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573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你在国内还能待得下去吗?这里的观众对你好吗?

“阿贞,”梁丘云一点也不避讳其他人,就问汤贞一个人,“你恨我吗?”

就好像他知道,有这么多人在,这么多期盼着汤贞能把梁丘云留下的人在场,汤贞只会摇着头,害怕地笑着,回答:“我不恨。”

梁丘云如今今非昔比,在好莱坞发展得格外顺利,俨然快成为华语第一人了,汤贞却是跌入了谷底的。两个孩子都算是毛成瑞看着长大的。他也没想到他们感情会深成这样。梁丘云虽然对公司不太客气,对阿贞却始终没怎么改变,动不动就说:“我答应过会一辈子照顾阿贞,如果他在国内继续这么下去,我必须带他走。”

梁丘云在暗示,不仅是他时刻有可能解约,他会带着阿贞一起离开。

坊间都说,汤贞陨落了,所以就被昔日的“年少知交”彻底抛弃了。可只有毛成瑞他们知道,梁丘云一直在做什么打算。

可阿贞的态度却叫人看不明白。

他说,他不去美国。他甚至嘴里说不清楚话似的,当着众人的面对梁丘云讷讷地说:“不用,不用照顾我。”

阿贞到底在害怕什么呢?

毛成瑞苦口婆心,对汤贞道:“阿贞,我知道你舍不得公司,我也希望,你和阿云的Mattias,也是我们大家的Mattias,是千万歌迷影迷的Mattias,可以一直继续下去。只要Mattias还在,阿贞,你去美国养一段时间也——”

“我不去。”汤贞突然站起来了,他没注意到身后的椅子,往后退了几步,差点跌倒了。

温心赶紧过来了。

毛成瑞也站起来了。他现在对面前这个曾经高不可攀,以至于摔下来了,也叫人不知该如何面对的孩子有点束手无策。

“那就不去,那就不去,”毛成瑞也走上前来,伸手扶住了汤贞,汤贞的手腕细得怕人,实在不像个正常人。

汤贞从这间办公室里出去了,他眼神有点飘,在附近各自紧张排练的小练习生中间走了几步,来来回回看。再有十几分钟就开始正式的甄选会了,每个练习生都有自己的节目要表现。

汤贞身边虽然总有很多人围着,但他总是很缺乏安全感的样子。被不太熟的练习生撞一下,汤贞也要后退好几步,在原地愣好一会儿,才缓过神。

“周子轲?”前面有个淡金色头发的年轻人,穿着和几个队友相同色系的网球服,正在原地蹦蹦跳跳,甩着头发,回忆自己的舞步,“他不是从来都没参加过训练吗?”

旁边一个人蹲着,对照着平板电脑里的舞蹈视频,又看那个金发男孩,说:“肖扬,你又跳错了。”

肖扬的蹦跳顿时暂停了,单脚站在地上:“啊?没跳错啊。”

对方把平板电脑给他看。肖扬弯下腰瞧了一眼:“什么啊,我不是按照天天哥的录像学的,我是跟着汤贞老师学的。”

他边说,边抬起一条胳膊来弯曲,还对那个人讲解:“天天哥的动作比较标准,但汤贞老师的舞台好看,台风也好,看你想学哪个喽。”

对方扯出一个无奈的笑来:“没你那条件,我还是照着标准的学吧。”

肖扬这会儿回头看了一圈,嘴里念叨着:“那个周子轲是不是走了?”

对方来回拉视频看,说:“估计是吧,他能表演啥,都没训练过。”

旁边另一个练习生喝着水,说:“刚才评委发完言,我就看见他下楼走了。”

“估计就路过来看看的,”拉视频的小孩说,“人家是什么人啊,跑你这儿来出道?”

肖扬努起嘴来,站直了腿弯下腰去摸地板,金色头发都垂下去了:“最好别来!”

汤贞从练习生们中间一个人走过。肖扬抬起腰来的时候,一下子睁大双眼,鞠躬喊道:“汤贞老师好!”

旁边别的孩子本来都各自好好站着坐着,看优等生肖扬对汤贞这个态度,也都慢吞吞站起来了,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问汤贞老师好。

他们没希望得到汤贞的回应,因为家长老师们都说,在亚星当练习生可以,出道可以,千万别走汤贞的老路,别和汤贞学,更别和汤贞走得太近。这是个极其不祥的人物。

“一会儿好好表现吧。”汤贞对他们轻声说,笑了。汤贞抬起眼,对肖扬也点了点头。

汤贞扶着楼梯扶手,下楼去了。

亚星娱乐近几年招收到的练习生越来越少了。也许是因为“汤贞”神话的破灭,也许是因为,没有人相信亚星真的有能力做好一支组合。梁丘云在采访里总是无意透露出他在亚星受到的不公平待遇,这让人们觉得,汤贞走红靠的方曦和,梁丘云走红靠他自己,而亚星,没有出任何作用,全凭运气。

公司急需要一支新的组合出现,来打破眼下的局面。而在公司训练多年的练习生们,也渴望抓住这个难得的契机。外面报纸上都说,汤贞已经“倒”了三年,市场上却还没有出现真正能抓住全亚洲少女们的新人偶像,汤贞当年号称“国民偶像”,他留下的基本盘,就像一块儿过于大的肥肉,至今仍期待着有人能有资格去蚕食它。

可出道毕竟只是小概率事件。出道以后的走红,可能性更是小到万中无一。

人人都渴望着爆红。人人都以为自己只要得到了那个机会,就一定可以成为这极小的概率之一。一炮而红,一举成名,都是必然的。他们会沿着社会稳定发展的高梯,从无到有,一步步取得成就,直至人生最后的成功。

孩子们最有野心勃勃的本钱。而汤贞,他已经是局外的人了。

“估计就路过来看看的……”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