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09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他似乎想报复谁。可短暂时间里,没人看得透周子轲到底在想什么。

快门声阵阵。这天夜里,全中国成千上亿喜欢周子轲的,憎恨周子轲的,与嘉兰系有关的或无关的,无数普通人都在实时滚动新闻里看到了这张照片:周子轲在车里与神秘女友热吻,出道不足半年,他成为亚星娱乐公司旗下第一个敢于公开曝光恋情的当红明星。

周子轲到底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人们猜测着,争执着,穷尽毕生的想象力,似乎也无法准确描摹出一个画面,来定义“亚洲首富之子”的私人情感生活。当KAIser其他几位成员在辛苦训练,出席发布会,深夜还在继续工作的时候,周子轲正在北京上空的哪一处角落,哪一颗星星的背后——还是连这些星星也像卞思奇一样,在宇宙中寻觅周子轲的踪迹?

手机一直在震,那多半是郭小莉或KAIser的人打来的电话。新闻传得总是这么快,作为当事人,周子轲没工夫给任何解释。Mattias成员,同是亚星娱乐旗下艺人的前辈汤贞,就穿着今晚那件大红色的“罪魁祸首”,省略1。

周子轲有一个月没回家了……,然后庆祝平安夜似的,拿了两个杯子,手握了握冰酒瓶,瓶口落下去,在杯底各倒了点酒。

一堆礼物盒就堆在玄关处,周子轲看了一眼,其中一堆是今晚在嘉兰天地买的东西,另一堆是艾文涛从山上送下来的,吉叔他们给周子轲的圣诞礼物。周子轲走过去,弯下腰,在里面随便翻了翻,看到有个东西露出尖尖的角,从袋子里冒出来。

家里很温暖,根本不用穿外套。省略2,他身体还罩在那件小周买的厚大衣里,脸颊上都是汗。

周子轲很快回来了。

今天一整晚,在嘉兰天地,汤贞实在被吓得失魂落魄。他像个提线木偶,中间很多次都在躲,他害怕这么多人的目光,害怕狗仔的镜头,像在枪林弹雨中。

周子轲靠近了,……,他拉过汤贞的袖口,给他把这件“十恶不赦”的大衣脱下来。

大衣里面,汤贞身上只有件松软的红毛衣,摸着毛线里都是汤贞的体温。……。

周子轲垂下眼,看着汤贞毛衣胸前这金线织出的小狮鬃还有“Zike”几个字。

汤贞看向他的眼神纯洁又无辜,似乎大前辈穿绣着后辈名字的衣服,什么含义都没有。

……

汤贞的眉头不自觉皱起来了,他觉得很痛,可痛又是莫大的幸福,降临在这个夜晚。

没有圣诞歌会的台下观众,没有任何一档直播节目需要汤贞了。那么他应该去哪儿?每逢年过节,每当正常人需要和家人团聚的时候,没有了观众的汤贞,才不得不直面生活中无法忽视的巨大空洞。

如果要汤贞解释,作为前辈,为什么要和正当红的后辈过夜,汤贞给不出一字半句得体的答案。他作为一个艺人,为什么要同小周这样家庭出身的子弟亲热,他也洗脱不掉这其中暗含的指摘。

在过去,“汤贞”曾是那么多人的“偶像”。而现在,只有小周在看他了。他好像就成了小周一个人的“偶像”,像是个玩具。

“偶像”的职责,就是给“观众”带去快乐吗。那汤贞是不是也可以抛下那些负罪感,全身心投入进来……

汤贞坐在床边,汗湿的头发垂下去了。汤贞头上戴了一个大而精致的手工麋鹿角,脚上套了红色的有一圈细白绒毛的圣诞袜。汤贞身上还穿着那件红色毛衣,他的眼睛垂着,不知是因为累还是什么,他嘴唇微张开着喘气。

汤贞抬起胳膊来,又抱小周的脖子。小周无论问什么问题,汤贞都点头。

“今天是不是真把你吓傻了?”小周低下头,闷声道,端详汤贞的神情。

汤贞反应慢,来不及看小周的眼睛。

小周轻声问:“因为等了我一天?”

汤贞抬起眼看他了。

周子轲感觉汤贞两只手心紧紧搂住他的脖子。

在周子轲心里,汤贞大概有生以来从没体会过,在夜里独自等待另一个人出现的那种绝望滋味。

“以后不会了……”周子轲低下头,他汗湿的鼻尖蹭在了汤贞的脸颊上。他不会说软话,不擅长说情话,最多就是这样。

电视里在播放今年的圣诞歌会,从七年前汤贞出道起,亚星娱乐公司就和电视台订下了合作,每年都会输送旗下年轻的当红偶像到舞台上演出。周子轲冲了个澡出来,看到头发湿乎乎的汤贞穿着白色的浴袍,站在电视机前看圣诞歌会。

偶像乐队“木卫二”正在台上演唱自己的经典曲目串烧,屏幕上打出了接下来这首歌的歌名:《波西米亚孩子》。

周子轲甩了甩头,甩掉耳朵里进的水。他瞧着郭小莉到现在还在给他打电话。不就是谈恋爱吗,一点屁事,他接起来了。

“谁让你今天回北京的???”郭小莉的声音立刻从手机听筒里吼了出来,周子轲立刻扭过头把这个手机拿远了,“你回北京干什么!!啊???”

因为周子轲在接电话,所以汤贞把电视机静音了。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很快看到了木卫二唱完歌,骆天天把话筒贴在嘴边,对镜头似笑非笑说了几句话,接着镜头一转,下一秒就是已经站在了花车上的KAIser八个人了。

周子轲眼瞧着电视机,他很意外的样子。

汤贞感觉小周不太开心。不是被郭姐骂了的缘故,而是小周很不喜欢亚星娱乐这种工作环境。他我行我素惯了,现在干什么都要对别人负责,动不动就“对不起”这个,“对不起”那个,郭小莉越骂,小周越是烦得要命。

而且小周确实不知道今晚还有工作——第一次当艺人,任谁都会没经验的。

汤贞进了卧室,把地上的衣裳捡起来,叠好了,又跪到床单上,把那件即使是汤贞也觉得贵得可怕的红羊绒大衣举起来。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