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14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就像“汤贞”在大银幕上有无数的形象、面孔,也许真实的汤贞,真实的人,也都有相互矛盾的灵魂。这或许可以解释周子轲过去面对的一些事实。也许母亲有两个灵魂,也许吉叔有两个灵魂……就连周子轲自己,他有时恨汤贞恨得咬牙切齿,可一瞬间,就像有一只手把他心里的愤怒掏空了。

他再低头看到汤贞时,只剩下不舍,难过,还有心疼。

周子轲不擅长理解情感,这似乎比最复杂的机械都让人没有头绪。

当初,因为忠于自己内心的情感,他留在了亚星娱乐。周子轲发现,情感总是牵引着他,不断朝汤贞的方向靠近。而理智又会提醒他,这个人伤害过你,你应该离他远点儿。

周子轲选择忽略理智,因为理智只会带来痛苦,而情感像是烟草,它虽然有代价,却真正给人以巨大的抚慰。

“你把雪球放在冰箱里干什么。”周子轲问。

汤贞躺在床上,省略1。

今天的汤贞,看起来确实与以往不太一样。是因为终于有光明正大的理由可以在琴房练歌了吗。因为“汤贞”被节目组安排了新的工作,感觉自己有用处了,便恢复了一点元气。

汤贞痴痴傻傻地躺在周子轲身边,省略2。

“歌练得怎么样。”周子轲小声问他。

汤贞抬起头,一张漂亮的脸蛋汗津津的,一双笑眼很疲惫,又满足。

“我还要再练练吧……”汤贞轻声说。

“汤贞。”

“嗯?”

“你有多久没拍过电影了。”

“应该挺久了。”

“怎么不拍了。”

“我记不住台词。”

汤贞回答时也笑着,似乎并不是什么值得在意的事。

汤贞练这首歌练了整整一星期,他很紧张,怕很久没唱了,会出岔子。到《罗马在线》录制的当天,嘉宾的休息室里坐了不少人,冯导过来很头疼地告诉主持人们,说廖制作人临时带了自己厂牌旗下新签的两个新人,说想带着上节目,还说两个新人准备了新歌可以演唱,廖制作人想给他们机会露露面。

肖扬很吃惊:“这也行啊?”

罗丞问冯导:“电视台那边怎么说?”

冯导说,电视台那边没关系,反正是录播,可以再报备,现在就是要调整环节。

肖扬忍不住了:“新人上电视也得按规矩来吧,当他家呢,想来就带来了——”

冯导示意肖扬赶紧闭嘴。这廖全安的厂牌虽然名气不大,但廖全安本人在业内可是一等一的顶尖,这人又是有名的傲慢,只和天王天后合作,出手就是金曲。素来只有廖全安让别人吃瘪的份儿,他可从来不吃亏的。

“我估计,是咱们节目最近收视率实在太高了……”冯导琢磨着,突然“啧”了一声,“我就说呢,廖全安好端端的,他上什么电视啊,他一个制作人突然想上电视,就是想带新人嘛!”

休息室里头格外安静,肖扬垂着眼,没说话,旁边罗丞在翻原本的节目台本。冯导这时问:“子轲呢?他还没来?”

小陶锐在一旁答道:“三哥去汤贞老师的休息室了。”

冯导这时压低了声音:“我们还没有去和阿贞说呢。”

肖扬脸色不太好看,嘟囔:“还说是汤贞老师的朋友,这都什么朋友啊——”

他还想说更多,被易雪松从后面踹了一下膝盖,闭嘴了。

汤贞从Mattias的休息室里走出来了,身后跟着祁禄,还有着急忙慌的冯导。正好嘉宾休息室的门开了条缝,汤贞一进去,顿时停住了脚步。

廖全安坐在沙发上,正和化着妆的两个新人讲节目录制的事情。“……《如梦》这个歌难唱,一会儿到了节目上,记得喊人家汤贞老师,”廖全安低着头,翻手里的乐器杂志,一点没注意外面有人进来,只顾着教育新人,“我最烦你们这一辈儿人的臭毛病,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等你们什么时候写出比《如梦》更红的歌,再——”

“汤贞老师……”有人不自觉喊道。

廖全安一愣,抬起了头。

汤贞站在廖全安这一行人的休息室门口,看眼前这个正在给穿铆钉靴的新人捏腿的青年。

小顾站起来了,他看了看汤贞,看了看冯导。祁禄站在汤贞身后,目光阴沉,也一声不吭地盯着他的脸。

廖全安说:“阿贞。”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