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568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摄影师只顾着低头走路,根本没注意到身边有人经过。“谢谢啊,”他抬头一见是周子轲,顿时愣了,“谢谢你啊,子轲!”

周子轲酷酷的,看着他把机器扛回去了。

摄影师职业习惯了,夜里也出门拍雨景素材,这会儿后知后觉回过头,才意识到子轲往和他的房间完全相反的方向去了。

周子轲原本只是不放心,想过来看汤贞一眼就走。他衣服上有烟味,不能在这儿过夜了。

汤贞的房门却敞开着。

汤贞不知什么时候醒了,他穿着睡衣睡裤,就坐在洞口的台阶上,他怀里拿着那件周子轲没穿走的外套,正就着房檐落下去的雨水清洗外套沾的泥点。

汤贞余光瞥见周子轲沿着走廊走过来,汤贞站起来了。

他头发长的,在夜里风一吹就遮住了脖子。汤贞的手白生生的,攥着周子轲墨黑的棒球外套,手腕上垂下去那串佛珠。

“你怎么不睡觉啊。”

周子轲拿过那条马扎,坐在了房门口。他搂着汤贞,让汤贞坐在他腿上,在他怀里。

“我醒了。”汤贞说,头歪在周子轲肩膀上,汤贞抿住嘴,好像强忍着什么。

“早知道我就不抽烟了。”周子轲低头瞧着汤贞忍咳忍得脸又开始红。

汤贞摇头,还把脸更往周子轲身上贴。

周子轲发觉他有的时候还是有点坏,本性难改。譬如当听到汤贞在怀里一直咳嗽的时候,他会感觉汤贞真实地活着,真实地喜欢着他。他过去总是对汤贞不好,可汤贞仍会对他表露出柔软的那一面。

“小周,你刚才淋雨了吗。”汤贞看他。

“我出汗了,”周子轲拾起汤贞的手来,放在自己脸上,好像想告诉汤贞,他身上现在有多么热一样,“早就干了。”

周子轲曾经对曹老头儿说,他愿意付出所有,但他也不知道他期待什么样的结果。

因为他根本不清楚,完全健康的,快乐的,无忧无虑的汤贞该是什么样子。

“龙王爷爷,不打喷嚏了……”他听到汤贞靠在他怀里,也和他一样眼瞧着门外,小小声地唱道。

也许他们今夜所有的烦恼,就只有外面的这一场大雨了。

“要是明天还下这么大,”周子轲低下头,说,“就只能后天再走了。”

汤贞问:“那要是后天还下这么大呢?”

周子轲苦笑着,搂着他道:“大后天再走喽!”

今天看到汤贞在溪边洗杏,汤贞的手又凉又软的,捧着橙黄的小果子。汤贞经历了那么多,都在电视里演着,在那么多人的眼中看着,心中记着,可汤贞并不知道,他举起杏来给周子轲吃。那一刻,周子轲确实想就这么捂着汤贞的手,想一直和他在一起,仿佛这就是周子轲想要的结果了。

“汤贞。”他突然说。

汤贞的头靠在周子轲怀里,静静的,没出声音。

“我说过我爱你吗?”周子轲在雨声中悄悄地问他。

汤贞一步步走进了水里。他听到耳边海鸟的鸣叫,还有海风的呼声。他听到许多人在笑,那是与他无关的喧嚣与欢乐。汤贞看着海水没过自己的膝盖,然后是腰,胸口,直至淹没他的发顶。

从陆地上看,海是美丽的深蓝。而只有沉进去,才会明白那是怎样噬人的黑。汤贞在水中抬起了头,睁着生疼的双眼,去望海外那越来越遥远的太阳,彻底失去意识之前,汤贞想,大海好黑,而太阳好亮。

他屏住呼吸,闭上了眼睛。汤贞愿意自己的最后时刻不是在黑暗里痛苦挣扎,而是在美好的幻想中结束。他感觉有一层光芒笼罩在他身上,那不是冰冷刺骨的海水,而是透过了水面的太阳。汤贞躲在里面,感觉到了些轻微的触碰,那是吻吗,也许是爱。爱代替了恐惧。

他什么也不怕了。

第二天清晨,山里降温了,雨水敲打着芭蕉叶,停了。

汤贞直到天亮了还在睡,他脸颊有些红,长发在耳边散开了。他眼睛微微闭着,阳光从房间外面照进来,笼罩着他。

汤贞这一觉睡得非常暖和,他从床上坐起来,后知后觉,发现小周不在。汤贞掀起被子,下了床,穿上鞋,到门外去。

湖上雾蒙蒙的,山中雾气大,汤贞又睁了睁眼睛,隐约看到摄制组把车都开到了客栈前面。小周穿着那条白色背心,在保镖们中间又低头仔细检查了一遍轮胎。

小周回过头,见汤贞睡醒了,他直起腰来。

四目相对的一刻,汤贞忍不住笑起来。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