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11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周子轲从外面进来了。肖扬一看见他就有点幸灾乐祸的,罗丞跟在周子轲后面,对汤贞和冯导说:“郭姐已经走了。”

看小周不豫的神色,汤贞猜到,多半是又被郭姐说了什么。

网络上正时兴的嘉兰太子选妃大战还没有结束“海选”,网友的激情正高昂着,除了中国大陆,还要开辟日韩东南亚分会场,意思是觉得周子轲这种级别的富家子弟,认识个把海外女友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汤贞也换上了圣诞老人红彤彤的衣服,他头发束在脑后,被盘起来藏在圣诞帽里,露出下巴和脖子的线条。身边有年轻的工作人员一边帮汤贞戴麦克风设备,一边对着手机小声议论。

“肯定不是……”一个男工作人员说,“我觉得这些东南亚的女明星基本都可以排除了,皮肤颜色就不对!”

“这不一定,有钱人保养得好着呢!”女工作人员说。

“再怎么保养,那皮肤的底子还能改吗?那不是基因决定的吗?”男工作人员说。

“臭老爷们儿什么都不懂还大放厥词,”女工作人员笑起来了,“你知不知道有钱能干什么,别说漂个白皮,我要是有周子轲这么有钱的对象,想怎么变怎么变,你看照片能看出什么啊,大黑天偷拍看肤色啊?我告诉你,看骨架,骨架,懂吗——”

汤贞戴好了麦克风,自己站在舞台边儿上。温心从后台过来,一眼看到汤贞头上的圣诞帽拿下来了,连发型师弄好的头发也散了,遮在脖子上。

温心走过去:“汤贞老师?”

汤贞眉心簇着,好像有些不安,他转过身,一边解圣诞老人红色衣服上的扣子一边说:“温心,我想换个外套穿……”

汤贞的手有点哆嗦。温心虽然不知道怎么了,也忙去后台找服装组问有没有别的衣裳。

整晚直播,汤贞除了开场时站在中间祝福观众,多半时候都退到边边角角去。KAIser几个年轻人在相互采访,做游戏。今天没有别的嘉宾,都是主持人团队自己演出。节目组还为每位主持人准备了礼物,要在镜头前打开。肖扬得到了一只婴儿奶嘴儿,易雪松说这个不错,可以堵上他的嘴。

肖扬虽然表现得非常生气,但在观众们的起哄声中还是笑着自己把奶嘴咬在了嘴里。像是为了报复易雪松,肖扬用咬着的奶嘴的头去顶易雪松的后背。

可爱!可爱!女观众们大声喊道。

每个人都拆礼物。汤贞也拆开节目组给他的,那是一个布偶小熊。编导说,希望这个小熊可以陪在汤贞老师身边。

汤贞把小熊搂在怀里,说了谢谢。肖扬拿掉了奶嘴儿,握着话筒道:“汤贞老师有我们陪啊!你们为什么觉得他还需要玩具熊陪,又不是小学生了——”

罗丞看着他:“你直接说你想要不就完了。”

周子轲是最后一个拆礼物的,多少有点万众瞩目的意思。

今天观众席里举着“周子轲”灯牌的观众还是非常多,看得出来,她们都是早早抢好了门票,从很久以前就开始准备,今天到现场来与子轲共同度过圣诞的。

但昨天夜里周子轲忽然带“神秘红衣女友”出街,恋情曝光,对她们造成了天大的打击。这会儿,她们正一个个表情复杂地望着台上的子轲,笑不是笑,哭不是哭的,似乎只是肌肉的本能让她们还高举着支持他的灯牌。

礼物拆开,里面是一条假胡子。

编导说,子轲年纪轻轻就担任了队长,非常辛苦,我们节目组都盼着,子轲早日成熟。

KAIser其他几位成员多半在练习生时期给前辈伴舞时就扮过圣诞老人了,只有周子轲从没这么打扮过。他确实个头儿太高了,一件圣诞老人的大号外套穿在他身上,扣子也没扣,敞开了,露出里面的白色T恤。他像是去走秀的,不像喜气洋洋要给别人送礼物。

节目组起哄,让扬扬帮子轲把圣诞老人的胡子贴上。

底下观众也闹起来了。有一位女观众喊:“扬扬不给他贴!负心汉!”

