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580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并不会因为周子轲走了,汤贞就发生什么改变。真要有改变,也是为了那个背信弃义的什么云哥。

周子轲拉开汤贞家阳台的门,走到外面长椅上一声不吭坐下了。他确实觉得胸口发紧,紧得发闷,他不是汤贞,没法儿配合。

周子轲从裤兜里拿烟出来,抽了一支衔在嘴里。

周子轲突然很想现在就通知亚星娱乐解约,他想回家睡觉。

“嘿这人……”肖扬在客厅里盯着周子轲的背影,已经有几缕烟雾在夜晚阳台黯淡的灯下飘散开了。“他怎么……第一次来别人家就这么自觉……”肖扬回过头,对自己的队友们说。

汤贞老师作为前辈,坐在后辈们中间,也只是静静回头看了一眼小周的背影。很快汤贞又回过头来,他表现得很镇定,很平静。要不是肖扬认为周子轲肯定是第一次来,还要以为汤贞老师已经习以为常。

“虽然,公司里带练习生的老师们经常说,‘能代替你们的人要多少有多少,做不到就退出吧’。”汤贞轻声道,眼睛瞧着眼前的这杯咖啡,他笑了,“但是,我们自己不能这么想。”

KAIser里年纪最小的成员陶锐一直仰着头,很紧张地听着汤贞的话,似乎努力想把每句话都记在手机里。陶锐这时问:“汤贞老师,你练习的时候老师也会这么说吗?”

肖扬无语了:“汤贞老师从练习生的时候就超优秀了,当然不会被这么说!”

“不,”汤贞说,又笑了,他声音虽然轻,可只要说话了,后辈们都安静,“我那时也是听着这样的话,每天拼命地练习,觉得不想被人代替。”

罗丞从旁边虚心道:“老师也是想激励我们。”

“对,”汤贞点头了,“但是我们自己,要从心里意识到自己的价值,我们每个人对自己都是不可替代的。出道以后,一定会面对很多诱惑,可能事业发展的速度会非常快,快得远超你们的想象,但你们要慢慢的,每天慢慢思考自己的得失,自己的初心,谨慎地考虑自己的未来,一定要对自己负责。”

肖扬听着这话,他抬起眼,看了看身边的罗丞和易雪松。

也许是这段时间忙于集训,肖扬已经有段时间没和汤贞这么近距离地接触过了。肖扬只感觉,他已经很长时间没听到汤贞老师说这么长的,这么郑重的话来给他们听了。

汤贞可能也在他们来之前想了很久,这会儿看起来,一点不像个病人了。

“报告汤贞老师,我记住了!”肖扬立刻大声道,还举起手来,像小学生,在对老师发誓。

易雪松把他的手掰下来。

汤贞笑着,又对他们说:“以后出道了,可能就没有练习生时期那么多的时间能好好练习歌舞了,以前有什么缺陷和不足,还可以自己花时间纠正和弥补。以后就不会了。所以你们要记得。出道以后工作会很繁重,每次上台面对歌迷粉丝,如果不加倍努力的话,你们的错误就会在舞台上面对所有的人暴露出来了。”

所有人都认真听着,陶锐坐在不起眼的角落里,咬着嘴唇。

“粉丝们为了看到我们,看到我们三个小时的演出,有时需要存一整月的生活费,”汤贞也认真道,“所以我们必须要努力。”

肖扬立刻点头了。身边的孩子们也纷纷点头。肖扬抬眼看汤贞,小声道:“知道了。”

汤贞从他的书房里出来了,拿了一本夹子,里面是他刚出道的时候,被各种摄影师拍摄到的照片。汤贞给这些孩子翻看,他说:“当然做这个工作,本身很快乐。写出自己喜欢的歌,演唱出‘名曲’很快乐。走在街道上,听到有年轻学生在唱自己的歌,很快乐。上综艺节目也好,拍电视剧也好,电影也好,有时一个桥段,一句台词,被全国的观众都记住了,这本身让人幸福,也让人惶恐。正是这种惶恐,可以使我们一直进步下去……”

肖扬认真翻看着汤贞藏在家里的这本相册,感觉他的眼睛都亮了。

“当然,我们也不可能一直快乐,”汤贞告诉他们,像诉说一个秘诀,“有快乐的时候,悲伤的时候,有帅气,也有不帅气,这样观众才会真正喜欢我们。”

罗丞在旁边坐着,不像肖扬一直羡慕地盯着汤贞老师的影集,罗丞是抬头看着汤贞的。

他注意到汤贞提到了很多次“快乐”这个词,却眼角眉梢上都没什么动静。仿佛汤贞老师提到的并不是他自己的,他自己能感受到的快乐了,而只是罗丞和肖扬们未来会拥有的快乐。

祁禄端着水杯过来,帮他们撤下了咖啡。肖扬站起来谢谢祁禄前辈,又坐下了,他问汤贞:“汤贞老师,未来我们要是有什么演戏的,唱歌上的难题,可以也请教你吗。”

汤贞点头,说:“可以。”汤贞看了看他们,又望向角落里那个小陶锐,他笑了,“你们没时间过来的话,给我发邮件也可以。”

几个小孩临走前各忙各的,有的去汤贞的书房里参观汤贞唱片架上的珍藏,有的去厨房,吃祁禄前辈热好的夜宵。肖扬上了个卫生间,一开门碰上了易雪松高个子站在门口。肖扬抬眼看他,压低了声音说:“你第一次来,你快看。”

肖扬转过身,让易雪松往里探头看了一眼。里面一条铺着手工瓷砖的走廊,分往卫生间和浴室,浴室格外大,从这个角度隐约能看到中间的浴缸。肖扬对易雪松道:“大吧!我之前说你还不信,汤贞老师家浴室和我租的房子差不多!”

易雪松又看了两眼,收回头来:“装修比你家强多了。”

罗丞等人吃过了夜宵,先走了。肖扬拿了汤贞送给他的一本吉他曲谱,也和易雪松鞠着躬离开了。祁禄下去送他们了。汤贞站在门口,关上门。

汤贞默默往客厅里走。

周子轲已经按了两个烟头在汤贞长椅的扶手上,手上还夹着第三支。他听到身后那言笑晏晏的亚星座谈会终于结束了。周子轲站起来了,他还弹了弹手里的烟灰,看到汤贞手扶在阳台门上,就站在门边。

汤贞抬起眼来,看周子轲。

周子轲也低着头,也在阳台这么点光下面看他。

汤贞咳嗽了一声,闷在嗓子眼里,不发出来。汤贞还目不转睛地看他。

周子轲也不掐灭手里的烟,他不打算给汤贞这点面子。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