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586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工作人员们大都紧张地笑着,喊他子轲,小心地招手,同他问好。周子轲走到了Mattias的休息室门前,又难免看到了“Mattias(梁丘云、汤贞)”的门牌。周子轲伸手敲响了门,他是KAIser的队长,他有义务与前辈直接联络,责无旁贷。

没有人应门。周子轲又敲,这次他手重了些。“汤贞?”他没耐心,朝门里问了一句。

磨磨蹭蹭的,这次终于有人从里面把门打开了。

周子轲本以为他会看到汤贞身边那些个助理,这些助理动作太慢了,结果门一开,是汤贞自己站在门里面。周子轲低头看他,汤贞也仰头望着他。汤贞头发散乱地披着,发尾乱翘,看精神头不太好,汤贞打开门,往后退了一步,似乎想让周子轲进来,结果脚没站稳,人摇摇晃晃的。周子轲搂着他的腰把他抱稳在地。

汤贞眼神都是空的,呼吸特别快,他的嘴唇微微张开了,嘴唇上有层湿的光泽。周子轲低头皱眉看了看汤贞的脸,他发觉汤贞下意识闭上嘴了,似乎怕自己的脸在周子轲面前不好看。可汤贞嘴唇上有胃酸,这再擦已经来不及了。

化妆椅就在一旁,周子轲拉过椅子来坐下,他直接把汤贞搂过来,不容拒绝。汤贞站不稳,一开始跌坐在周子轲的腿上,慢慢的脚离开了地面,是周子轲用力把他完全抱进了怀里来。

汤贞一张脸惨白,病态的,急促的呼吸紧贴在周子轲身上,还没完全穿好的演出服里的胸脯一直起伏。汤贞的裤腿都是湿的,鞋面上许多打湿的水点,让人猜不到周子轲敲门之前,汤贞到底待在哪里。

每次见面,汤贞总要在脸上露出一个笑容来,努力很好看地,很友善地,叫他“小周”。可这次汤贞连这也顾不上了。汤贞的手也在哆嗦,被周子轲发现了然后在手里紧握住。眼前的汤贞不太像“汤贞”了,而像一个孱弱的,不能自控的陌生人。有流言说,汤贞从三年前被人在北京街头发现的时候就疯了,是个疯子,而周子轲并不相信,因为汤贞在和梁丘云一起出席的发布会上看上去那么好,那么平静。

周子轲叫他的名字:“汤贞?”

汤贞明显是听到了。汤贞把自己藏在家里一周,可再次见面的时候还是暴露了,狼狈不堪的。汤贞把脸低下去。

周子轲在他耳边低声问,你到底怎么了。

汤贞不回答,眼下湿润了一层,睫毛垂下去,蘸着泪。周子轲抱着他,周子轲从不考虑抱一个人对方是不是舒服。可汤贞看上去实在太难受了,周子轲不知不觉放松了手,他放轻了动作,弯下腰,把汤贞搂在怀里,像抱一个奄奄一息的小动物,汤贞的脸贴在他身上,只有这些生命力。

有人从休息室通往更衣室和浴室的那条走廊里出来了,只有脚步声。周子轲抬头一看,是那个祁禄。

原来汤贞不是自己一个人,这个祁禄也在。

汤贞已经这个样子了,祁禄居然冷冷静静地站着,不打急救电话,也没任何别的动作。

祁禄永远是没什么表情的,他看了周子轲,又把目光放在周子轲怀里的汤贞身上。对于汤贞的病,汤贞的“疯”,祁禄似乎早已习以为常。他们主仆两个人把休息室的门紧紧封闭着,与外面人来人往的电视台隔绝开,他们自己藏匿自己,治疗自己,不向任何人求救。

汤贞去浴室里用手接水洗脸,用还有点哆嗦的手拿起杯子漱口。这些结束了,汤贞又在里头磨磨蹭蹭了好久。周子轲双手揣在裤兜里,也不说话,等在外面,汤贞从浴室出来的时候,衣服也理好了,头发也整洁了,不凌乱了。汤贞抬头看周子轲,眼神有点躲闪,却还是笑。“小周。”汤贞轻声道。

作者有话要说:贴一下祁禄视角的这一段:

再见周子轲,就已经是《罗马在线》新版第一期的录制现场了。汤贞录影前习惯性地紧张,这个症状已经出现两三年了,伴随着汤贞每一次录影,恶化得越来越厉害。汤贞手指哆嗦,呼吸急促,脸色惨白,一个劲儿反胃,呕出胃液。

周子轲在化妆间外面敲门。

汤贞原本在浴室里靠墙坐着。祁禄在衣帽间忙着找药。没人应门。周子轲又敲,喊了一声汤贞的名字,祁禄回头,看见汤贞居然自己站起来,去开门了。

门开了,又关上。外面好一阵子安静,没有人说话。祁禄找了药,一出去,瞧见汤贞,也不呕了,也不吐了,靠在周子轲身上静静地喘气。

周子轲坐在汤贞的化妆椅上,他背脊没坐直,弓出一个小小的弧度,怀抱像一个蛋壳,把汤贞安安稳稳放在里面。他握了汤贞两只手,揉着,攥着,下巴贴了汤贞的长发,像在汤贞耳边小声说什么。祁禄拿药过来时,他抬头看了祁禄一眼。汤贞方才呕吐,呕胃液呕得一张脸惨白,眼睛都湿的。这会儿汤贞闭了眼,胸膛起伏,脸颊贴着周子轲衬衫衣领,还在一下下顺气。

第155章英台8

第一期《罗马在线》的录制过程中,周子轲一直沉着个脸,他时不时盯着汤贞的背影,他本来就不爱讲话,旁人自然也看不出他的心事重重。

汤贞倒是正常许多,握着话筒与肖扬和罗丞几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地主持,笑着与节目嘉宾说话,汤贞还弯下腰,和肖扬一起逗台下的观众们开心。周子轲在旁边瞧着,瞧着汤贞那张刚刚还靠在他怀里颤抖不止的湿嘴唇,眼下正笑得烂漫,好像无忧无虑似的。

节目第一期请来的女嘉宾是位近来演而优则唱的女演员,来宣传自己的最新专辑。她上来就自爆自己十来岁的时候,曾在汤贞主演过的一部偶像剧里饰演过一个小龙套。

因为KAIser几人对汤贞十分尊重,使得台上嘉宾和台下歌迷们对待汤贞也友善得仿佛时光倒流。

“是吗。”汤贞拿着话筒问,看他的眼神茫的。

“偶像剧,”肖扬从旁边张口就来,“《不可思议王子》?”

“对对对,”女嘉宾手捧着话筒,笑着讲,“当年和汤贞老师合作过以后,就特别特别想嫁给他,觉得他特别有男人味!”

台下观众都在笑。汤贞听了这话,也哑然失笑。“男人味吗?”他问

周子轲站在一边,面对台下歌迷们热情的招手,沉着张脸无动于衷。

“我印象很深的有一次,是我们在黄山附近,拍摄外景,当时很辛苦的,”女嘉宾对KAIser和台下歌迷们回忆道,“汤贞老师要背着常姐还有我们几个小演员,走过一条河。”

“河水非常冷,我们当时的导演大叔,还有剧务,也是很壮的一个叔叔,腿迈进去都冻得哇哇大叫!汤贞老师都不叫的,他背起常姐就下了水,又走回来背我们几个小的,说走过去就走过去了!一条过!”

肖扬在旁边张开了嘴巴,嘴里“哇”个不停,惊讶连连。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