坐在前排的,原本死气沉沉浑浑噩噩了一整晚的周子轲粉丝团顿时全都转过了身,她们瞪大了眼睛,一个个站起来,怒发冲冠:“谁啊!哪个脑残喊的!”

台下乱哄哄,台上也闹来闹去的。周子轲皱起眉往后退,他不肯贴这么白痴的胡子,穿个圣诞老人外套就已经是极大的让步了。而且肖扬在镜头前笑得人畜无害作小天使状,一回头看见了周子轲,立刻就是一副看人风筝断不亦快哉的邪恶嘴脸。

周子轲脸色越来越不好看了,他很不愿意被贴这么傻气的东西。肖扬大概也觉得周子轲这人性子奇倔,而且特能装逼,有偶像包袱。眼下又是直播,肖扬不好逼他。

肖扬一扭头举着胡子说:“我觉得吧,给我们队长贴胡子这件事,从辈分儿上讲,必须要我们汤贞老师来才行。”

汤贞本打算一整场都站得距离小周远远的,这会儿却被推到中间。台下观众呼声极为热烈,特别是那一大片举着“周子轲”灯牌和扇子的粉丝们,似乎只要能让肖扬离远点儿,她们什么都支持。

汤贞双手拿着肖扬塞给他的圣诞老人胡子,有点忐忑,怀里的熊也被肖扬抢走了。汤贞抬起头看向小周,发现小周原本低着头,很不情愿,这会儿也抬起眼,瞧了汤贞一眼。

现在正在直播,还是圣诞特别节目。汤贞当偶像艺人当惯了,在台上,他是没有什么喜欢的事,不喜欢的事的,为了观众开心,图个好彩,汤贞是真的什么都愿意做。

但小周不是这样的,小周能作为偶像在这个台上站到现在,就已经是一步步在退让自己的底线了。

周子轲后退了一点,让汤贞走到他面前,KAIser几个成员站在舞台边,因为汤贞背对所有人,所以大家也看不清汤贞老师有没有对子轲说什么。

只见子轲终于不情不愿地垂下了脖子,他俯视汤贞的脸,让汤贞老师从左到右,给他把圣诞老爷爷的白胡子一点一点贴上了。

圣诞节后,北京的气温下降得更厉害了。汤贞每天穿很厚才敢出门。他夜里陪在小周身边,聊天,小声说话,睡前的亲热总会持续上很久。第二天一早小周出门工作,汤贞就戴着厚帽子、厚围巾、厚手套,在祁禄的陪伴下去街上置办年货。不同于很多年前——那时候,汤贞逢年过节都要给那么多前辈后辈同事朋友们买礼物,今年,汤贞隐藏在京城热热闹闹的人群中,脸遮在围巾里,他买了新的被单、床罩,还订做了小周点名要的窗帘。

小周收工回家,把从尤师傅餐厅打包的食物带回来了。他们一起收拾房间,这套冷冷清清的复式公寓,这么多年一直一个人住,汤贞袖子挽起来,看着小周把窗帘架子转下来了,他们站在窗边一起学习怎么换窗帘。汤贞要读说明书,小周却临时自创了新的换窗帘的方法,想法是好的,可惜太不接地气,一直失败,让汤贞拿着说明书一直笑,到最后,小周自己也笑着放弃了。

几只鹤升上去,它们在帘子上轻轻扇动着翅膀。似乎周子轲这个小家给了它们一片新的栖息地。汤贞向后退了几步,抬起眼看它们。房间里的光把汤贞的脸照亮了许多。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