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02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他忘记法语的“你好”要怎么说了。

回到家里,汤贞急急忙忙上楼,他在想他需要听一点法国人的东西,他现在脑子里是干涸的,什么都没有。

电梯门关上的时候,汤贞瞧着眼前封闭的电梯空间,他忽然想起那一双眼睛,在对面不声不响地窥视着他。

祁禄从一旁观察着,看着汤贞忽然手缩了缩,身体站在原地不动。

当天夜里,没有人给汤贞打电话。汤贞坐在床头听了半宿的法文唱片,也没有给任何人打过电话。

第二天下午,就在祁禄猜测着,周子轲会不会又因为报纸上报了梁丘云和汤贞的饭局聚会,而对汤贞发脾气的时候,周子轲从电视台楼下上来了。这次周子轲的目标有点太明确,看都没看KAIser的休息室一眼,略过了祁禄身边,推门进了Mattias的休息室,直接将门从里面反锁了。

汤贞还没换今天主持《罗马在线》的演出服。省略很多。休息室墙壁隔音不佳,毕竟演播厅离得那么近,能很清楚听到工作人员和肖扬几个人在现场调试话筒的声音,甚至还能听到温心在门外与祁禄说话时的笑声。休息室里面倒是没声音,仿佛没人在似的,安静得格外压抑。只有透过对面墙上的化妆镜能看到一个影子,像海上的孤舟。

汤贞看向小周年轻的,还试图隐忍住过多愤怒的脸。省略一些。小周也许并不相信汤贞。他不管汤贞曾经和谁在一起,或是也像这样软弱地面对谁。在《罗马在线》,他要汤贞眼里根本没有第二个人。

《罗马在线》的录制快开始了。冯导从门外问祁禄,汤贞老师在里面吗?怎么还不准备?

周子轲不自觉闭上眼睛了。

他的手撑在沙发边上,周子轲深呼吸了一会儿,又把眼睁开。

汤贞不知什么时候也睁开眼睛了,那双眼睛湿漉漉的,里面唯一只映着周子轲的脸。

第162章英台15

周子轲生性热爱飞驰的速度,爱无拘无束的自由。油门踩得整个地平线都跟着一同震颤了,周子轲也不以为意,他把握着方向盘,外界的风景越模糊,他心里越平静。

可现在周子轲从Mattias的休息室里出来,他在冯导和许多人意外的眼神里,顶着一头汗湿的短发把门在身后关上了。他往演播厅走,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周子轲感觉自己有些失控了。

他不是很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愤怒。似乎情感在周子轲身体里要么被挤压成一颗闷雷,要么就像雨天踩了急刹的超级跑车,被惯性甩出去,飞速漂移。周子轲坐在灯光下,坐在主持人的小沙发里,录制开始前,周子轲翻了翻罗丞给他的台本,抬起头朝台下看了眼。

“子轲!!!我们爱你,子轲!!!!”

炫目的灯牌、鲜花、荧光棒铺满了观众席,周子轲听到她们的声音,脖子上的汗还在细密地沿着脊骨往下淌。

陶锐在耳边问,三哥,你刚才去哪儿了。“郭姐让我们商量一下,找一天再去汤贞老师家,请他给我们上个课。”

周子轲看他,问:“什么课。”

陶锐见周子轲理他,高兴道:“是关于全国巡演的事。”

汤贞被人带过来的时候,周子轲抬起眼看他了。十分钟前走的时候,汤贞还……这会儿汤贞穿着干干净净的演出服,不再是那种略透的被光一照能看到皮肤颜色的白衬衫了,而是很厚实的明黄色的套头文化衫,裤子把两条腿严严实实从腰部一直遮到脚腕,遮到靴子里面。汤贞的头发也披下来了,把脖子两侧全挡住。汤贞从工作人员手里接过了麦克风,眼睛垂下去,脸上很平静。

只有不经意间,与周子轲在台上四目相对的时候,汤贞才有些神情恍惚。在无人察觉时立刻低下头。

整场节目,采访嘉宾的部分全由肖扬和罗丞来完成。肖扬回答嘉宾的提问,说他们KAIser其实说不上感情多好。“我们是一群男士,爷们儿!”肖扬夸张道,对着台下粉丝,还撸起袖子展示右手臂那点纤细的肱二头肌,“每天如胶似漆的不是显得很奇怪吗!”

嘉宾是最近出道的一支少女偶像团体,五个女孩都捂着嘴忍笑,其中一人问肖扬:“你们真的私底下都不常联系吗?不会一起聚会吗?”

“从来不联系,”肖扬立刻回答,他注意到这女孩问他问题时,眼神一直往他身后不经意地瞥,肖扬回头,看到周子轲正在他身边坐着,不知又在思考什么人生,对他们的采访一点兴趣没有,肖扬立刻对那女孩说,“我跟他,那就更不可能有联系了,真的,一点儿联系都没有!!”

满堂爆笑。肖扬越是一遍遍煞有介事地撇清,台上台下的女孩儿们越是起哄,鼓掌。

周子轲多半能猜到她们在笑什么,他目光一转,看到舞台那边,汤贞就坐在易雪松和陶锐中间,汤贞还是那么一副在镜头前努力笑的模样,周子轲眼神挪下去,看到汤贞两条腿并得紧紧的,在人群中显得坐姿特别乖。

周子轲直接开着那辆雪佛兰载汤贞回家,当然是回他的家。车停在红绿灯口的时候,周子轲有好几次想问汤贞,你和梁丘云到底有没有分开,你一边和我保持着这种关系,一边和梁丘云陆陆续续地见面——他不是不要你了吗,你还总去见你这个“哥”干什么?

但到最后,周子轲瞧着窗外沿街的霓虹色彩,只问了句:“我下个月就不在北京了。”

汤贞抬起头,在帽子和口罩的掩护下,看向了周子轲。

帽檐把汤贞的额头都遮住了,只露出口罩上面,藏在阴影里的那一双眼睛。

“这段时间你先别回去了,”周子轲低头说,他声音放轻了,似乎是很温柔的,又不能拒绝,“也别和谁吃饭了,多陪陪我,行吗。”

红灯变绿,周子轲一推档把,车往前走了。

在这条街边,一家粤菜馆子的靠窗位置,有那么一桌子年轻人正在吃饭。

“诶那边儿……”桌边一哥们儿站起来了,他伸脖子瞧窗外,“我怎么看外面那司机,那么像周哥啊?”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