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550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简单来讲,未来的《罗马在线》,”周子轲说,“就是让,汤贞老师,能出门走一走,借这个机会,在全中国四处吃一吃,看一看,玩一玩,散散心。”

汤贞转过头来,小周握着遥控器的手放到了会议桌底下,把汤贞的手拿过来到自己腿上握住了。

郭小莉坐在对面,一直关注着汤贞的动静。

她发现,阿贞如今的精神状态确实很不一样了。不仅能集中注意力去看,去听了,偶尔还能回答陌生的参会者几个问题。虽然听到问题的第一时间,阿贞总是下意识回头去看子轲,好像子轲可以替他拿一切的主意,也只有子轲拿的主意才会是正确的一样。

包括讨论问题的时候,只要是子轲提出的建议,做出的决定,阿贞坐在旁边,也都会立即点头。

郭小莉在一边坐着,看着这个她带了十多年的孩子,在这么短时间内被子轲这小子完全抢过去了。有那么一个瞬间,郭小莉对眼前的汤贞感到陌生。毕竟过去她所认识的那个汤贞,是绝对不会容忍子轲这段时间以来这么多轻率的、任性的、过于高调的举动的。

不仅是录节目,接受采访,还有整夜整夜的留宿……郭小莉想起来就觉得头疼,但她已经管不了他们两个了。

为了阿贞的健康、恢复,她做了最大的让步。

然后,她就眼睁睁地看这个一贯克己慎行的阿贞,变成了事事都随着子轲的心意的,这么一个“听话”的孩子。

也许是郭小莉过去对汤贞过于依赖了。汤贞总是能把所有的事情都想得那么周到、圆满,汤贞永远在克制他自己,管理他自己,仿佛汤贞总能预料到那些坏的结果。

而这几月以来,反复自杀,住院……郭小莉慢慢感觉,阿贞在挣脱什么了,为了彻底挣脱,他宁愿一次次选择死。不仅仅是郭小莉无法再用过去的眼光来看待他了,这次出院以后,从跟着子轲复健到现在,阿贞身上的变化让温心都有些不适应。

现在的阿贞,比起过去那样自我约束,更喜欢这样坐在子轲身边,点头支持子轲所有的想法。

当子轲那小子心满意足,觉得开心的时候,阿贞安安静静坐着,似乎也高兴起来了。

当然,祁禄对郭小莉说,他没觉得汤贞有什么变化。

“他以前就这么喜欢周子轲,”祁禄在手机备忘录里写道,“他不是不想,只是不敢。”

是这样吗,郭小莉想。她观察着阿贞和子轲坐在一起时两个人的交流。

语言交流很少,眼神交流很多。

子轲看上去主导着一切,阿贞一点自己的主意也没有。郭小莉想:会不会是因为病还没好全?

会开完了,郭小莉穿越过人群,陪阿贞一起下楼。

走到楼梯中间的时候,郭小莉抬起头,望见背后大片的亚星历史照片墙。

所有过去Mattias的照片都被撤掉了,换成了阿贞的单人影像。

那么多得奖纪录,密密麻麻,罗列了半面墙壁。另外半面,则是属于KAIser和肖扬的区域。

郭小莉低下头,发现汤贞站在她身边,一直看楼下。

阿贞对照片墙似乎没有那么多兴趣。

“阿贞,”郭小莉轻声问,她发现汤贞似乎又在走神了,“你在想什么。”

汤贞这时抬起眼,看向了郭小莉。他笑了一下,又有点担心似的。

“我没有看到保镖……”他垂下眼,继续朝楼下望去。

第141章芭蕉23

周子苑平时没机会看到家里这么热闹。事实上,若不是上个月全家人为了子轲的事情聚到一块儿,很可能到现在朱叔叔和年轻男人之间相互都不怎么熟悉。

“朱叔叔平时一年到头忙剧院的事情就够累了,”周子苑一边舀自己做的云丝羹端给朱塞,一面对身旁的年轻男人说,“你看朱叔叔最近为子轲的事情忙得,是不是又有点掉头发了。”

朱塞原本拿了勺子要尝子苑亲手做的云丝羹,这会儿一抬头摸了摸自己的发鬓,哭笑不得:“不会吧。”

一桌子人都笑。

周子苑也盛了一碗给年轻男人。她坐下了,手握在年轻男人的手肘上,对朱塞说:“他最近也忙,连在家吃饭的时间都没有。”

朱塞在对面笑了,望着眼前一对后生晚辈,眼神颇慈爱:“小秦之前为了子轲的事,耽误不少工作,真是辛苦了。”

“不会不会。”年轻男人忙讲。

“朱叔叔!”周子苑叫朱塞。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