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566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周子轲走进客栈大厅的时候,看到跟汤贞外出买东西的摄制组回来了一半人。大厅里也有台电视机,正开着。

“子轲。”有摄制组的人走过来,在周子轲身边耳语几句。

周子轲走到电视前面,拾起遥控器来,无论换哪个频道,全都在讨论与汤贞有关的事。

汤贞头发及肩,面色苍白如纸,眼神呆滞,在发布会上缓慢地澄清自己从没有吸毒,从没有碰过毒品。

然后是当时的媒体杂志封面,题目极尽嘲讽之能事。

《汤贞形容枯槁,自称从未吸毒。网友:你为何不自己照照镜子。》

周子轲只看了一眼,直接把电视机关掉了。

他往门外走,正好看到温心端着一盘洗好的葡萄进来。周子轲问她:“汤贞呢?”

温心被子轲这个腔调吓了一跳,她忙道:“汤贞老师在外面呢。”

汤贞蹲在客栈门前那条溪水旁,用手在水里搓洗鹅黄色的小杏。他的手腕子雪白,让水一沾,阳光一照,更加亮了。周子轲站在台阶上看到他,慢慢停下了。

汤贞抬起头,才看到小周。

“小周。”他叫他,从碗里拿起一颗杏,举给他。

周子轲接过那颗杏来,他尝了一口,果肉在嘴里又甜又酸,可周子轲瞧着汤贞洗杏洗得高高兴兴,眼睛里都是期待地看他,周子轲觉得嘴里也只能尝出甜味道来了。

“花了多少钱?”他随口一问。

汤贞一愣。

也不知是心虚,还是没记住,汤贞没回答这个问题。

汤贞端着那碗杏,把几个大的都放到小周手里,自己也拿了一个吃,然后就进客栈大厅给摄制组的其他工作人员分一分了。平日里大家见到汤贞,大多都是有礼貌地点个头,问个好就过去了,关于汤贞的一切似乎都由子轲亲自来负责,今天气氛却有些微妙的不同。一位女化妆师走过来,专门搬了把椅子放下了,对汤贞真诚笑道:“汤贞老师,你坐你坐。”

汤贞也感觉到了意外,上次出外景时,只有温心和小周会与他主动攀谈。

“谢谢。”汤贞说。

他们中午在客栈简单用了一顿饭,然后便开始进山拍摄了。说是拍摄,更像踏青、游玩。汤贞在山里时不时就会看到蘑菇,还在栗子树下捡拾被雨打下来的板栗。他没戴手套,板栗上又有刺,全是摄制组的人主动帮他一起捡。

玩了一下午,雨又下起来的时候,他们匆忙回到了山腰客栈里。老板去处理板栗了。汤贞坐在自己房间的床边,他头发又湿了,只用毛巾稍微擦了一下,就接过了小周脱下来的外套,外套下面沾了泥水,在山上蹭脏了。

汤贞抬头问小周:“节目组的人,小周你都认识吗?”

周子轲把身上又湿了的衬衫从头上脱下来了:“怎么了。”

汤贞把小周的外套放到一边,把衬衫也接过来。他说:“我觉得,他们对我很好。”

周子轲愣了一会儿,他在这山洞房间里瞧着汤贞在光下的脸,想了想,想他们身边这群人,究竟是怎么个“对汤贞很好”。

汤贞很喜欢和周子轲靠得很近,那在汤贞看来,周子轲应该对他更好。

汤贞不喜欢身上湿乎乎的,他去洗澡。周子轲赤裸着上身坐在屋子里,对着光想起白天的事,仍有点愣神。

就算是嘉兰塔的人,也全是些中国的普通老百姓。他们每个人,多多少少都曾对“汤贞”这个人怀有自己的看法,抑或偏见。

客栈老板处理好了板栗,炒得热腾腾的。周子轲也在汤贞这儿冲了个澡,他懒得出门吃饭了,温心把炒板栗端过来,还端了几道小菜。汤贞坐在支起的小桌子边,他现在可以试着自己用筷子夹菜吃,虽然也有夹不起来的时候,他用筷子把菜绕起来,然后放到自己饭碗里。

吃完了饭。周子轲坐在小马扎上,他穿了件稍显紧身的白色背心,特别凉快,从背后把汤贞搂着抱住,也不说话。

他何曾在这么艰苦的条件下吃过饭,也许这就是综艺节目里观众最爱看到的东西。汤贞把盛炒板栗的小碟子放到自己腿上,他低着头,继续仔仔细细地剥板栗。他的手原来连握勺子都握不稳,现在至少可以把一颗板栗剥出来,喂到小周嘴里。

门外一直有雨声。小周吃了几个栗子就不吃了,他搂着汤贞,眼睛瞧着门外。

他说:“你们家乡,有没有止雨的歌啊。”

汤贞后脑勺靠在小周身上,听了这话,一愣。

小周的手在汤贞面前转了转手腕,仿佛在敲打拨浪鼓。小周口中轻轻哼唱了两句。唱,雷公伯伯轻轻敲着小小的手鼓啊,龙王爷爷只要打一个喷嚏,人间就会降下大雨。

客栈里没有吹风机,汤贞头发是湿的。他抬起眼,看小周嘴唇轻轻动作,小周嘴角好像在笑。这样的儿歌让小周来唱,好像是有点奇怪。

汤贞和小周亲吻。他记忆很模糊了,但他确实感觉他只给小周唱过两次,也许三次?

汤贞现在已经不再会唱歌了。他现在对音乐还是没什么感觉。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