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549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周子轲看到这张报纸后面还贴了张便签,上面写着,查清有没有这么一个练习生。

后面没有结果,看来是不了了之。

周子轲往后翻,又看到一张单子,是他没有见过的。

时间正巧发生在汤贞失踪期间,亚星娱乐前任乐队主唱栾小凡被人用锤子击伤头部,大出血送医院急救。这是一张医药费报销单。

周子轲坐在那架行军床边,把这几摞文件快速往后翻。汤贞被人发现的那天,上了报纸。汤贞深居简出,从亚星娱乐的档案看来,他们也对汤贞失踪期间发生的事一头雾水。汤贞秘密去了几次医院,留了长发,暂停一切工作。汤贞在公司的帮助下主动到公安局接受了发检,发检结果呈阴性,但因为距离巴塞罗那音乐节已过去数月,加之有“潜逃”嫌疑,公众舆论群情激奋,对这个阴性结果丝毫不认可。

周子轲坐在这间阴暗封闭的小档案室里,九月、十月份的档案里,已经很少再有汤贞的内容了,绝大多数都是亚星娱乐的后起之秀梁丘云,以及亚星公司努力推进KAIser项目的文件。周子轲手里拿出一张旧报纸,报纸上是汤贞五年前留着长发,低着头努力遮住自己的脸躲避镜头的照片。

周子轲离开了这间资料室,从外面关上了门。

走廊里几个亚星娱乐员工回头冷不丁看见他,又看那间无人问津的小门。“子轲。”他们叫他。

快十点了,周子轲收到祁禄的短信,他大步走进温心的办公室。

一推门,就听见里面清甜的琴音。虽然笨拙,生疏,音和音之间都不连贯,但抱着琴的人一直努力在弹。

温心正激动着:“这一大段都弹对了!!”她抬起头,站起来,“啊,子轲你来了。”

汤贞也抬起眼,看到了周子轲。汤贞把那把小琴抱在怀里,爱不释手的样子。

周子轲发现,就算还没有和音乐本身达成一致,只是一把小琴,发出一点声音,汤贞也会很高兴。这似乎不像是弹琴,更像是刚刚来到这个世上的儿童,在随心所欲地玩手敲琴,敲出声音就很开心。

只要周围是安静的,没有洪水般的嘲弄和讽刺,没有“你不行”“你不可以”,汤贞也可以慢慢尝试着去做那些仿佛天大一样的难事。

周子轲抬眼看汤贞的脸,他伸出手,在汤贞脸上轻捏了一下。

是热乎乎的软肉。

是真的汤贞,不是许多年前报纸里黑白色的影像了。

汤贞眼睛睁大了,转过头一眨不眨看周子轲的脸。

“接着弹。”周子轲对他说。

汤贞从座位上挪动了动,他坐得离周子轲更近了一些。汤贞低下头,抱着琴,断断续续按动琴弦。

他弹的不是铃儿响叮当了,而是一首起初听有些陌生,慢慢却觉得耳熟的曲子。

温心蹲在汤贞面前,捧着脸问:“汤贞老师,这是什么歌呀?”

汤贞低着头,还在努力弹,小声说:“是我以前写的……歌……”

《罗马在线》的组会马上要开始了。温心对周子轲窃窃私语,说汤贞老师现在回忆起了好多东西啊。

“他今天在来的路上问我,方老板的假肢手术成功了没有,”温心念叨着,“虽然这都是好几年前的事了,但他还能突然想起来。”

汤贞喝果蔬汁的时候不小心滴到了脖子里去。他在温心办公室的洗手盆里洗脸,弯下腰洗了很久,很爱干净。

郭小莉在楼下忙亚星练习生暑期招生班的事,她匆匆上楼,到会议室的时候,发现汤贞已经到了,就坐在子轲身边。汤贞看上去整个人精精神神的,不再那么死气沉沉,眼睛里有光了。

“郭姐。”汤贞见她来了,叫了她一声。

郭小莉笑道:“哎。”

她坐下了,隔着一张桌子和许多同事下属,说:“阿贞好久没来公司开过组会了吧。”

汤贞点头。

这桌上有些陌生面孔,也有熟人。谭副总坐在对面,笑道:“还望汤贞老师早日恢复,多多指导我们的工作。”

汤贞愣了愣,看他。

汤贞摇了摇头。

他不能指导了?还是他不想指导了?过去,亚星娱乐有什么大大小小事情,上到董事会下到一个小小的练习生班子会议,有需要的时候,汤贞都很少缺席。

汤贞安安静静坐在周子轲身边,看投影上放出的新版《罗马在线》企划。担任节目制作人的周子轲写了几十页的企划书,一页页在投影上放。

周子轲手里拿着小遥控器,一边对着投影简单讲解,一边侧过头,看汤贞的反应。

汤贞一直仰着脸,望小周努力工作的成果。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