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559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他平静而温顺地待在小周怀里,像玩具盒子里自在生活的居民,他抬起头接受小周的吻,这是他唯一的国王了。

他不再会动不动就紧张到发抖,不再会因为一点小事情剧烈地喘息,好像整副身体的每个器官都在相互仇视,自相攻击了。

“汤贞”是无法容纳他的。但小周可以。小周接纳了他,宽恕了他,赦免了他,留下了他。

病了五年,也许没有谁比汤贞更能体会,人间的同情心是多么短暂,而对一个病人的耐心、信心又是多么容易耗竭。连从小看着汤贞长大,如亲生父亲一般的林爷都会在恼怒愤慨之下结束他们的排练,仿佛再也无法与汤贞共事了。

汤贞抬起头,望向小周年轻的面孔。

可能是汤贞的记性越来越好了,他近来总会回忆起小周僵硬的脊背,回想起小周一次次难过,对他失望,小周自己一个人,在亚星邮轮的走廊上孤独地徘徊。汤贞总以为他的选择,可以让所有人都过上更好的生活。可小周说,他对死亡无法释怀。

周子轲关了别的灯,把一直涌进海风的窗户也关上了。省略1。

不像过去什么都要忍着,还要考虑什么痕迹不痕迹,公司不公司,偶像不偶像——周子轲向来我行我素,什么时候在乎过别人,他唯一只在乎过汤贞,连带着在乎汤贞这些莫名其妙的,叫人扫兴又不得不遵守的标准。现在,汤贞似乎终于放下了,省略2。

汤贞悄悄睁着眼,在黑暗中他看到小周把手插进浴袍口袋里,出了卧室门去。

汤贞一睡醒,看到窗外的天已经亮了。

汤贞这时才发现昨晚他脖子下面枕的并不是枕头,而是小周伸过来的手臂。

小周不知什么时候回来的,又搂着汤贞睡了半宿。汤贞看他,小周睡得正沉,睫毛垂下来了,那么长,好像汤贞再凑近一点,就可以亲到它了。

回想起昨天睡前发生的事,汤贞到现在还有点懵。他下了床,走在了浴室镜子前。难得一次比小周起得早,汤贞愣愣注视着镜子里的自己。他想,他还以为昨天会和小周……

也许是因为走神,汤贞挤牙膏时挤多了,他拿起牙刷看了一会儿,还是按动了开关。

牙刷嗡嗡震动起来,汤贞开始刷牙。

周子轲半梦半醒的,还老觉得汤贞在哭。省略3。

他本应该被人好好呵护着,本应该在那种时候,享受着爱情的降临。

而不是毁灭,不是周子轲那句“我再也不想看见你”。

周子轲这会儿在光里睁了睁眼睛,他不是没怀疑过,汤贞会不会对他们过去的这一段心有余悸,心存阴影——汤贞曾有过很多年的……障碍,似乎就是心理上的毛病。

就算汤贞的问题没那么严重,恐怕也不会很容易就给周子轲太多反应——虽然他们已经经常性地在一起睡,经常搂抱,亲吻了,但更多的,更进一步的,周子轲没接触过,也不知道汤贞会不会排斥、抗拒。

周子轲醒了,他坐在床边,抬起眼望了一会儿那金色的艳阳。

房间里安安静静的,只有一个很轻很轻的动静在衣帽间里。

似乎是一段动画的背景音乐。

周子轲穿着拖鞋,循着这动静站在了衣帽间门口。箱子全都在地上打开着,他们马上要回北京去了,可行李还没理。汤贞穿着睡衣坐在箱子边理了一点点,中途又走神开始看那台平板电脑里的《罗马在线》片头动画了。

周子轲在汤贞身边坐下,嘟囔:“有这么好看吗。”

汤贞抬起头,就在周子轲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汤贞凑过来,在他脸颊上轻轻亲了一下。

第145章芭蕉27

回北京的当晚,汤贞穿了一件从海边买回来的海蓝色文化衫,他和小周一同坐在电台节目《恺撒世界》的录音棚里,和KAIser这周的值班主持肖扬、罗丞一起录制这一期节目。

肖扬一开场就开起了玩笑,原来《恺撒世界》从三年前录制第一期开始,一直是KAIser八个人两两组合轮番主持。团队明明有九个人,为什么是八个人轮换呢,原来KAIser的队长周子轲经常见不着人影,打不通电话,如同生活在外星球,谁都没法儿揪他来工作,所以电台节目制作人一狠心,干脆从主持人阵营里剔除了子轲,虽然让广大粉丝们非常遗憾,但至少保证了节目一直平稳进行,没开过天窗。

“结果他今天就来了!”肖扬对着话筒,佯装生气道,“啊~代表Mattias啊。”

周子轲在对面坐着,他大约猜到了来录这个节目肯定要听肖扬源源不断讲他的坏话,但他本以为有汤贞在,肖扬多少会收敛一点。

汤贞就坐在周子轲身边,把手放在桌面上,一脸认真地听肖扬讲话。汤贞眼神格外专注,似乎很想参与到Mattias的工作中来。

周子轲在椅背里倚了半天,实在听不下去了。

他坐近了桌子,拉下眼前的麦克风。

“汤贞老师在旁边听着,”周子轲对着肖扬说,“能不能说点好的?”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