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06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下一章汤汤就不得不做红衣女郎了。小周最后发的短信吧……

第164章英台17

汤贞从中午十点开始等。他穿了件新的毛衣,在沙发上坐着。祁禄得知周子轲今天提前回北京,中午就要过来。他瞧着汤贞状态不错,脸上大约也因为期待,很有些神采,祁禄忙完了自己例行的工作,穿上羽绒服就下班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走,从十一点到十二点,到下午一点、三点、五点……窗外,冬日的太阳越过了窗外,把窗框的影子拖得越来越长,逐渐向西沉去了。

汤贞嘴唇有些干了,这么颤颤的。他等了太久,望着窗外,该喝点水。可汤贞只是这么坐着,坐在小周早晨让他等的地方,一动也不动。

天已经黑透了。无论汤贞多么期盼着天再多亮一会儿,时间真的过了这么久。手机在他腿上一直震,汤贞低头看去,屏幕上显示着祁禄的来电,是提示汤贞看短信的。

“你晚饭也和周子轲一起吃吗?”祁禄在短信里问,“平安夜你们一起过?还用我过去吗?”

汤贞拿起手机,他按下了几位数字,又半途立刻放下了。

小周可能在工作?

飞机落地,在机场跑道上不断滑行。周子轲在酒店就睡了一个早晨了,眼下又在飞机上睡了一个下午。有空姐挨着头等舱的座位唤醒旅客,周子轲把冬季的毯子放到一边,在T恤外面穿上夹克,他没有打火机,只嘴里咬着一根卷烟。有空姐提醒他,机舱外很冷。

舷窗外,北京的天早已黑透了。周子轲下飞机的时候有空姐兴奋地问他是否可以合影。

笑容凝在空姐脸上了,因为周子轲三两步走下去了,头都没抬。

艾文涛开车亲自来接机,兴奋得很。周子轲见了他,脸上也终于有了点笑容。不少保镖跟来了,周子轲坐进了车里。他拿过艾文涛车上的打火机擦出了火,点了烟,第二件事才是拿出手机打开了。

艾文涛在旁边开着车,说吉叔知道你今儿要提前回来,高兴坏了:“今儿可是平安夜!我听说吉叔安排人在家布置了一天——”

周子轲嘴边轻吐出一撇烟来,他低下眼,瞧眼前的手机屏幕。

未接来电正疯一般涌入他的手机,都来自一个叫做“阿贞”的名字。

哪怕在最失控最沉沦的时候,汤贞在周子轲眼前也只是深呼吸着,软发松散,睁着一双泪眼低喘。他身上有太多的克制、冷静,多到多余了。

窗上结了一层薄霜,周子轲坐在车里缓缓地抽烟,听着身边艾文涛在笑,广播里主持人兴奋的腔调,正逢平安夜,北京商圈拥堵,是家人、情侣们相伴欢聚的时刻,四处在播放圣诞祝歌。周子轲并不觉得十分快乐。

艾文涛也有段时间没上山去了。他笑得嘿嘿哈哈的,被吉叔摸着脑袋去瞧吉叔的花园子。入冬了,花儿的护理是个需要用心的活儿。周子轲坐在餐桌边上,有一搭没一搭抽着烟,他时不时抬起眼,瞧对面立着的钟上的时间。

快到夜里七点了,周子轲吃了点儿饭,胃口不怎么好,他瞧着一屋子人在高兴地拆圣诞礼物。艾文涛送给苗婶一把缂丝宫扇,送给吉叔一件翡翠臂搁。吉叔很是意外,这翡翠雕成个竹节的模样,看上头的题字,多半有些年头。周子轲看到吉叔一对笑眉垂下来——这是老人家被孙辈们惦记的时候,由衷露出的喜悦。

吉叔见得多,周子轲记得小时候在他们家练字,书房里好多件臂搁,玉雕竹雕象牙雕的,艾文涛送的这件没什么特别,但确实投其所好。

艾文涛说,这是他哥们儿和他一块儿选的,用心挑的。

周子轲手里夹着烟,看他一眼。

艾文涛冲周子轲笑了笑。

“我先走了。”周子轲站起来。

一家人都意外,苗婶赶紧站起来要拦,他们难得见子轲回来一趟,还以为他会在家里过上一夜——周老爷子又不在家,孩子没理由这就要走。

“过节去啊?”艾文涛低声问他。

周子轲垂下眼了,没说话,把烟在小盅里掐掉了。

山里比山下更冷,周子轲往司机停车的地方走,有冷风顺着夹克往他领子里钻。周子轲抬起眼,瞧冬夜头顶上的星星。

汤贞现在在干什么呢?他想。

还在等他吗?

“汤贞?”他又点了支烟,抽了一口。

电话那边安静了好一会儿,才有个人深呼吸着,害怕地问:“小周?”

“小周”这两个字,每回让汤贞说出来,都像个软绵绵的小钩子,在周子轲心上蹭过来,蹭过去的。

让周子轲恨不得把它给包住了。

周子轲开车,循着点点灯火下山,用手机发了个位置给汤贞。汤贞问,我要现在去吗,周子轲说你想来你就过来吧。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