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594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祁禄走进了汤贞的卧室,发现床上并没有人,被窝掀开了。祁禄朝四周看了看,他走向了卧室通往浴室的那扇门,门透着一条缝,是开着的。

浴帘没拉死,汤贞身上穿着睡衣,就这么坐在浴缸里闷着哭。他也许是怕吵醒了祁禄,才躲到里面来,可汤贞哭得实在太厉害了,整片后背都在哆嗦。

祁禄害怕了,他蹲在浴缸外面,抬头看汤贞的脸。啊啊。他嘴里叫着,想引起汤贞的注意。啊!啊啊!他叫他。

汤贞一双泪眼睁着,哭得嘴唇都在抖,在散乱的头发下面不住抽噎着。汤贞低下头,好像连祁禄也不敢见到了。

祁禄这时才留意到汤贞抱住腿的双手里不是空的,而紧紧攥着只手机。

手机屏幕上也湿漉漉的,仿佛落在了雨中。

一通电话正在拨出去。

屏幕暗下来了。

祁禄站在Mattias的休息室门前,心急如焚,等待着那个人的出现。可KAIser的休息室人来人往,就是不见周子轲的踪影。

临录影前十分钟,周子轲姗姗来迟。他手揣在裤兜里,在祁禄焦急的目光中目不斜视地过去了,再没朝他们看过来一眼。

第158章英台11

周子轲站在录影棚里,身上烟味重得吓人。全场的人为了让节目好好录下去,都把他和汤贞远远分开了。周子轲站在主持人阵最左,汤贞站在最右。肖扬一面腹诽这位队长明知道前辈讨厌烟味还要抽烟,一面关注着汤贞老师的状况——开录之前,祁禄找到KAIser几个人,请他们在台上随时看着,随时帮帮忙,因为汤贞老师近来精神头儿很差,休息也不好,可能会出岔子。至于为什么精神头儿差,肖扬左想右想,也只能联想起梁丘云最近回国的事了。

梁丘云老师这次回国宣传,动静依旧是那么大。他现在是国内一线大腕儿了,整个团队都与亚星娱乐半切割出去,回来了,除了第一天与亚星的人吃了顿饭外,也没什么别的交集。肖扬本以为,自己代班了梁丘云老师主持了五年的《罗马在线》,算是接下了一个接力棒,需要和他见个面吃个饭下个保证书什么的,但郭姐也说用不着。“他非常忙。”郭姐还转述了梁丘云老师的原话:“阿贞一直喜欢带孩子。我不在,他自己录也很孤单,让几个孩子陪陪他也挺好的。”

肖扬把《罗马在线》当成前辈们黄金时代传下来的功勋节目,当成自己如今每周都要提前准备很久才不用担心配不上的重要工作。可在梁丘云老师眼里,他们这几个后辈只是“孩子”,只是节目道具,环绕在汤贞老师膝边,好让《罗马在线》的场面不至于那么冷清。

郭姐还说:“明白了吧,他不会回来了。你们接下来就认真地,好好做这份工作吧。”

汤贞老师在台上神情恍惚也就罢了。肖扬发现,连周子轲也变得奇奇怪怪,对着镜头脸臭得要命。肖扬觉得这人实在阴晴不定,骂吧,骂不得,不骂吧,周子轲身为队长站在他身边,是整个团队的重心,肖扬再怎么努力也感觉泄气。

冯导在台下暗示肖扬,眼神往周子轲身上瞥,意思是子轲这次录影到现在又一句话没说了,台下观众已经有些焦躁不安。肖扬心领神会,这一轮采访结束后,他和罗丞很快把气氛炒热,开始了游戏环节。

场上又再次分组,又是肖扬领衔的嘉宾组,还有汤贞领衔的罗马在线组。

说是汤贞老师领衔,其实每次都是由KAIser的队长周子轲走过去,代替形单影只的大前辈参赛。台下坐的都是如今新人王KAIser的歌迷粉丝,没人想看汤贞过多地占据主场,再加上,汤贞的身体确实不再适合。

