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585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车里除了手机、打火机、烟盒,就是周子轲常吃的咀嚼片和退烧药。这三年,他总难免又回到过去那种浑浑噩噩的,不知今夕何夕的生活。时间在他身上恐怕只虚长了岁数,没有带来任何变化,就像他老子说的,周子轲恐怕到了五六十岁,也不会成他的家,立他的业,只会一辈子像这样游荡着,像家里的耻辱。

周子轲现在懒得看他的手机,除非偶尔等待汤贞的回音,他基本不打开。远亲近戚,只要是和“周”字稍微沾点边儿的,最近总找他。吉叔问周子轲什么是亚星娱乐,是不是什么骗人的皮包公司,朱塞劝周子轲学业要紧,先不要急着体验社会,这个姑父那个姑母,见电话打不通,便发长篇大论的邮件过来,问子轲是不是又和周世友闹了什么不愉快。“他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姑姑去管他!去说他!”姑母劝道,“子轲啊,你先回家一趟,姑父最近要去瑞典,顺道在那边走一走,见见老朋友,你对那边的学院有感兴趣的吗?”

连艾文涛这小子也他妈跟着没完没了,周子轲已经把他拖进了黑名单。

报纸上几乎每天都在报道KAIser,报道亚星,报道这支偶像组合最神秘的一位成员,直到最后一秒才确认入队出道的队长,周子轲。在此之前,周子轲自己并意识不到,“嘉兰帝国太子”这样听起来十分可笑的称呼,原来这么受媒体和大众的欢迎。

外的人看到周子轲,也就是看到这些:周世友,嘉兰天地,穆蕙兰,少东家……这与周子轲本人又有什么关系。

只有内的人,比如汤贞,汤贞说,小周,你好像以前抽烟没这么凶。

周子轲开着车,再一次望向了窗外,而窗外已经没有梁丘云的踪影。

梁丘云一点也没有珍惜。

汤贞现在每天都在家里待着。从上周录完了那期《罗马在线》到现在,汤贞几乎没有出过家门。周子轲给他发短信,他虽然每条都回,但回得很慢。听罗丞说,汤贞老师似乎状态不太好,录完节目就闭门不出,连罗丞他们的电话也不接,会议也不开。

周子轲有点怀疑,这一切是不是和他那天在后台的冲动有关。

一看到那休息室门上挂的牌子,周子轲就回忆起,他曾经是多么讨厌Mattias这个词。他看到梁丘云和汤贞的名字并列在一起,而汤贞自己坐在那间休息室里,仿佛坐在一种无尽的漫长的等待之中。如果周子轲不出现,汤贞是不是会一辈子等在那里,就为了等他那个哥哥回头。

汤贞那天回去以后,一直没有接周子轲的电话,原因是:“祁禄在家,他会听到的。”

仿佛祁禄是一只监听器,是一只耳朵,会贴在每一扇门上。

周子轲问,为什么他和你住在一起。

他是助理。汤贞简单答道。照顾我的生活。

汤贞现在也需要别人来照顾他的生活了。

因为这个叫做祁禄的人每时每刻都在,所以周子轲也不能心血来潮就跑去汤贞家里找他。

“你到底怎么了,”周子轲在短信里问,“汤贞,你现在到底怎么回事?你身上发生了什么?”

一问到类似这样的问题,汤贞就会陷入很长时间都不回应的状态。

周子轲问了几次都没得到回音。

周子轲后来烦了。

“无论你和梁丘云有过什么,我都不觉得怎么样。”周子轲想了想,又发了一句,“他是你哥,我能怎么样呢?”

汤贞像一面软软的墙壁,人碰上去不痛,却也用不着力。周子轲开着车,有些瞬间,他会回想起汤贞攀在他后背上的手,想起汤贞在他亲吻时的颤抖,想起汤贞瘦了不少的身体,想起汤贞情难自抑,叫他小周这两个字。

无论过去发生过什么。周子轲总觉得,这一切不应该完全是欺骗,不会全都是假的。

报纸上说,因着梁丘云工作繁忙,长期缺席《罗马在线》的录影,亚星娱乐便派出新出道的团队KAIser,从最新一期起开始代班,与汤贞共同主持。

郭小莉坐在办公室里,对着眼前的孩子们最后重申与汤贞这位大前辈合作的细节和要点。

“从今天起,你们要把《罗马在线》当作自己的节目来做,自己记台本,相互之间平时没事儿锻炼锻炼对话,不要等着阿贞来给你们营造机会,他自己做了这个节目这么久,已经很疲惫了,他自己的情况也不稳定,你们要分担他的工作,记住了吗?”

肖扬一个劲儿点头。周子轲站在旁边,沉默地看郭小莉。

“到了台上,你们自己也要放松,不用太把阿贞当做大前辈,”郭小莉又讲,“节目要做的好看,让观众喜欢,就必须有所‘僭越’。所有的规矩都要为节目效果让步。你们汤贞老师性格好的,没什么脾气,你们做错了他也不会生气,所以尽管放手去做。”

罗丞问:“郭姐,那可是汤贞老师还是——”

郭小莉瞧着手里的备忘录,说:“你们就把……把阿贞当做你们KAIser的一份子。当作一个带你们入行的带队老师。你们对老师怎么拌嘴,怎么撒娇,怎么直言不讳,到了台上也试着对阿贞这么做吧。”

“对了,”郭小莉想了想,又补了一句,“过去,《罗马在线》这个节目有一些话题,段子,很受欢迎。”

年轻人们面面相觑,不知道郭小莉是指什么。

郭小莉抬起头来,看了看他们单纯的面孔,自己也笑了笑。

“阿贞以前,不太喜欢别人在公共场合提起一部电影,叫《花神庙》,”郭小莉费心解释,“以前大家很尊重他的意见,但是这几年……阿贞又不得不忍耐着所有人又在提起这部戏,你们梁丘云老师喜欢拿这部戏在国内宣传他的新戏。”

看肖扬古怪的表情,他瞬间明白了。

郭小莉抬眼看他们:“在录节目的时候,不管节目组和观众如何暗示、起哄、要求,都不要提起与梁丘云有关的半个字。”

再见到汤贞本人,就是在《罗马在线》新一期的录制现场了。周子轲站在这条工作人员们来来往往的走廊上,他可能真的有点魔怔了,他上次在消防间里吻过了汤贞,他便觉得汤贞和梁丘云一定也做过同样的事。从七年前出道,到现在,有什么是不可能发生的?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