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08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周子轲走出这试衣间的时候,店外早已人满为患。幸好有安保负责人在门外维持着秩序,还有道安检门禁。

门店经理刻意站远了,这会儿走过来。“先生。”她友善地笑了。

有附近的女顾客掩护着自己的手机镜头,试图对准了周子轲和试衣间的门拍,又被导购阻止。

周子轲真像个顾客,在店里来回看了看,有位上了年纪的导购和经理陪着他,给他介绍,殷勤而热情。周子轲正好瞧见了橱窗内一位高瘦的模特儿,那是个白皮肤亚洲女孩的模样,穿一件红色秋冬羊绒长大衣。大衣厚实,遮到了膝盖下面,双排扣,一根腰带,系出极富女性特征的腰线。

周子轲抬起眼看,这模特儿还做了高高的盘发,头发上斜钩了一只小巧的帽子。

大衣下面是一双长靴,看起来就很严实。

汤贞坐在沙发上,看着眼前这么多盒子。小周手里拿了一把品牌方给的梳子,正从后面托起汤贞的长头发来,沿着汤贞的后脖子往上梳。他的手因为没什么经验,而显得有些笨拙。

头发先绑在一起,绑得高高的。然后再简单盘弄起来。

汤贞抬起眼,看对面镜子里的自己,他看到小周几次调整角度,盘弄好了,丢下梳子和多余的夹子,后退了两步欣赏。

接着小周拿过汤贞手里攥的墨镜,打开镜腿,轻轻架在汤贞的鼻梁上。

“不行。”汤贞摇头,轻声说。

“看不出来。”小周安慰他。

“不行。”汤贞看他,还是摇头。

周子轲抿了抿嘴,只得又拿过了汤贞攥着的口罩,把这么好看的下半张脸和红软的嘴唇也掩在里面。

汤贞手扶着沙发边,换眼前的靴子。以前没这么瘦的时候,汤贞就能穿得进女装,做偶像的,为了在演唱会上逗歌迷开心,谁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汤贞站起来,把手伸进那个红色羊绒大衣的袖子里。小周脸上没什么表情,这会儿从背后抱住了汤贞,他透过镜子,瞧汤贞低头系大衣的扣子。

他没忍住,又低头亲汤贞的头发。

女人的衣服一贯复杂得很。汤贞系了半天,才把腰带系好了。他病了这么久,工作都已经没太有了,还有机会穿这么贵的“戏服”,为了“逗”小周“开心”。

眼下他们正在北京,不是巴黎。小周也当红着,汤贞越想,越觉得很是危险。

小周又搂他,小周喜欢冒险,喜欢不守规矩。也许出道这几个月,小周已经快憋疯了。

周子轲从试衣间里出来,二楼的顾客似乎又变多了,店外更是人山人海,大家像看猴儿似的,要看大明星。周子轲在经理身边付了帐,他听到有人喊“子轲”的名字,终于不是“阿贞”了。

世异时移,似乎这个世界也终于开始围绕着周子轲的喜怒哀乐开始运转。他再也不是可以被随便忽视、遗忘的了。周子轲请经理和导购同他一起进试衣间帮个忙。

门一打开,汤贞在里面瞬间变僵硬了。他本来就反应迟钝,眼下的场面,更是手指都在袖子里缩起来。

周子轲看他站得笔直,想笑,又笑不出来。

品牌方将汤贞原本的衣服收进衣盒,打包给嘉兰天地的人送去停车场。副经理站在门外打量了几眼,确定自己找对了人,确实是子轲的朋友没错。周子轲拉过汤贞的手,起初十指交扣着,后来索性把人搂过来,这么明目张胆地出了门。几乎每个顾客的目光都死死粘在周子轲身上,还有这个盘着头发,用墨镜、口罩紧紧遮住脸,像模特儿一样高,让周子轲都心甘情愿过来当提款机的“红衣女郎”。

嘉兰天地的安保团队在店外维持着秩序。有狗仔公然高举起相机,对准了人气偶像周子轲的脸,还有在传闻中陪周子轲过了好几个月,眼下终于第一次被周子轲带出街的“太子妃”。

“子轲!圣诞快乐!”狗仔们问候他道,“和女朋友出来约会吗??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周子轲没走贵宾电梯,走的是横跨嘉兰塔上空的扶梯,似乎他也很贪图这个节日气氛,他要享受别的有情人一样可以享有的快乐。粉丝们在楼下乱成了一团,顾客们也在楼下抬头望去,他们都听说了,周世友的儿子,KAIser的那个周子轲,来嘉兰塔了。塔顶悬挂着星星、雪花,还有槲寄生的花束。周子轲在扶梯上低下头,和自己“女友”说了几句话,槲寄生游过头顶的时候,他手指一勾摘掉“她”脸上的口罩,忽然就吻“她”。

第165章英台18

当晚,有记者在嘉兰天地对面的另一栋大楼窗外,隔空拍到周子轲带女友在旋转餐厅吃饭的独家画面。照片虽然不清晰,却能看出周子轲与神秘女子几次耳语,举止亲密。九点多钟,周子轲带神秘女友下楼,两人十指紧扣,俨然一副热恋状态,穿过了东塔的前门,他们在人群中走向了那棵色彩斑斓的大圣诞树。

广场上的市民也多,周子轲一旦走入了人群中,就像水滴入海,后面的狗仔想再追上就难了,反倒是占据了斜上方视角的记者能在镜头里准确捕捉到那点鲜明而引人注目的“嘉兰太子妃红”。

没有人知道这个女人是谁,新一波点燃娱乐圈的大新闻正在发生。周子轲圈住他女友的肩膀,没有半点身为“偶像明星”的自觉,两个人在人山人海中,在圣诞树不时变幻的光芒里拥抱着。周子轲一贯在人前桀骜不驯,不苟言笑,什么前辈都不放在眼里,这会儿却几次低下头,和这个把脸藏在他身上,抱着他腰似乎在“撒娇”的女孩儿接吻。

周子轲低下头,他眼里终于能看进去谁了。他把穿着红衣的女友搂在怀里,像任何一个二十一岁的大男孩子一样,一谈起恋爱,全世界别的什么都不管了。

也许是从嘉兰天地里冲出来的狗仔越来越多,周子轲最终还是带人出去了。他们依旧十指紧扣的,穿过夜色中的步行街,往停车场走。有狗仔从对面追截过来,镜头就端在周子轲面前,周子轲瞥了那狗仔一眼,态度显得轻蔑,甚至十分嚣张,不似寻常恋情被撞破的明星。

反倒是太子爷牵着的那位第一次在媒体前曝光的神秘太子妃,一直低着头,很不想被人清楚拍到脸。

嘉兰塔地下停车场里,周子轲打开他那辆京城有名的黑色布加迪威龙的引擎盖,把他女朋友买衣服换下来的衣袋鞋盒塞到行李箱里。看来谁谈恋爱都一样,就是周子轲也免不了要亲自做这种事。“红衣女友”坐进了副驾驶里,还没系好安全带,旁边周子轲也坐进去了。布加迪的前车灯一下子亮起来,照在那些狗仔镜头上的同时,也反照亮了周子轲在车里的脸。

周子轲坐在车里,面无表情瞧着这些总是追在他身后的眼线。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