了一个大衣柜里,他们一起藏在里面。

汤贞捂着他的耳朵,把周子轲的头抱进了怀里。哪怕汤贞一点声音也不出,周子轲也在他嘴上尝到了湿的咸味。

为什么两次分手,看上去都是周子轲被甩掉了,又都以汤贞的眼泪作为结束。

汤贞捂着他的耳朵,不让他听到任何事。汤贞把他拼命藏起来,好像不希望被任何一双眼睛看到他的存在。

周子轲这会儿抬起眼,瞧着雨中亮起来的天空。原来阴云密布,天也可以亮的。

汤贞还在睡,他睡前明明连药都没吃,却在周子轲睡过了的被窝里安心地趴着。周子轲把卧室门再一次关上,他进了厨房,找到墙上挂的牛奶锅,然后从冰箱里拿牛奶出来。

一边拧开炉灶,开始煮牛奶,周子轲一边拨通了曹老头的电话。

按日程来算,汤贞今天应当再去复诊了。可外面下着雨,这样阴郁的天气不太适合出门。

曹年问汤贞近来的情况,周子轲极有耐心地一件件回想:汤贞已经可以走两公里的路了,身体好了一些,偶尔会笑了,完成了几份工作,做的都不错。“他昨天把一个杯子打碎了。”周子轲随口提到这件事。

曹年问:“你冲他发火了吗?”

周子轲一愣,说:“没有。”

曹年“哦”了一声。

曹年再度提醒周子轲,不要对汤贞的病情怀抱过高的期望。

周子轲问:“什么叫过高的期望。”

曹年说:“有的患者确实可以恢复到像患病前一样的状态,他们病得不重,用药也及时。但是,像汤贞这种情况……”

“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他可以维持在目前的状态十年二十年,”曹医生说,“只要一直保持稳定不复发,这就是很理想的效果了。”

牛奶溢出了锅子,周子轲关了火,把牛奶倒出来。再过一会儿他就该去叫汤贞起床了,不能这么睡。

手机又响,周子轲瞧了一眼,接起来。

“喂?”他没好气道。

是郭小莉,上来就问:“你昨天在阿贞家里过的夜?”

周子轲一听郭小莉这问题,颇感意外。

他不觉得祁禄会把他和汤贞的事一五一十告诉郭小莉。周子轲走到厨房窗边,往楼下看。公寓外面虽然下着大雨,楼下却有大片的媒体打着伞穿着雨衣蹲守。郭小莉说,网络上已经闹翻天了,从昨天半夜就开始直播,说周子轲傍晚开车到了汤贞家,再也没出来,在汤贞家里明晃晃地过了一夜——

周子轲忽然感觉特无辜。“我昨天半夜还在加班,”他告诉郭小莉,“他生病了,在睡觉呢。”

郭小莉着急道:“你最好知道阿贞生病呢,你可不能随便做些别的事——”

周子轲听着这话,突然笑了一声。

他早就知道无论他做什么,他在这些人心里永远不是个东西,永远那么坏。

“我真想做,你拦得住。”周子轲说。

第134章芭蕉16

雨幕中,嘉兰天地广场绽开的伞越来越多了。

游客们抬起头,隔着伞沿下的雨丝,朝头顶上空望。

周子轲那张灰色调的腕表广告牌正在嘉兰员工们的操作下逐层降落。

Mattias经纪人温心坐在出租车里,一边咬手里的三明治一边翻阅她手里的八卦周刊。五年前,温心仔细回忆,五年前……

五年前,汤贞老师突然失踪了,在北京街头被人发现。

可如今八卦周刊上都写子轲当年在法国花了3.5亿给汤贞老师买了艘超级游艇,两个人其实在那里度假。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