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03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做东的艾文涛正在吃好妹妹给夹的一只芙蓉虾,他满脸笑意,正美滋滋陶醉在温柔乡里,听了这话,艾文涛双眼一睁,扭过头就站起来,朝窗外赶紧看了一眼。

接着一巴掌呼那人后脑勺上。

“你哥可能开一破雪佛兰?”艾文涛问他,险些被吓一大跳。

那哥们儿感觉很冤枉,在一桌子笑声中坐回去了,还有点不甘愿地看着那雪佛兰开走。“那……哥连娱乐圈都能进,有什么事儿干不出来?”

一桌子人更笑了。艾文涛最近恢复单身不久,和眼前这位好妹妹实在有点情投意合的意思,正要吃第二只芙蓉虾呢,对面人问:“涛哥,涛哥,说正经的。周哥这回把他们家把他老子气成这样,就没什么后果?”

艾文涛眼皮都不抬,说:“能有什么后果啊。”

另个人说:“还是人牛逼啊。换成我,早担心被扫地出门了。”

夜深了,房间里没怎么开灯,只有窗外冷白月光,透过窗帘投射进来一条缝隙。周子轲穿着浴袍坐在床边的沙发上,他低下头,刚洗完澡,他有点喘,借着这点月光,他看着汤贞半湿的长头发披在肩上,看着汤贞笨拙的手。

汤贞坐在地毯上,细手腕抬起来。本章省略很多。周子轲在沙发上低下了头来,他先是用手指蹭了蹭汤贞的脸,然后顺着耳朵,撩起汤贞耳边的头发,让汤贞的一整张脸都在眼前抬起来了。周子轲又托住汤贞的后脑勺,这把头发像丝绸似的,缠住了周子轲的手。

“我们以前在日本见到过汤贞老师,”两位从日本来的年轻电影演员说着说着话,突然站起来对汤贞鞠躬,他们又坐下了,很兴奋地讲,“汤贞老师那时候演一部电视剧,《不可思议的王子》,改编自日本的漫画,在日本的电视台播出——”

肖扬几个人“哇哇”惊叹起来,说听说当年在日本的收视成绩也很好。

《罗马在线》节目组在大屏幕上放出了一系列汤贞当年作为Mattias成员赴日发展,登上报纸头版,发行日文专辑,在歌会登台表演等等的照片。

镜头一闪,出现了当年只有十九岁的汤贞青涩的面庞,他在日本几位综艺主持人的对话中不停地笑,回答每一个对方提出的或正经或不正经的问题。当回答到是否喜欢“性欲旺盛”的对象时,汤贞自己先在镜头里笑了一会儿,才认真地说:“我……比较冷感,喜欢工作。”

他的日文太过于规矩了,说什么都显得很郑重其事。“不喜欢SEX,”十九岁的汤贞毫不犹豫地轻声回答,“也不想找喜欢SEX的对象。”

汤贞的眼睛被蒙住了。……

周子轲已经连续第四次在《罗马在线》上直接打断嘉宾关于《花神庙》和汤贞的玩笑了,他看起来实在很严肃,因为他平时不爱讲话,偶尔说一句就容易成了新闻。粉丝们说,子轲是个富家子弟,教养非常好,不爱听到任何低级的玩笑,更别说是关于前辈的了,子轲是最最尊重前辈的人。

Mattias的后台休息室里,汤贞坐在更衣室门里很小的地板上。……

KAIser这次出道巡演从十二月一直持续到一月初才返回北京,这意味着接下来很长时间里,汤贞和周子轲每天都见不到面了。

临行的前一晚,汤贞原本还在写他的法文功课——这一个月里,除了夜里陪小周以外,汤贞白天时连吃饭都在听法文的CD,但是他记忆变差了很多,注意力也难集中,无论怎么用功都不见成效,写字也不时出错。

不过汤贞有他自己慢慢寻找平静的方法。

“汤贞。”小周在卧室里突然叫他了。

汤贞听见了,放下笔,走过去。

周子轲坐在床边,左手拿着一个手机,正在往右手的手机里导入着什么。

导入了一会儿,成功了,周子轲便把左手拿的旧手机关掉,随手丢进了抽屉里。

“你的手机呢?”周子轲突然问他。

汤贞愣了愣。

也许是感觉小周说话的语气突然变得很疏远,让汤贞有点紧张。

周子轲冷静看他:“你是不是把我和你以前的短信都删了。”

汤贞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呆呆看他。

周子轲瞧着汤贞的反应,估计着自己是猜中了。

“我明天就走了,”周子轲抬起眼,看着汤贞的脸,今天的他一下子变得与过去这些日夜里判若两人,“等一个月后我回来,你还会变吗?”

汤贞的头发很长,别在耳朵后面,汤贞站在门边,隔着很远距离,静静地望着小周。

周子轲其实不太喜欢看汤贞……汤贞有一张甜的嘴唇,喜欢唠叨,喜欢笑,喜欢用汤匙尝锅子里还未煮完的饭菜,喜欢念着小周小周两个字,喜欢喘着,在周子轲吻他时发出闷闷的声音。

汤贞喜欢唱歌,喜欢主持节目,喜爱与人聊天,与后辈们说笑,也喜爱演戏,喜爱在观众面前鞠躬,喜欢谢谢每一个人。

汤贞对每一个人都好,对周子轲总显得没有那么特别。所以当汤贞跪坐在地上,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当汤贞……——周子轲似乎就掌握了某种东西,某种可以让汤贞牢牢记住他的东西,某种即使一个月后才回来,汤贞也不得不承认的东西。

周子轲曾经和汤贞在一起的时间最多也不过半年,六月份在巴黎短短地相爱,七月回了国,一切都改变了。

三更半夜,周子轲还是睡不着觉,他睡前把……,结果自己越来越清醒。周子轲索性从卧室里出来抽烟。

汤贞的法文书就在客厅的桌头上放着,周子轲夹着手里的烟,随手掀开了封面,翻了翻汤贞抄写的法文笔记。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