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590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陶锐说着,头一抬,愣了。

汤贞在起居服外面穿了外套,笑道:“进来吧。小……小周也在,他正好也来请教我一些问题……”

三哥居高临下站在玄关的台阶上头,在汤贞老师身边,冷冷地俯视着他。

陶锐感觉有些地方不太对劲,但又想不明白是哪里不对劲。三哥还穿着下午录影时那件白色衬衫,下面却是一条格纹的长裤。陶锐不认得那品牌,也自然没认出这是条睡裤。

三哥再一次坐到汤贞老师家的阳台上去了,在外面抽烟,不和陶锐讲话,也不理会汤贞。陶锐坐在汤贞老师的沙发上,就上次私下里问的问题继续向汤贞请教。

陶锐说:“汤贞老师,为什么世界上会有像三哥和你这样的,在台上和台下都能保持同样的偶像魅力的人?我的意思是,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汤贞听了他的问题,眉头皱了皱。

陶锐眼神躲闪,又鼓起勇气:“我觉得……我现在好像在骗我的歌迷,我根本没有台上表现出得那么好。”

汤贞蹙眉道:“我也没有……你说的这么好。”

“不,”陶锐摇头说,“你一直都很好!汤贞老师,我从来都不相信那些——”

汤贞摇头,笑了:“我也在欺骗大家啊。”

陶锐愣愣看他了。

汤贞说:“你还小,陶锐。人要每天维持住自己在人前面的状态,是很辛苦的。”

看陶锐的表情,他还不太明白。他是个脸皮薄的,很纯真的男孩子,会因为忽然受到过多的赞誉而内心有愧。

“郭姐每天都那么累,见到你们,是不是一直也是笑脸啊?”汤贞耐心着,笑道,“她不是想骗你们,她是希望你开心。”

陶锐说:“我只是觉得我不值得歌迷这么喜欢,她们欢呼的时候,其实我都跳错了,我恨不得立刻就走。”

汤贞说:“做偶像,你要试着把台上的错误也变成魅力的一部分。”

承受过多的赞誉和爱,承担漫天的骂名和恨。成为公众人物的道路,泥泞里长满荆棘。

陶锐似乎领悟到了什么。他喝了一杯水,去厨房吃点心的时候,他低着头,好像努力压抑着自己的委屈。KAIser刚出道,势头这么好,在旁人眼里,他实在不应该浪费时间沉浸在这些负面情绪当中。

临走时他对汤贞说:“二哥总说三哥跳错了,但我在看回放的时候,觉得三哥跳得一点都没错,或者说,错不错根本没有人会在乎。”

汤贞笑着看他。

上一次,正是汤贞告诉陶锐,像他三哥这样令人过目难忘的人,就是天生的偶像。

陶锐穿上鞋,看汤贞:“我觉得,三哥在台上和台下,真的没有区别,他谁也不骗,也不用费什么力气去包装和伪造自己,粉丝们就会被他迷住了。”

报纸上评价道,最近在两岸三地爆红的中国亚星娱乐旗下男子偶像组合KAIser,拥有人们前所未见的奇迹般的偶像——周子轲。

他竟是个真正的贵公子,家世太过显赫,关于他为什么会出现在亚星,为什么会作为偶像出道,这个无解的谜团像一个巨大的UFO,悬在天空中,引起多方连日里不断的猜疑。

“近来又有不少女明星公开承认自己,正在追星。前有卓琳、侯书瑶,今日备受业界宠爱的模特儿翁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特意提到自己正在追看《罗马在线》。出道不满一月,年仅二十一岁的周子轲在圈内火速俘获大批芳心,在圈外更是吸引了无数女性观众的追捧痴爱。有粉丝发表爱的感言:她等了一万年,才等到子轲的出现。更有粉丝团称,她们不需要子轲唱歌,也不需要子轲会跳舞,周子轲的存在就意味着梦想本身。”

“新人组合KAIser在本周再次登顶流行音乐榜冠军。据亚星方面给出的消息称,团队里九个人,接受训练时长最多的是副主唱罗丞,曾在公司练习生系统里待了六年,最短的则是最近这段时间火到了日韩东南亚的新人王,嘉兰太子爷周子轲。据亚星员工称,子轲的时间很难安排,满打满算只培训了一个月。所以我们也会发现,在这支冠军单曲里,子轲一共只唱了一句——”

“最近我们都在讨论一个话题,就是‘周子轲现象’的发生。不仅仅在娱乐界,在各行各业,大家都会发现观众和消费者的口味在不断变化,迭代的速度越来越快。什么叫做‘周子轲现象’呢,相信大家最近都听说了,嘉兰天地老板周世友的儿子,周子轲,在一个偶像团体里出道了,很短时间内就在网上网下吸引了大片的年轻的年长的歌迷粉丝,每天刷屏不断。有的人说,是因为他家有钱,所以歌迷才会这么喜欢他。但你要是请周世友本人来出道,对不对,虽说五六十岁了,但他更有钱啊!来上台演个出,还会有这么多年轻女性疯了一样地捧场吗?我看未必吧。上星期我接到了节目组的邀请,说这期要谈‘周子轲现象’这么个话题,我就这一个星期内,抽点时间我就看关于周子轲这个小朋友的演出画面。然后我就发现了一件事,他真的特别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呢,就是你看,别的偶像小朋友都在笑,他不笑,别的小朋友都在唱歌跳舞,吸引观众,他在台上就经常放空,看起来好像对谁都不太关心似的。他越不关心,粉丝们越激动,他越不笑,粉丝们越爱他。你们知道吗,这还真的不好做到。我们做对谈节目,镜头对过来我们还要笑一笑呢,要么眼神很认真,表现我们很仔细地聆听其他几位老师的发言,要不怕观众骂我们,对不对,周子轲不是,他连表情都没有,他眼里根本就没有镜头!”

“他不像很多其他小朋友,练了六年八年,歌舞出众,已经熟练掌握了怎么演出怎么取悦观众的正确方法;他也不像某些年轻的男艺人,刻意追求那股‘酷’劲儿,弄得好像我谁也不理,但本质还是想吸引观众。周子轲不是,他根本就不想吸引谁,也没讨好谁,结果我们发现什么,观众全跑去讨好他了,全跑去取悦他去了!”

“这也相当于一种制度创新了。”

“我想说,无论‘取悦’也好,‘酷’也好,从本质上,‘偶像’就是要激发观众的爱。如果周子轲他能什么都不做,就能令这么多人疯狂地热爱他,那他可能还真会成为当代中国最成功的‘偶像’。”

小周没穿上衣,天已经亮了,他却还不想醒。他转过了个身,长的手臂伸过来,把汤贞抱到他身边。小周低着头,头发乱翘。汤贞醒了,听到手机一直响,就在床底下。

“小周?”他轻声叫他,“小周?”

汤贞叫得心一点也不诚,他明明怕小周会醒。

小周搂着汤贞的手更紧了紧,弯下了脖子,把脸都蹭到汤贞怀里去了。

上午KAIser有工作,可周子轲一点也不着急去。他在汤贞家里转悠来转悠去,像在巡视他的地盘有什么新变化,有没有外人闯入的蛛丝马迹。

祁禄来了,上门给汤贞做早餐,检查汤贞昨晚的状况。祁禄盯着周子轲瞧了半天,很警惕的样子。周子轲则冷着个脸,又变回KAIser的队长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