每次都是周子轲赢——他从不会为了节目效果配合着输给谁。汤贞则主要负责笑,负责在一旁给小周加油,负责在周子轲拿着赢来的小奖品交给他时,对着所有人夸奖小周。

“你去帮汤贞老师啊。”肖扬抬起头,在台上小声催促周子轲。

周子轲站在最左边的那个角落里,对肖扬的话充耳不闻,双手还在裤兜里揣着,仿佛颇没心情参与今天的工作。

肖扬对观众哈哈大笑起来,说为什么周子轲每次都能赢,一定是因为汤贞老师是福星,会给人带来福气:“今天我就要和我们队长换换,诶!我来和汤贞老师一组。”肖扬边说,边拿着话筒走到了汤贞身边,他看着对面的周子轲,对台下观众讲:“你们发现没有!一不和汤贞老师一组这个人就不敢跟我比了!看来制胜的关键还在我们汤贞老师身上!汤贞老师,你今天也要给我加油打气,你不能总是偏心他!”

汤贞今天也从头至尾一句话没讲,但只有很少的人发觉他的异样。

接近几个星期,周子轲每周都按时来工作了,来了又不好好上班,似乎只为了摆脸色给谁看,这个情况让肖扬和罗丞感觉困惑又棘手。

同样的,汤贞老师的状况也几乎没好过。报纸上拍到好几次,深夜的北京,梁丘云同几个企业老板、投资人一块儿喝酒吃饭,汤贞低着头,一直陪在一边帮忙喝酒。甚至还有狗仔拍到汤贞从酒店出来时蹲在路边呕吐的场面,有老板殷勤想把汤贞扶起来,又被汤贞身边的助理劝阻,连狗仔也被那个助理直截了当捂上了镜头。

肖扬隐隐觉得,汤贞老师正在度过一个很煎熬的时期,没有人让他感到放松,只有压抑,只有忧愁、苦痛。而汤贞老师——他是汤贞,他从前不会,以后也不会,把他的那些痛苦、烦恼交给肖扬这些小辈们来替他分担、化解。

肖扬在收工后去了Mattias的休息室,本想和汤贞说上几句话,却发现汤贞老师一直蜷缩在化妆椅里闭着眼睛坐着,似乎很累,录完影,一点力气也没了。

祁禄拿了外套来给汤贞披上,把汤贞努力地扶起来。祁禄看了肖扬一眼,摇头,这是告诉肖扬,不用和汤贞说什么,也许是听不到,也许是说了也没用。

肖扬站在走廊门边,眼瞧着汤贞老师被祁禄扶着下楼。肖扬若有所思,等回过头时,他忽然发觉有什么人一直静悄悄站在他身后不远处,也朝这个方向看去。

“你神经病啊!”肖扬生来怕鬼,就怕那种神出鬼没的人,肖扬没忍住捂着自己心脏对周子轲又来了一句,“吓我一跳!”

祁禄很少对什么人生气。可眼下,他既看不惯周子轲,又对终日里精神恍惚的汤贞恨铁不成钢。

汤贞不是小孩子了,不是那种很容易就会上钩的感情笨蛋。祁禄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见过无数热情的、痴情的、疯狂的追求者和爱慕者,那么多的表白、誓言、承诺、诱惑,汤贞从没有动心过。

汤贞真的不具备人类本身的情感吗。可祁禄有时也发觉,汤贞其实很害怕孤独。特别当生了病以后,汤贞总是一个人坐在家里,捱过长夜漫漫,有时望着窗外照进来的第一缕阳光,汤贞的脸上都会浮现出渴盼。

周子轲在这时出现了。他用很短的时间就俘获了汤贞的心,然后又用更短的时间将他抛弃。

这是一段太危险的,不够稳定的关系,就如同“周子轲”这个人的身份一样——他是周子轲,生来就坐在千千万万人都心知肚明的那个位子上,与他恋爱,那注定只会是镜中花,水中月,是天方夜谭。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