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595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汤贞过去总唱,梦中有梦。汤贞也许真是个傻瓜了,痴人说梦,久久不肯醒。

凌晨一点,祁禄再一次发现汤贞又坐在浴室地板上,靠在马桶呕吐。他去帮汤贞,后知后觉发现汤贞怀里抱着他的手机。汤贞自己的衣服裤脚都湿了,手机却不能碰到水。

“我的手机是不是坏了……”汤贞抬起眼,悄悄问蹲下来的祁禄。

凌晨三点,好不容易换了衣服被祁禄哄上床的汤贞又醒来了,他在被窝里坐着,表情木讷,披头散发。

“小周不接我的电话……”他说,有点不满地按他的手机,似乎是这个手机造成了这一切。

祁禄也用手机和他对话,问他,你对周子轲是认真的吗?

“周子轲和以前你认识的那些人,不像有什么区别。”

汤贞看了祁禄写的邮件,他愣了很久才抬起头——如今他两人交流就是这点不好,汤贞精神越来越难集中,阅读就变得吃力。

“祁禄,”汤贞看着祁禄,声音悄悄小小的,似乎全天底下,只有祁禄是汤贞能够倾诉的对象了,“我想给小周打电话……你说,是不是太晚了?”

祁禄轻轻摇头,他想告诉汤贞别再打了。他看着汤贞满是血丝的眼睛,看汤贞手机里无数失败的拨号记录。汤贞那股疯劲儿一旦上来,根本无法自控。

别说周子轲,就是一个正常的普通人见了汤贞的这一面,恐怕都会接受不了。

“他不值得,”祁禄再一次劝汤贞,他明白,汤贞的疯有源头,“他只是一个纨绔子弟,游戏人间,没有长性。你对他好,他也不会真心对待你!”

汤贞听了,反而摇头了。“小周……不是这样的……”汤贞告诉祁禄,就好像祁禄无缘无故说那个“小周”坏话,冤枉了“小周”,汤贞很着急,辩解道,“他生气了……小周只是生我的气……”

生气?生什么气?仅仅因为生气,就要做到这种地步?你们两个人恋爱,随着性子来,从来不为对方考虑?

祁禄用手势轻轻比划,问汤贞:“他是因为梁丘云最近的事生气?”

祁禄看着汤贞望向他的目光,汤贞呆愣住了,恐怕还把祁禄当作小孩。

到这个周末,汤贞的状况已经差到药物都很难起效果了。祁禄在休息室里陪了他一会儿,感觉汤贞的手哆嗦得握不住,身体冷得怕人。祁禄拿了更多衣服把汤贞裹好,他把浴室的门锁上了,检查附近有没有什么可疑的工具。祁禄出了休息室的门,直奔KAIser那屋的方向,好巧不巧,冯导就站在KAIser休息室门口,正和罗丞几个人说话。

祁禄余光朝屋里面瞥了一眼,他没看到周子轲,但看到烟雾在空中缓慢地浮动。

祁禄猜测,他就算直接对周子轲说什么,周子轲也很难听进去。

冯导被祁禄拉过去了,低头看祁禄写在手机上给他看的话。

“怎么回事……”冯导语塞,问祁禄,“阿贞怎么了?”

祁禄对他摇了摇头,意思是汤贞今天真录不了。冯导急得直嚷嚷:“这嘉宾这都准备好了,所有人都准备开录了,阿贞又怎么啦??”

肖扬在屋里听见了,出来问祁禄:“汤贞老师出什么事了?”

祁禄用手机打字,是他的提议,给了冯导。

冯导这下儿可彻底傻眼了。“我……”也许是祁禄的提议实在太过荒谬,冯导的声调忍不住都抬高了,整条走廊的人都能听见,“云老板?你让我这会儿上哪儿请云老板去?”

祁禄站在KAIser休息室门口,应付着冯导的焦头烂额,余光瞥向了那扇门,他看到周子轲嘴里咬着半根香烟,从休息室里懒洋洋地出来了,阴着张脸,像一头狮子,豺狼当前,不得不去把守住自己的地盘。

他在来来往往的工作人员中走到Mattias休息室门外,把门推开就进去了。

汤贞身上裹得厚厚的,依靠在更衣室里面。周子轲四处看了看,他在化妆台上按灭了自己的烟,然后走到更衣室门口,停下了。

周子轲蹲下去,他吐了一口气,周遭便有了烟味。汤贞湿润的睫毛垂着,睡着了似的,这会儿在层层叠叠的衣裳里咳了两声,把泪眼睁开了。

周子轲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在几个星期前就应该走了,他应该已经彻底看清楚了汤贞这个人,看清了梁丘云在汤贞心里的重要性。当周子轲心软的时候,他是在甘愿做那个没那么重要的弟弟吗,是人们嘴里常说的“备胎”?小周,小周,汤贞真的,有把周子轲当作一个男人来看过吗。

汤贞的眼睛睁大了,傻了似的看周子轲的脸。汤贞在周子轲搂过他的怀抱里颤抖着深呼吸起来,汤贞闭上眼睛,嘴里发出一声又一声呼救似的呜咽。周子轲听着,忍不住搂过汤贞的头按在自己脖子里。

周子轲居然感觉心里难受极了。他又一次在践踏自己的尊严了。好像为了汤贞,周子轲做多少会令别的人瞧不起的事都可以。他明明不要求什么——只要求他爱的那个人,心里也只有他一个,而不是把他当作一个寂寞时的选择,可有可无的。

周子轲不是十八岁时候的他了,他不再那么天真,有那么多耐心,等待着爱的人选择他。

“今天收工以后,”周子轲抱着汤贞的背,突然道,他低下头去,声音里没什么感情的,“你还要再去陪梁丘云吗?”

汤贞抬起头了,湿眼睛一眨不眨地望他。

周子轲说:“那你就跟我回去过夜吧。”

这期《罗马在线》录得时间长,周子轲今天心情似乎比前几期顺畅了不少,在肖扬的起哄下说了几句话,还在游戏环节里再一次赢下了那个小奖品——一个掉了漆的国王棋子。罗丞问冯导,这是不是从冯导儿子玩剩下的玩具里随便捡出来的:“拜托导演,换点好的奖品好不好啦!我们节目组真的有这么穷吗?”

工作人员们纷纷散了。周子轲在地库关上了车门,走到祁禄面前:“汤贞吃的那个药,你还有吗。”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