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571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只有卧室里亮了一盏很小的壁灯。

是那种夜里睡觉都怕黑的人家,才会在墙上装的小灯。

周子轲停在了门外,他很难掩饰他的气喘。

那小灯只能驱散一点点的黑。汤贞就坐在那片没有黑的光晕里,一开始低着头,听见了周子轲的话,才后知后觉抬起头来。

汤贞的头发顺,梳得很仔细,齐齐整整的,汤贞把它们顺到耳后面去,便露出他的整张脸来。汤贞穿了件宽大的袍子,是件大褂子,只有在光照到的地方,周子轲才能看清那一串串的鸟羽,绣在上头,这么多年一直没有褪色。

周子轲站在门外,眼睛时不时眨动着,望着里头那个人。

他不知道他是从一场梦中醒来了,还是重又走进了另一场梦里。

第五幕芭蕉

作者有话要说:

一直追文的小伙伴可能知道我如梦写起来是很慢的,因为总是要修,花很多时间梳理。但是第五幕为了能一直写下去,在连载过程中第一次放弃了这个过程。其实大家总和我说,很好看啊什么的,我心里也很没底。只能等到全文完结以后,再回过头来从第五幕仔仔细细开始修,开始判断,那样的话,无论过程中遇到什么难处,最起码我已经先把一个故事完整地写出来了。连载过程中有瑕疵,希望大家先体谅。

然后是,第五幕《芭蕉》到这里就结束了(当然本章还有一场重头戏)。主题是爱与关怀,人格重建,是围绕着汤贞的早期恢复来写的,当然里面也自然而然的,有小周内心里的成长变化在。整体比较温情脉脉,没有什么冷酷的跌宕起伏的情节。这一幕,我觉得,如果对两个人物没有产生那种,类似于爱的情感的话,可能会不太喜欢这一幕。

按照过去如梦连载过程中的惯例,在写完了一幕之后我总难免要休息一周,会写一写这一幕的后记啊,大体记录一下。但是第五幕情况太特殊,它确实是一个转折。不仅仅是,如梦在晋江开始快节奏地连载。从第六幕开始,如梦要入V了。

因为免费的部分写了太长,所以前面也要倒V很多。这个决定是在我六月中旬第一次申请榜单的时候就做好了的,也在微博和读者群里讲过,当时第五幕写到可能三分之一吧,当时想应该把第五幕免费写完,因为它总体比较甜甜,也可以当做一个小周和汤汤的情感上的阶段性的小结局来看,是好结果了嘛。这样如果不想追下去的小伙伴可以看第五幕,把它当作一个结局,也算是我对一路追看如梦的大家的一个交代。

因为我更新比较慢,在编辑定了周四入V之后就努力开始写了,想在收费前把结局写出来,一直赶到现在,有写得不好的地方还望大家见谅,以后再修改。

关于第五幕的后记,会改天在公众号上写一下。霸王票,因为是手动整理,这周会努力整理出来。

然后是第六幕,第六幕讲述的是回忆部分的故事,是汤汤和小周第二次恋爱,具体在第四幕那个结尾的两年后,汤汤生病,小周在KAIser出道甄选会上与他重新相遇,之后两人发生的一些情感纠葛。那个时候的汤汤,还没有病得那么重。小周则是个比较坏坏boy,可能是如梦全文最坏的周了,对汤汤爱恨交织的?红衣女郎的新闻,“周太太”,番外《白色沙滩寄居蟹之歌》和《不高兴》,都是发生在第六幕的阶段。感兴趣的小伙伴欢迎继续追看!

就这样!

第149章英台2

汤贞站在甄选会的边边角角里,也能听到身边许许多多工作人员的议论。

“他就是周子轲?那个周子轲?”

“郭姐,不是,郭姐,练习生改改年龄就算了这么胡编乱造的人家嘉兰塔能愿意吗?”

“什么啊,真不是胡编乱造的,你再仔细看看,”年轻的女工作人员们凑在一起,拿过那张已经被无数人传阅过的都褶皱了的练习生报名表来看,“你看,这不就是他本人吗!”

还有工作人员的手机拿过来了,她们在网上搜索到一张照片,是穆蕙兰纪念戏剧展暨嘉兰天地艺术剧院二十周年庆典对外发布登上报纸的公开合照。那一年的周子轲十八岁,年纪轻轻,身材挺拔,穿一身黑色西装,以嘉兰剧院少东家的身份远远站在人群的最中央。

汤贞觉得他有些呼吸困难了。他抬起眼,隔着甄选会这边这么多的工作人员,去望那片激动的热闹的小练习生们。汤贞目光晃来晃去的,余光却一直知道那个他想看到的人在哪里。

小周长得那么高,太显眼了。

小周和汤贞一样,也站在练习生们的后面,他头上还戴着顶棒球帽,帽檐压低了,似乎想与其他人保持距离。汤贞也不知是不是光线的缘故,只觉得小周好像晒黑了。

现在正是七月,也许他去度假了?

甄选会的主持人高兴道:“好的!感谢郭姐、毛总和邵鸣老师为我们大家每一位练习生加油打气啊,那么接下来——对,还有汤贞老师,我们不能把汤贞老师忘了。汤贞老师,请过来,现场为你的后辈们说两句加油打气的话吧。”

汤贞愣愣的,被身旁的人推到前面去,他手刚接过了话筒,再抬头的时候,汤贞忽然看到那个男孩子也在人群后抬起头来了。

他的帽檐抬高了,与汤贞四目相对。

时间过去了三年,周子轲的五官看上去更加硬朗了,褪去了少年气,眉宇线条也更锋利。

他望向汤贞的眼神冰冷彻骨,像看一个彻头彻尾的陌生人了。

甄选会的评委发言环节结束了。汤贞手紧攥着话筒,也许是因为太紧张了,他一个字也没讲,最后只努力生硬地对大家笑了笑,就还了话筒。没有人阻拦他,也许所有人都习惯了汤贞如今的状态,也对他没抱什么期待。

休息时间,汤贞坐在门后办公室的藤椅里,他额头贴住了手臂,趴下了,闭上眼睛,还觉得心跳极快,快得很难喘过气。

温心从旁边问:“汤贞老师,你要吃药吗?”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