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541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最近汤贞的新闻热度太高,还是些别的原因,因为汤贞也沾了点周子轲的贵气吗?因为汤贞登上了嘉兰塔?关于他的每条微博都吸引了大量路人观众的转发,热情非常。

“汤贞”两个字,确确实实曾代表了亚洲无数年轻人的青春,代表了那一代年轻人对于“梦想”对于“艺人”对于“努力”对于“天才”的最高评价。而在短短几个月内,这场梦轰然破碎。所有人都在嘲笑与攻击着“汤贞”这个形象。许多歌迷影迷那个时候年纪尚浅,在公开场合替汤贞反驳一句,都会被冠上“脑残”的名义吊起来打。“汤贞”是十恶不赦的,是阴暗的,布满欺骗的一个符号。谁都不可以喜欢他。

越多人因为嘉兰塔上的广告而对汤贞重新生起了莫名其妙的好感,便有越多人急于在网络上造势,试图以名誉的力量倒逼嘉兰国际集团:一个像“汤贞”这样在道德上存在重大瑕疵的艺人,不可以登上中国的嘉兰塔。

@嘉兰国际@兰庄酒店及度假村两个商业账号下便布满了类似的“科普”与“檄文”。特别@兰庄酒店及度假村前段时间刚刚发布了他们的高尔夫度假村全球宣传网页,汤贞的老家“香城”作为江南特色风情小镇被列入重点宣传的范畴。筹备数年,反复选址,耗资近百亿建成的一系列豪华高尔夫度假村,在这场口水战里也像是在为谁站队一样,令业内人士哭笑不得。

新闻再热闹,主角一直不发声,也总感觉真正的重头戏码还没到。

这个周末,一本海外杂志的中国版创刊号悄然上市了。

以在Mattias重新出道为契机,周子轲首次对外谈及了他的童年,他的爱好,成长经历。他从很小的时候就喜欢玩车模,喜欢叠纸飞机,喜欢快马,喜欢游艇,他热爱一切快节奏的事物,但如今二十三岁的周子轲,也开始学着享受慢生活。他在快节奏和慢生活里不断寻找着一个新的平衡点。

“为什么会尝试慢下来?”采访者问道。

周子轲回答:“因为我有责任这么做。”

在谈到“理想情人”这个话题时,周子轲说:“我希望他与我心有灵犀。”

“什么才算是心有灵犀?”

周子轲看了记者一眼,没有回答。

文章中写道:如果不能马上猜透子轲的心思,很可能就会被他拒之门外。幸运的是,因为汤贞老师的中途加入,让我们的对话得以一直持续下去。周子轲是这样的一个人,他天生拥有巨大的安全感,令他几乎不屑于回答任何可以为他的过去辩白的问题。

“我们认识六年了。”周子轲在提到自己的前辈汤贞时,偶尔会忘记加“老师”两个字。杂志提供了很多汤贞五年前的旧照片,周子轲拿到手里每张翻了翻,他从里面拿出一张,先给身边的汤贞看了,又给杂志。“这个人其实是我。”他口出惊人之语。

照片里的汤贞穿一件墨绿色羽绒服,戴着毛线帽和围巾,遮挡住了他半张脸。汤贞正在深夜的路灯下十分警惕地过马路。

而让他警惕的原因,也许就是他身边这个个子很高的年轻男人,大冬天只穿一件黑色棒球服,感觉不太听话,镜头没拍清楚他的脸。

周子轲又从手里拿出一张。

“这张也有我。”

这第二张就更加叫人吃惊了。

照片里,汤贞坐在颠簸不断的邮轮上,在会议室陪在场所有媒体记者一同聊天。许多记者都在那个夜晚留下了一张属于自己和汤贞的纪念合影。周子轲指着汤贞身后的窗外,有一个穿蓝色工作人员制服的模糊的影子,他说:“这个人是我。”

文章中写道:我们再三向子轲确认,他有没有记错,他说没有。尽管他并不想回答他为什么五年前会出现在那艘船上,会穿一件那样的衣服。他说这件事他告诉我们,就可以把它登在杂志上。

亚洲首富的儿子也有苦恼吗,也有无法释怀的伤痛往事吗。

周子轲的回答是:当然有。

“那个时候,所有人都告诉我,她去世了,”周子轲想了想,低声说,“你有这样的经历吗?全世界都是一样的消息,打开手机、电视,看着报纸,你遇到每一个人,他们都在告诉你同一件事:你爱的那个人死了,他去世了。”

“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周子轲说,“我什么都改变不了。”

汤贞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去晨练过了。他知道小周这段时间很忙,忙着录歌,不仅是KAIser的新歌,还有Mattias即将要出的十年精选辑——所有过去搭档演唱的片段,小周都要重新录过。

这一日下午,在他们经常锻炼的那条河畔小路的入口,汤贞见到了小周的朋友。

卷头发,圆圆的眼睛。他一见汤贞,先紧张地咳嗽了一声,接着咧嘴一笑,显得整个人既真诚又正直。

“艾文涛。”小周轻声给汤贞介绍。

汤贞此前从没有听小周提起过身边任何一个朋友。人在世上活了二十多年,怎么会连一个朋友也没有呢。

这个叫艾文涛的小伙子脸上笑得有点溢出了,一双黑眼睛发亮,在汤贞脸上直瞧。好像他看到的不是汤贞,而是西施貂蝉,是李师师、陈圆圆、埃及艳后的混合体。

“这是阿贞。”周子轲说着,伸手搂过汤贞的肩膀。

“我还真是第一次见这个……”艾文涛伸过手来,主动握汤贞的手,艾文涛的话在嘴里一哏,好像不知如何称呼了。“见您的真人!”艾文涛抬头对汤贞说。

汤贞也对他笑了。“你好。”汤贞说。

“您叫我小艾就行了,”艾文涛忙说,“我哥们儿他家里人都这么叫我。”

汤贞愣了愣,还没说“好”呢。旁边小周说:“叫他艾文涛就行了。”

一行人步行走过了马场栏杆上的侧门,踩着绿丘草丛,往马场里的建筑物群走去。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