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17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谢谢小周……”汤贞再一次抱紧了周子轲的脖子,下巴搭在他肩上,这么轻声诉说。

周子轲起初不动声色。

过了一会儿他说:“谢我什么啊。”

汤贞躺在床上了,省略1。周子轲低头吻他的脸。汤贞眼里一层水光,目光聚焦在小周脸上,凝视小周的脸。

“谢谢小周……”汤贞又说,抬眼看他。

周子轲咬他的耳垂,吻得汤贞的脸歪了一下,好像是痒着了。

“拿什么谢我啊。”周子轲又问。

汤贞把眼神挪回来了。

汤贞抱着小周的脖子,又被周子轲搂抱住了。

“你想要什么?”汤贞自言自语似的,看小周,“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买……”

周子轲突然听着他这么说,笑了。

汤贞太长时间处在一种一无所有的状态里,生命里只有失去,只有还没有开始就会立刻结束的挽回。

他太久没有尝试过给予谁什么东西了。

这反而能让汤贞体会到自己更多的价值。

“我有钱,”周子轲说,“我不缺。”

“我想要什么你都给吗。”周子轲问。

汤贞郑重点头。

“那太多了。”周子轲看着他说。

汤贞很是怕痒,省略2。可他对痛却很迟钝。不知是疼痛的阈值太高,还是汤贞确实十分能忍耐。

小周,小周……汤贞躺在床里,念他的名字,听起来像在吃一勺蜜,甜得人不停抿自己的嘴。

你想要什么,我全都给你。汤贞在被周子轲低头亲吻的时候,这么痴了似的承诺。

郭小莉原先还紧张,汤贞在北京待了这么久,忽然就要去出外景。她担心阿贞会不会被子轲这个顽劣不化的后辈弄得在外地发作。

结果非但没有,汤贞还好好地录了影,把主持人的工作全部都负担了。中途打了几通电话,听声音汤贞也一直是高高兴兴的。

冯导回来说,赞助商给的词儿特多,除了第一天子轲不得不说了一些,剩下的大多是阿贞自己背过的:“最近状态真的不错。”

郭小莉不太敢信,还是看过了粗剪的带子,才当下决定带汤贞再去一趟申大夫的诊所复诊。

三月份,汤贞在家试着对照菜谱煲了一次汤,他没太有信心,过程中一直慢慢在尝,险些烫着了嘴。煲了一下午加一个晚上,才端出来,让小周尝一尝。

郭姐打来电话的时候,汤贞正在桌边铺桌垫,他接起手机,有点支支吾吾的。

小周洗完了澡,头发还没干,坐在旁边用细勺子尝汤。他抬起眼,看汤贞打电话。

“我不去了……”汤贞对手机说,“替我谢谢申……申先生……”

通话结束了。小周问:“什么事?”

汤贞坐在对面,低头把酸甜味道的酱菜摆到小周面前。汤贞说:“郭姐周末要请人吃饭。”

“哦。”小周听到这儿,不再追问,显然对郭小莉的事并没有多少兴趣。

到三月末,汤贞已经能做出外表看着蛮像样的焖饭了,虽然味道还欠缺一些,但小周一口口吃着,也能不知不觉吃完。

汤贞觉得很幸福。他在小周身边坐下,看小周用勺子舀起焖饭里几颗软糯的豌豆,送到他嘴边。

汤贞的味觉早就出问题了,不然不至于好几年都不进厨房去。汤贞含着豌豆,在口中仔细咀嚼。小周看他,他也看小周。汤贞笑了,就好像这不是豌豆,而是某种糖果,叫人心热。

KAIser三月份发了第二张专辑,主打歌《骄之少年》在各种场合不停地放,周子轲坐在演播厅里,眼下的音乐节目正录着,他却频频走神,很是心不在焉。

制作单位计划着收工后攒个饭局,邀请嘉宾KAIser几个小伙子以及《骄之少年》的词曲创作人祖静老师一起吃个饭。肖扬对他们说,周子轲十成有事儿,来不了。节目主持人走到跟前儿,问子轲是不是收工后有事啊。

周子轲往常都不大搭理人,今天走神得厉害,反而抬起眼瞧了瞧对方。“嗯。”他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