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565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周子轲对她摇摇头,什么都没说,让汤贞自己拿着钱包走了。

俗话说,金九银十。进入了九月,丰收的季节,各种新鲜水果纷纷上市,正甜得很。汤贞跟在温心身边逛市集,周围不少摄制组的成员一起,还有一个摄影师跟拍。

汤贞发现了什么都想仔细看看,他已经很久没有自己为什么做主意、下决定的感觉了。汤贞站在一小车蜜柚前,看着一颗颗金灿灿的果实,看得眼花缭乱。他也不会挑,店家热情地抱出一颗来给他摸,店家有点好奇地瞧这一个大阵仗,又瞧汤贞的脸,情不自禁道:“长得真好看。”

汤贞后知后觉,发现对方并不认识他。汤贞当即笑了。

他抱着那颗店家给他的蜜柚,就买这一颗,抱着还挺重的。称重完了,店家告诉他要多少钱,汤贞自己想了一会儿,嘴唇微微动,仿佛正在计算要怎么付钱,他手里拿着小周的钱夹。温心站在旁边,一个答案就在嘴边,温心却没有说出来。她瞧着汤贞老师自己打开钱夹,子轲只有百元钞票,汤贞老师接过了店家给他的零钱,还自己看了下,确定对了才放进小周的钱包里。

温心忽然知道了,子轲为什么要汤贞老师自己来管钱。

“我帮你抱着柚子吧!”温心说。

汤贞看她,雨后,汤贞的头发完全干了,也就有点散乱。他笑着说:“我自己拿。”

温心说:“你还要买别的,子轲只喜欢吃柚子吗?”

汤贞听了,摇摇头,觉得她说的也有道理。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说的是人间大地的花都凋谢了,山上寺里的花却才刚刚开放。汤贞在市集上看到有小孩在兜售山杏,九月份了,北京的杏早就下市了。汤贞蹲在那小孩的摊子前,亲手挑选还沾着雨水的山杏。

市集上有电器店。温心也是这个时候突然听到了从那个方向传来的动静。她走近了几步,往那个方向瞧过去。

那一台老式电视机里正在播出官方电视台的一档新闻对谈栏目,主题便是泰国女星在澳门疑似自杀一案在海内外掀起了叫人意想不到的舆论热潮。五年前,也正是这个女人,引发了中国娱乐界针对汤贞的一场声势浩大、旷日持久的清算与讨伐,汤贞那些年被称为“国民偶像”,“亚洲巨星”,百年难遇的天才演员,名头太盛,就这么在十字架下的炙烤中急速陨落,落魄多年,几欲自杀结束生命。有一家英国华人电视台的主持人在播报这则新闻时,竟然在镜头前直接询问导播这则新闻的真假。更有日本女主持人看着节目中节选的泰国女星忏悔视频,在镜头前眼眶发红,捂住嘴不敢言语。

围在电器店前的人越来越多,包括《罗马在线》摄制组,也有几个人走过去了,被新闻吸引了注意力。新闻上放出了周子轲与汤贞重组Mattias的新闻发布会画面,算是交代当事人汤贞的现状。主持人邀请了几位嘉宾到现场,其中一位嘉宾是位脱口秀主持人,他称自己对于汤贞在五年前经历的几个月的种种丑闻颇有研究,但一直没有机会公开发声。“没有证据,”他摊开手,明讲,“如果不是这个女人今天自己内心有愧,自己站出来,嫖妓、性骚扰这种事情是靠汤贞自己一个人,一辈子都说不清楚的!”

主持人说:“这就引起了我们的思考,当年发生在歌手、演员汤贞身上的,也不仅仅是召妓这一桩我们众所周知的,丑闻。”

嘉宾席里还坐了位禁毒教育专家,胖胖的身子,一直不吭声。旁边脱口秀主持人说:“对,还有吸毒,但汤贞做过发检,当时大家都说他撒谎。”

主持人对镜头介绍起来,又是一连串历史新闻镜头。五年前的五月初,巴塞罗那音乐节上,汤贞与知名摇滚乐队西楚同台献唱。短短三个月后,一张印有汤贞与西楚鼓手小马“疑似共同吸毒”的照片传单被贴满了北京的大街小巷。

同年九月份,汤贞在经纪公司的帮助下,主动前往公安局接受发检。结果呈阴性。汤贞现身记者会,公开澄清吸毒一事,可根本没有人相信他,也不承认这个结果。

“当时有很多人说,哎呀你汤贞很阴险狡猾的,悄悄躲起来,对吧,可能还逃出国去了,捱过了发检的时效才回来,你骗人给谁看。”脱口秀主持人说。

主持人问:“四个月,发检可以检测出有没有吸食过毒品吗?”

那位专家点头,道:“现在技术进步了,三到六个月,甚至一年,吸过毒,都可以检测出来。像这位明星如果四个月敢自己主动到公安局来做检测,一般来讲是问心无愧的,除非他抱有极大的侥幸心理,认为自己是万中之一。”

温心觉得有一阵恍惚。也许是山中雨后空气太闷了,要下第二场雨。她看着电视机里这些人,看着一段段关于汤贞老师的历史新闻影片,并没有任何快乐,也不感觉他们正在伸张正义。

越来越多的人走到那台电视前了,他们轻声议论着,议论着某个人的清白。温心也会想起五年前,也是这么一群人,在街头,把汤贞老师挂在橱窗里的广告牌砸得面目全非,在汤贞老师完美无缺的面容上喷溅脏污的油漆。

温心想不明白,做错了事的人,良心不安,说死就死了。那么汤贞老师那么多年,谁来负责呢?

当年那么多家杂志,大卖特卖的,有一家为此事停刊吗?

当年那么多电视台,跟风造势,有一家为此事关门倒闭吗?

也许大家会说,没有这么大的必要吗。大家承认你是清白的了,你还要怎么样。

那么多的媒体人,同行业者,那么多条舌头,那么多张嘴,踩着汤贞老师站了起来,他们现在会跌下来吗?

温心抱着怀里的蜜柚,匆匆忙忙往回走。她伸手抹了一下眼睛,看到汤贞老师还蹲在那个山杏的摊子前。

摆摊的小孩看了半天汤贞,问:“你是不是七少爷啊?”

汤贞还在一个个仔仔细细挑杏呢,听见这话,一愣。

小孩瞪大眼睛,又瞧了汤贞几眼。他忽然开始伸手扒杏,把一大堆杏子都堆到了汤贞好不容易挑出来的好杏上。

他用来装杏的是个粉蓝色的塑料盆子,小孩低头瞧着盆底上的图样,又抬起头瞧汤贞。他干瘦的脸一下子笑了:“大哥哥,你长得和这个七少爷真像嘞!”

有摄制组的人过来了,帮忙端起这一盆子杏。小孩说,你咋把我的盆也买走了,我就这一个盆。

温心刚刚还有点哽咽,这会儿破涕为笑。她看着汤贞老师从小周的钱包里拿了几张百元钞票,给小朋友,让他再去买一个好些的盆。

“你是不是真是七公子啊?”那小孩这一下高兴了,“咋这么好看,还这么有钱!”

周子轲看着车换上了备用轮胎,做过了初步的检修,便往回走。他现在是整个团队在外面的负责人,主心骨,不能再随便下任何命令,因为他要为每个人的安危负责。

周子轲不想出任何事情,不想接到朱塞或是谁的任何一个电话,说子轲你有什么搞不定的事情,我们来帮你搞定。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