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15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汤贞听到廖全安冷不丁这么叫他,转过头去。

“没看见我。”廖全安说。

“廖老师。”汤贞一下子笑了,又是个很完美的弧度了。

廖全安和汤贞这么多年没见,倒也没怎么生疏。也许这就是他的做人之道——能常年与国内外一线歌手保持合作,他本来就不是普通人。

“冯导和你说了吗。”廖全安问。

汤贞坐在他身边,点了点头。

“咱们都大了,给新人一点儿机会。”廖全安轻描淡写道。

汤贞抬起头,看面前两个站起来了的新人,还有在新人身边,担任助理之一的小顾。

“汤贞老师好。”其中一个新人鞠躬了。

另一个见状,也弯下腰,说:“汤贞老师好!”

“嗳。”汤贞轻声应道。

“汤贞老师,”新人站直了腰,看着汤贞的脸说,“我们之前听顾哥讲起过你的事儿,说你人特别好,希望今天在节目里,您也能多关照关照我们。”

周子轲坐在台上,看着汤贞坐在他身边。要搁在以往,汤贞录《罗马在线》,是从来不坐周子轲身边儿的。汤贞总想着和他“避嫌”。

那两个新人正在台上抱着吉他唱歌。光打在两人身上,让周子轲坐在后面,得以藏匿起来。他转过头,看汤贞失神的侧脸。

“心姐,我怎么看着那个人好眼熟啊?”

“你忘了?是汤贞老师以前的助理——”

“哦对对对!是那个司机大哥?”

“不是,那个司机姓齐,他姓顾,两个都不是好东西,他就是在报纸上出卖汤贞老师隐私的那个——”

周子轲意识到,虽然他每天都和汤贞生活在一起,但汤贞身上发生的很多事,他都不清楚。录制前,肖扬和温心你一句我一句,讨论关于这个助理的事,连罗丞也能从旁边问一句,是不是那个母亲生病了的顾哥。

温心说,什么母亲生病,他当时母亲生病,汤贞老师说了要给他钱的!

罗丞说,心姐,你先别激动。

温心说,我没有激动,姓齐的第一个辞的,汤贞老师对他们那么好,一出事情,那个姓齐的说跑就跑了!我以前就怀疑他们对汤贞老师不忠心,张口闭口云哥云哥的,不知道安的坏心,这个姓顾的后来说是为了给他妈治病换手术钱才接受那个采访,结果胡说八道说的没一句真话!他是助理诶,他没有良心的,所有人都相信他——

周子轲录制前想去廖全安的休息室瞧瞧那个助理。如果是三年前跟在汤贞身边的,他也许有印象。

可廖全安身边的人说,顾哥啊,顾哥他刚刚悄么声儿走啦。

温心和肖扬说,他妈妈后来死啦!接来北京治了好久,转了好几个医院都没治好!姓齐的都转行开起货运公司了,你看他现在,还在给人当助理,也就什么事都不懂的新人敢找他当助理!

两位新人演唱完,台下观众开始鼓掌了。舞台上大灯亮了,周子轲原本还在瞧身边的汤贞,这会儿回过头。他听到汤贞也开始鼓掌了,虽然鼓得毫无生气。周子轲想伸手搂他,可太多人在看他们了。

“今天到底怎么回事啊。”周子轲说。

半夜三点多钟了,汤贞还抱着周子轲的肩膀。

周子轲也搂着他的腰,虽然是深冬时节,但被窝里只有他们两个人,非常温暖。

汤贞也不讲话,把脸贴在周子轲身上,像冬眠的小熊,很需要体温的样子。

“那个助理是谁啊。”周子轲低头说,亲汤贞的脸。

汤贞这会儿抬起眼,回答:“是小顾。”

周子轲看他:“他干什么了?”

汤贞愣了一会儿,轻声道:“小顾他被报社的人骗了。”

周子轲握着汤贞的手,在手里呵护了会儿。手机里弹出天气报告。周子轲穿着那条浅灰色条纹长睡裤掀开被子下了床,他披上了羽绒服,然后让汤贞也下来。汤贞穿的少,都没有裤子,周子轲索性拿过床上的棉被,把汤贞全身这么裹紧,像包着一条厚厚的披风。他带汤贞到阳台上去,借着檐上的灯,看夜半雪落下。

二月初,《罗马在线》例会上敲定了情人节特别企划。节目分成两期,前往外地拍摄——汤贞没有参加例会,也不知这是谁的想法,只有小周在电话里问了一句,问他想去哪里:“你多久没出过门了?”

汤贞确实在北京待了太久,常年闭门不出,他都感到习惯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