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567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明天还要接着录外景,”小周说,望着屋檐上不住落下的雨,“让这个老龙王别再打喷嚏了。”

恍惚中,汤贞并不觉得眼前的一切是真实的。他很难为什么事感觉特别幸福,因为那总像是幻觉的产物。当小周关上雨打的窗,锁上门,汤贞会想,我真的出院了吗。当小周关了灯,上这张小床来把汤贞搂在怀里,汤贞会想,我是不是真的还活着。

“冷不冷?”小周问。

山上夜里,气温自然下降。省略1。

周子轲脖子微微抬起来了,他低头瞧汤贞睡着的脸。

周子轲的后脑勺落回到枕头上,他他妈真像个圣人了。

雨不断敲门,太吵闹了。周子轲闭上眼睛,静静听着,雨里隐约似乎还有压低了的声音。子轲。那雨里像有人说,不敢大声问,也不敢不问。汤贞老师,子轲在你这儿吗?

周子轲从被窝里伸出了手,先扭开了床头灯的开关,怕吵醒了汤贞,就扭开一点点。他把汤贞搂着,盖好了被子,怕他着了凉。

周子轲下了床,也懒得穿什么外套了。他真是难受得很,把脏的睡裤换了,穿着身上这件白色背心就出了门。

门外冷风阵阵,雨滴硕大,啪啪地打在房檐上。周子轲走到外面就赶紧关了门,生怕冷风进屋里去。

“子轲,”门外是摄制组的跟队摄影师,是假的那三个的其中之一,穿着雨衣,“夜里雨太大了,这里镇长建议我们挪挪车。”

当整个团队的负责人就是这样,什么屁事都要管。周子轲拧起眉头来,一脸不痛快。他问那摄影师:“你有烟吗。”

那摄影师一愣:“啊?”

也许是因为周子轲实在心情太过不好了。他嘴里咬着烟,刚拿着团队给他的伞走到了停车的广场附近,天上的雨就开始变小了。周子轲在原地站了会儿,身边全是穿着雨衣打着伞,生怕周子轲本人出什么事情的嘉兰塔的人马,周子轲把手里的伞放下,他抬头瞪了一会儿天上的阴云,他又在心里骂那个龙王老头儿了。

呆在汤贞身边的小山洞里的时候,周子轲总觉得全世界都与他无关。可事实并不是这样。他是周子轲,他很清楚,从出生第一天起,他就再也逃脱不掉。家里人太关心他,时时瞧着天气预报,是生怕再有上次的事情发生。而这一整个团队的人——他们不仅仅是一个摄制组的成员,每个人,每个人背后的家庭,都需要保证周子轲的安全来维持他们的饭碗。

“还需要挪车吗?”周子轲吐出一口烟来。

那些人面面相觑,又看周子轲。

他们都听子轲的命令。

周子轲朝天上看了看,他觉得这个龙王老头儿喜怒无常,而周子轲又不可能时时刻刻瞪着他。

“挪吧,挪到哪里去?”周子轲心平气和,问其他人。

越是参与到所谓的,“普通人的工作”中来,周子轲越是能明白,没有人背后有发条。他过去总是站得高高的,瞧着人们像一只只工蚁,日以继夜从事着辛苦的工作。那一份辛苦,周子轲体会不到,也不明白是为什么,他便以为,这些人是没有灵魂的。

祁禄也从房间里穿着外套打着伞跑出来了,他拿来了汤贞保姆车的钥匙。周子轲瞧着祁禄站在广场上试手机信号,问他怎么了。祁禄刚睡醒似的,用备忘录告诉他,爸妈今天给祁禄打了好几个电话,怕他在山上出什么事,下午在山上手机还有信号,回到客栈就没有了。

周子轲想告诉他,这客栈里有固定电话可以打。

然后又想起来,祁禄不会说话。

周子轲坐进汤贞的保姆车驾驶座里,发动了车子,跟在前车的后车灯后面,冒着雨往广场外面开。

等停好了车了,周子轲叼着嘴里的烟往回走,他远远看着客栈大厅里头亮着灯,那一个固定电话前头排着队,不少摄制组里的人都在等着,也许是要给家里打电话。

周子轲叫祁禄过去,请个剧组随便谁帮忙给家里说一声。

祁禄看了他一眼,点点头,转身就往客栈大厅里头去了。

深更半夜,又在大山里头。雨稀稀拉拉地下着,周子轲咬着嘴里的烟,瞧着这些被他带来的人在大厅里围了一圈坐下,他们有的要站在外面值夜班,有的则等着换岗。老板又端出一盘炒板栗来,保镖们轻声聊着天,缓解夜的乏闷,开始打扑克了。

有个人一抬头,看见周子轲还在外头站着,他把手里的扑克往身后一藏,说:“子轲!”

周子轲摇摇头,让他们继续。

从周子轲出生有记忆起,就总有这么一群人如影随形地跟着他。他习惯于把他们当作空气,因为不这样的话,周子轲不知道该有多讨厌他们了。

祁禄排到了电话机跟前,他用手机不停按着字,然后听那个灯光师帮他在电话里讲。祁禄手忙脚乱地比划,那灯光师嘿嘿地笑,不停地猜,还总是猜不对,吸引着旁边几个保镖一块儿过去了,一起猜。

周子轲站在那片湖边抽烟。他一开始愣了愣,琢磨要去哪儿睡觉。他弄了一身烟味,肯定会把汤贞呛醒。

过去周子轲习惯了在雨里沮丧,但现在热热闹闹的,不仅是周围的人热闹,周子轲心里也热,总有个劲头,很难平息。

周子轲抬起头,朝天上看。当雨落下来,他再也不觉得自己是那条落水狗了。

客栈里人来人往的,深夜,每个人还在各尽其职,谋取各自的生活。周子轲掐灭了烟,沿着那条走廊往前面走,正好看见那个随队的真正的摄影师披着雨衣扛着机器过来。

走廊上也有雨,地板打滑。周子轲眼见着这台机器要从摄影师肩膀上滑下去了,他帮忙抬手托了一把。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