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535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汤贞问:“你为什么要吃……”

他没说下去,他说不出那个药的名字。

周子轲说,怎么了。

汤贞愣了愣,他又看自己的药盒,那药在他心里是万恶之源,是健康者小周绝不能碰的。

“我睡不着,我才吃药的。”汤贞说。他朝小周膝行过去了,好像想看他到底有没有吞下去。

周子轲瞧着他到自己眼前来,他伸手就搂住了汤贞的腰。

“我也睡不着啊。”周子轲近近看他,这么说。

汤贞感觉小周把他抱进了怀里,小周的手就托在他的背上。

“只是普通安眠药,”小周低声说,“怎么你能吃,我就不能吃啊。”

“我和你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周子轲轻声道。

“我也会把杯子摔碎,”这个年轻人想了想,“我也会把你家的地板弄得乱七八糟。”

在汤贞眼里,药始终是一种不祥的东西。

但对于小周来说,就好像就仅仅只是药,只是人在感冒头痛睡不着的时候,会吃的平凡无奇的药片。

而汤贞这如同天塌下来的病,听起来也像感冒头痛一样,只是一种人人都会得的,可以被遏制的症状。

“我觉得这个曹医生水平不行。”小周坐在被窝里,靠着床头。床头灯还开着,小周把汤贞搂在他身边。

汤贞听了这话,抬起头看他。

“等改天我去找找那个申大夫。”小周突然回想起这么一个名字。

汤贞问:“什么申大夫?”

小周说,就是前几年让你好得特别快的那个申大夫。

汤贞愣了一会儿,他把额头又靠回到小周的睡衣上,眼睛也闭上了。

周子轲不知是第几次又梦到这个梦。梦里他着急要把汤贞从海中捞出来,可“汤贞”的躯体冷冰冰的,周子轲伸手一抱他便碎了,碎成无数的石块、晶体,从周子轲手里漏下去,散入黑色无边无际的海底。

汤贞还在睡,他的脸是热的,手在睡梦中紧紧抓住了周子轲的睡衣袖子。周子轲从被窝里坐起来,缓了好一会儿才伸手揉了揉眼睛。周子轲转过头,看了一会儿汤贞在旁边的睡脸。

他又躺下了,休息不好,吃药居然也没用。他拉过被子盖在自己身上,然后在被子里把汤贞搂过来了,搂到怀里安安稳稳地抱着,谁也抢不走。

汤贞睡醒了,他穿着拖鞋走出卧室,走到了走廊墙角后面,歪过头,又看到小周在客厅里写写画画,神情专注,好像在工作了。

小周好辛苦。汤贞想。

周子轲抬起眼,瞧见汤贞睡醒了,从他身边一声不吭地走过去了。

汤贞不知怎么的居然进了厨房。周子轲走到了厨房门口,看到汤贞伸手用力打开了冰箱门。汤贞的脸被冰箱的光照亮了,却对着冰箱里头的东西发呆。

这算是一种好转的迹象?

周子轲个子高,拿东西也方便。他从背后越过了汤贞,伸手从冰箱里拿了两只橙子,一颗苹果,一盒蓝莓,都丢进汤贞怀里。“我来做早餐,”周子轲低头看汤贞,汤贞也抬起头看他,周子轲说,“你去把这些洗一洗。”

周子轲打开了炉灶,放了个煎锅在上面。他先是煎好了两片培根,这一点也不难,接着再煎鸡蛋。回头检查汤贞洗水果的进度时,周子轲发现锅里的蛋煎糊了。

汤贞还在洗蓝莓,看蓝紫色的小果子在水中滴溜溜转来转去。周子轲拿下锅把黑糊的蛋倒进垃圾桶里,他舔了舔嘴唇,又去重新拿了两颗蛋。

温心打来电话,问子轲有没有看Swan的广告企划案。周子轲对着手机里一边“嗯”着,一边在手里翻汤贞当年录《汤汤美食厨房》时记的小笔记本。这个笔记一直在厨房柜子里放着,当初就是周子轲放进去的,他翻到了太阳蛋那一页,快速地看。

温心突然说:“子轲,你不能让汤贞老师进厨房!”

周子轲抬起眼。

“汤贞老师现在味觉不好了,手也握不稳刀,他现在一进厨房就会心里难过,还容易打碎东西——”

也许是等小周的完美煎蛋等得太久了,汤贞洗完了水果,就在厨房里看来看去,走来走去。他在这里坐一会儿,那里坐一会儿,好像看什么都陌生,都很新鲜。小周没管他,汤贞自己打开了厨房底下一个柜子,从里面歪出两大摞桌垫和餐布来。汤贞蹲下了,他把每张桌垫和餐布都捡起来,这都是他以前心爱的东西,也许是太久没拿出来用过了,桌垫有的已经开始发黄。

汤贞试着用手抹了一下,也没有把那变了的颜色抹掉。

周子轲听着电话回头,发现汤贞席地坐在了一大堆桌垫和餐布中间,正一张一张地在膝盖上整理餐布,像一只离家多年的仓鼠,终于能回家整理过冬的食物。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