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593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汤贞是不会喝醉的,汤贞老师在所有事情上都有分寸,更何况今天并没有人拼酒。罗丞推开包厢的门,一进去便看到祁禄站在汤贞老师身边,把已经醉得倒在了酒桌上的汤贞老师努力扶起来。

汤贞老师一身酒气,腿脚软绵绵的,从罗丞身边过去了。温心也急忙追出去,说:“汤贞老师,你想吐吗?你不会把那一瓶都喝了吧——”

罗丞站在包厢门口,看他们的背影。

罗丞回到饭桌边坐下,他给梁丘云老师敬酒,自己杯子里是酒,请梁丘云老师喝茶就好。

郭小莉说:“罗丞,也听听你梁丘云老师给你的建议。”

罗丞急忙点头。

梁丘云在椅子里坐了会儿,抬起眼看门外,发现汤贞还没回来。他转过头,看到汤贞椅子上放着的那个至始至终都被汤贞抱在怀里的酒瓶子,已经彻底空了。

梁丘云对罗丞说,组合这个东西,要让歌迷们喜欢,“感情”比“能力”重要。

“如果几个人根本不熟悉,到了台上还要装熟,”梁丘云看他,“反而更难交心了。”

罗丞听着,快速眨眼睛。

“随着你们的发展,隐患会越来越多,”梁丘云说,“你做队长,提前做好准备吧。”

郭小莉在对面说:“他们感情倒是挺好的。”

梁丘云抬起眼:“是吗。”

“我听说那个周子轲,被人求着出道,”梁丘云说,“工作很不积极啊。”

祁禄和温心把汤贞扶回来。汤贞因为喝得多了,吐过之后也难受。他趴在桌面上,脸上一副醉后的痴态,对任何人都不回应,也不理会。

这么一顿“家人聚餐”吃完了,梁丘云先去了趟卫生间,骆天天喝得脸有点红,把助理贝贝留在原地,自己跟着梁丘云也去了。

郭小莉要先送喝醉的汤贞回家,梁丘云把骆天天送上了车,走过来低头瞥了瞥汤贞低掩在头发里的醉脸。

祁禄拉开保姆车的车门,坐上了驾驶座。透过车内后视镜,他看到喝醉的汤贞被梁丘云搂在怀里了,汤贞湿了的眼睛闭着,身体颇僵硬,一动不动。

郭小莉在回程的路上与梁丘云聊起了天,没有外人,他们聊的多是梁丘云不在时,阿贞在国内的遭遇。媒体,舆论,或是各种待遇。阿贞年初时候外出拍戏,和同公司的后辈骆天天在戏里演亲兄弟,天天一个后辈什么事都没有,阿贞是前辈,反而在剧组各种受气,威亚一吊就吊好几个小时,硫磺饼在他身边烧,全是熏人的毒烟雾,阿贞本来就反应慢,熏了眼睛只会捂住眼。拍雨中戏,机器还坏了。阿贞就那么在雨里待着,一会儿热一会儿冷的,明明已经发烧了,浑身都是水,那个导演还骂阿贞听不懂他的话。

“阿贞送医院那天,他在报纸上说什么啊,说,搞不懂汤贞是为了拍戏不惜去死,还是为了去死不惜来拍戏,”郭小莉情绪激动起来,哽咽道,“我们好端端的,那么努力给你把戏拍好,如果你也像对骆天天一样对我们,还至于到换演员重拍的地步吗?”

梁丘云在后座坐着,一声不吭。他搂着汤贞,手在汤贞的脊背上摩挲。他低下头,看到汤贞一直闭着眼,呼吸轻的,似乎是真醉得睡着了。

汤贞睫毛很长,人虽瘦了些,但脸蛋近看,还是没怎么变化。

“最近还有极端的歌迷找上门吗?”梁丘云问。

郭小莉望着前方的路,也许是梁丘云刚才没给她任何回应,她有些失望了,吸着鼻子说:“没有。”

梁丘云说:“没有就好,别的都不重要。”

在梁丘云看来,也许郭小莉就不应该让汤贞再出来工作了,不该出来拍戏、演出,不该面对舆论和媒体。只要日日夜夜在家里待着,没有极端歌迷拿着刀找上门,就可以好好地一天天过下去了。

车停进了汤贞家楼下地库,温心和郭小莉下了车,扶过汤贞来,乘电梯带汤贞上楼,祁禄则开车送梁丘云回梁丘云在北京下榻的酒店。

入夜的北京,霓虹闪烁,一片繁华景象。祁禄听到梁丘云在后面接了几个电话,有称“哥”的,有称“总”的——梁丘云如今结交的人太多了。最后一个电话,梁丘云接起来,只说了句:“在酒店等我。”

祁禄把车开到了,下来给梁丘云打开车门。

梁丘云穿着皮鞋,西装笔挺的,高站在他面前。“祁禄,保护好阿贞,”梁丘云低头看他,“别让外人碰到他,嗯?”

祁禄抬起头,在酒店门前的停车道路灯下,他对上了梁丘云的眼睛。

回到汤贞家时,郭小莉已经走了。汤贞去泡澡了,温心坐在客厅沙发上边哭边骂。她骂梁丘云忘恩负义,背信弃义,这几年那么多他的粉丝都在攻击汤贞老师逼他一个直男伪装成同性恋,梁丘云明明知道,从来不管,也不知道回国帮汤贞老师的忙,就会在私底下装深情款款:“什么东西啊,装给谁看啊!!”

祁禄站在浴室门边,耳朵贴上去,听着里头没有水声。祁禄握住了门把手,他转了转,没转开。他犹豫了两秒,回忆起今晚。

温心看着祁禄从电话座机下面的抽屉里飞快翻出一把钥匙,然后打开浴室的门就进去了。

浴室地板上到处是水,还有浸湿了的脱下来的衣服。祁禄走到了浴帘后面,隔着这层布,他听到里头有很快的剧烈的深呼吸声,好像有人已经踹不过气了,正在里面压抑着,隐忍着,想独自一个人捱过这一关。

祁禄手碰到浴帘了,却不敢拉开。

他站在原地,就这么听着,过了一会儿,祁禄听着汤贞也没有什么好转的迹象。但祁禄还是退出去了,他把浴室的门从外面关上。

这天夜里,祁禄睡在汤贞卧室门外的行军床上。睡梦中,有人哭泣的声音把他吵醒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