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558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那是一个陌生中年男子,头发微微斑秃了,穿着身不太合体的格纹西装,远远从餐厅门口越过那些保镖走过来了。他脖子上挂着好几张身份牌,大约就是刚刚经理口中提到的那个学术团体的成员。

“你好啊汤贞老师,我是咱们电影学院的教授,”这男子激动地伸手握住了汤贞的手,“我以前还去旁听过你的课!咱们是同僚啊!”

汤贞被他握住了手,彻底愣了。

“我叫刘汶,”那男子眉开眼笑的,对汤贞热情道,又对坐在汤贞对面的周子轲点了点头,“您不认识我?”

第144章芭蕉26

汤贞似乎不记得刘汶是谁。他如今生了场大病,所有人都知道他记性不好,所有人都不会怪他。

保镖们反应过来,上前将那位学者带离这片用餐区域。刘汶口中喊着:“汤贞老师,以前咱们——”

周子轲今天早上似乎真的没什么胃口吃饭。他歪过头,看到落地窗外,大片的媒体和记者被兰庄酒店的安保人员阻拦在喷洒着水的绿坪和矮植之外。太阳初升,水珠扬起来,隐隐见薄薄的一道小彩虹,周子轲眯了眯眼睛去看。

汤贞正在专心撕手里的羊角包,他撕下一小块放到自己的牛奶杯里,又撕下一小块,拿着举起手。

周子轲手边放着又一杯咖啡,他低头瞧了一眼汤贞递过来的羊角包,索性弯下脖子,低头衔住了,咬进嘴里。

汤贞的手指尖也被他咬了一下,并不痛。汤贞低下头,继续撕羊角包给他吃。

这是一片公共用餐区域。兰庄虽是高级酒店,又因为周子轲的提前嘱咐,会全面严格地配合他们工作,但其他客人是酒店方面很难约束的。

周子轲看着那一老一小走到他身边,老人家很有礼貌,对周子轲问可不可以合影的时候,她轻声细气,怕这唐突的要求打扰了子轲,也会打扰其他客人似的。

被老人家扶着肩膀的小女孩也红着脸,手里拿着一本书,正是Mattias前段时间共同拍摄的那期创刊号封面。

随队的保镖有几个人走过来了,要拦。周子轲瞧着汤贞坐在对面,好像很高兴似的。

那三位乔装成摄影师的安保人员扛着机器过来了,到子轲身边。他们拍摄着子轲接过笔来给小粉丝签名,给小粉丝后面的大粉丝签名。越来越多的酒店客人见状都开始窃窃私语了,有的人直接站起来,不再假装优雅有礼貌了,只怕错失了机会。

毕竟两位大明星就坐在他们身后——今天早上一打开新闻,几乎所有新闻媒体娱乐媒体都在发送周子轲带汤贞亲自逛夜市,一路手牵手去走海的视频画面。

连正儿八经的早间读报新闻主持人也说:海边的夜市街向来只有晚上热闹,隔天早晨都是冷冷清清,无人问津的,今早却格外引人注目,五六点钟,人山人海的粉丝聚集在现场,弄得许多店家觉都没睡,又赶紧开门迎客了。

周子轲从未像这一刻的温和,待人有耐心,他坐在汤贞对面,在镜头里给越来越多走过来的酒店客人粉丝签名。他实在是个太高不可攀的人物,稍微对人友好一点,都容易令人受宠若惊。浪子回头,要对他改观太简单了。

老婆婆扶着自己的外孙女,走到汤贞面前说,她从前好爱看《大江东去》,这两年都不重播了:“我女儿走了,她以前特别特别喜欢你演的七公子。”

汤贞愣了愣。

老婆婆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脸,又放下手了,又抬起来。上了年纪的人组织语言,总是有点困难。“她以前见过你,你还去医院看她,”老婆婆笑了,眼睛发亮,伸手指自己,“她和我长得有点像的。”

周子轲站起来,揽着汤贞,汤贞和老婆婆肩并肩站着,前面是那个外孙女。他们面对镜头一起合影。

老婆婆对汤贞说:“你长头发好看!七公子那个时候,就是长头发!”

汤贞看了小周,笑了。他们坐下。

陆陆续续还有酒店客人走过来,他们安静有序,用手势和眼神问子轲和阿贞是否愿意再合影一次,没感受到拒绝,才兴高采烈地走过去。周子轲签了几次之后,已经可以很潦草地一笔代过Mattias这个词了。出道三年,他又凑齐了一项偶像体验。

网上开始流传出小道消息,原来有粉丝连夜进驻当地的兰庄酒店,虽然房费高昂,却在第二天清晨成功“偶遇”下楼用餐的子轲和汤贞老师。不仅得到了签名,还意外获得了合影。“我真的很感激,很感激汤贞老师,”前几天还在社交平台上大肆攻击亚星娱乐成团政策的这位粉丝语无伦次发文道,“我从没想过我能距离子轲这么近,距离这么近地听他说话,看到他签名!!子轲的手好好看!!!我有子轲亲笔签的团名了!!!!”

周子轲过去最为人诟病的缺点,无非就是不敬业。人们普遍认为他不会受欢迎太久,因为他的形象太过遥远,不符合娱乐行业的流行规律。他和粉丝之间如同相隔了几千几万光年,不像太阳,从早到晚贴心地陪伴。周子轲更像一处神秘的系外星球,粉丝爱他,却得不到任何回应,粉丝与他之间,不存在任何的“羁绊”。

他突然降临了。

他现身在夏天的夜里,同汤贞逛逛夜市,吃吃街头大排档。他坐在兰庄的公共用餐区用早点,其间不断满足着周围粉丝的请求。他喝着咖啡,低头一声不吭签下Mattias这个名字。

周子轲在粉丝们偷拍的镜头里时不时笑,汤贞就坐在子轲对面,和他一起笑着吃早点。周子轲素来挑嘴,这顿早餐却吃了不少。特别是羊角包。

粉丝们一向视他为天神,天神下凡,极不寻常。媒体人则说,子轲突然接上地气儿了,因为人一旦陷入爱情,总难逃“柴米油盐酱醋茶”。

他们白天又去海边散步,钓鱼,公开度假。夜晚则去一家高级餐厅吃饭。周子轲过去也曾被拍到与那位神秘红衣女友在窗边吃饭,这会儿和汤贞在一起,子轲看上去似乎更有“男友力”。也许是餐厅冷气太足,子轲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给汤贞前辈披上。

四位摄影师一直跟在一旁。他们吃完了饭,被邀请去后厨参观。等从餐厅里出来,路边挤满了热情的粉丝,周子轲扶着汤贞前辈先上了车,他坐在外面,把车门关上。

临回北京的夜里,周子轲坐在床头,拿了一个平板电脑给汤贞看。汤贞穿好了睡衣,靠坐在他身边,半干的头发垂在肩上。汤贞看到屏幕上许多被处理成可爱彩铅线条的小玩具:小木马、小梅花鹿、国王棋子……它们整整齐齐排列成规则的方阵,随着音乐的节奏在画面中摇摆,组成一个温馨的王国。“罗马在线”四个字出现了,像儿童绘本的题目,像一个童话故事的起源,像罩起来的玩具盒子,有它内在独立的运行轨道,不被外界所打扰。

汤贞眼睛睁着,把这段片头动画视频来来回回地,看了许多遍。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