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00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杂志社的工作人员也议论纷纷,对如今的汤贞评头论足。他们并不在意汤贞。

收工的时候,有杂志社的年轻人问,汤贞老师,你和KAIser很熟吗?

我?还可以。汤贞回答了。他微笑着,总是努力表现得很好。

虽然现在已经没有人在意汤贞的笑容是否标准,态度是否亲切。

如果不是祁禄在旁边扶住了汤贞,也不会有人注意到汤贞因为保持一个姿势站了太久,腿都站不住了。

“你和子轲也熟吗?”那年轻人激动地问,“你们一起主持《罗马在线》是不是每周都见面?”

汤贞愣了愣,笑着摇头:“不是……不是很熟。”

“为什么不熟呀,怎么——”

旁边人说:“你老追着人家汤贞老师问干什么啊,你们家子轲那个脾气,能和谁熟啊?”

停车场的车越来越少,汤贞坐在雪佛兰的后座,被还戴着棒球帽的周子轲搂住了腰,不停地接吻。

“晚饭怎么没接我的电话?”周子轲在汤贞脸颊上咬了一会儿,突然问。

汤贞愣了一会儿,被亲懵了似的,说:“棚里人多……”

“去更衣室接啊。”周子轲不情愿道。

汤贞抬头看他,点头了。

每天早晨把汤贞送走以后,周子轲每隔十几二十分钟就要打电话过来,一有空摸到手机就忍不住发短信,要立刻看到汤贞的回复,收工以后再把汤贞接回来,还在车里,还没回家呢,就忍不住先亲一会儿,先确认和早上送走时是不是一样的。

“……不能在车里……”汤贞忍不住说,省略七。

周子轲知道,汤贞又在害怕他们的踪迹被人发现了。

有的时候,周子轲不明白汤贞到底在害怕什么——若说“偶像”,汤贞现在事业落下来,根本没必要为了这个饭碗再恪守那么多清规戒律,若说是为了“公司”,在KAIser待了这两个多月,周子轲也没感觉亚星公司对汤贞这个大前辈有多少偏爱。

但汤贞就是时时刻刻,担惊受怕。

只有回到周子轲家里的时候,当窗帘都严严实实地拉死了,汤贞才会在这么一个封闭空间里放松下来。汤贞在周子轲家里走来走去,做一些没什么用的家务,或是整理根本整理不清的衣物。汤贞的记性变差了很多,反应也慢,家务也做不好,他也许只是习惯性的,想为小周做些什么。

有时会有些别的人给汤贞打电话,郭小莉,温心,甚至陶锐和肖扬。周子轲好几次从床上下来,忍着被打断的烦躁,去关汤贞那个吵死人的老人手机。

周子轲发觉,过去汤贞身边的那么多朋友——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什么“四大绯闻男友”,都和汤贞的联络越来越少了。省略八。看上去,汤贞终于得到了教训,知道那些曾占据他生命里绝大多数时间的人都是靠不住的。

可周子轲看到汤贞汗津津的脸,他并没有太多的快意。

汤贞洗完了澡,穿着他从家里带过来的真丝睡衣,坐在靠着床头正看汽车杂志的周子轲身边。

周子轲抬起眼,一嗅就嗅到了汤贞头发里那股熟悉的,好闻的洗发水气味。汤贞的头发比以前长了很多,这股香气自然也更明显。

这洗发水为什么不找你代言了。周子轲问。

汤贞回过头,说,不合适就不代言了。

他说这句话时脸上在笑。

“谁觉得不合适?”周子轲追问。

汤贞摇摇头,仿佛听到了孩子气的傻话,不讲。

汤贞十八岁那年写了一首歌,写他想象中的,充满了未知的爱情。

当时为了争取国际日化大厂的合作,公司拿汤贞的这首歌做了交换。

周子轲问,你还会不会唱那个歌。

汤贞转过头,他望着周子轲的脸,从周子轲的嘴唇望到了眉毛,好像从未见过这个年轻人似的。

“我会。”汤贞说。

汤贞现在的歌声不像以前那么有底气,他只是梦呓似的,在周子轲身边哼唱起来,像哼唱一首由别人作的歌。商业社会,歌手将自己的人生注入到作品中,唱给千千万万的信徒和崇拜者。而在许多年以前,人们歌唱,无非是为了对意中人表达自己难诉的心事、衷肠。

眷你似梦,恋你似梦。汤贞唱着那个十八岁当红偶像写的歌,望着小周的脸。

周子轲用吻去揉汤贞的嘴唇,他觉得他尝到了汤贞的心事,尝到一点真的喜欢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