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19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今晚的菜是汤贞自己做的,三道凉菜,三道热菜,其中有道清炖蟹粉狮子头,是“小汤席”菜单里的,汤贞头一回试着做。还有道冬瓜盅,搁在方盒子里,还有道青蛤蜊汤,点缀了豆腐丝。看起来汤贞原本想做云丝羹的,但是失败了。

周子轲抬眼看汤贞,汤贞两只手半捧着,贴在一起,手指靠在嘴唇边。汤贞闭上了眼,看着很虔诚。

许了什么愿啊。周子轲问。

汤贞睁开眼睛,隔着烛火看到周子轲的脸,他笑起来了,摇头不讲。

周子轲很少有这种体会,脑子里想的并不是我冷了,我不舒服了,我不开心,我需要你为我做什么。当他隔着桌子看到汤贞仔仔细细舀了一勺奶油,放在嘴边吃的时候,他想的全是,你喜欢吗,你习不习惯这种酸奶油的味道。周子轲拿起手边的刀,一把刀挑起蛋糕上头一串樱桃,放到自己的蛋糕碟里。

他把碟子放到汤贞面前,看着汤贞吃。

汤贞正尝着奶油,小口舔勺子,看来这几年在家养病,有人看管着,他很少有机会这么无遮拦地吃甜食。汤贞抬起眼,愣着看小周。

一直到睡前,汤贞都没有把蛋糕上的樱桃吃完。和汤贞不一样,小周不太爱吃这么甜的东西,所以蛋糕剩了很多。

汤贞一边刷牙,一边回复零星几条生日祝福的短信。他把蛋糕装好,放进冰箱冷藏,又走回卧室,看到小周已经在床上躺着了,在等他。

今天许了什么愿。小周问。

汤贞爬到床里,躺进小周身边的被窝,也不说。

我来的时候你看的什么。小周说。

汤贞说,方老板他们以前录的带子。

你们是不是走到哪儿都要录啊。小周说。

汤贞笑了。

过去那个“汤贞”,生命中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公司是合作方的资本。最多的时候,和汤贞有关的纪录片在一年内发行了十一部,从头到脚都曝光在聚光灯下。

是后来新城影业破产清算,郭小莉担心关于汤贞的太多未公开影像资料流入地下市场,才找了许多人,跑了许多次,把越来越多的东西连“偷”带“抢”地夺回来,汤贞到底是属于亚星娱乐的,也只有亚星会保他一个“善终”。

周子轲有时会忘了,汤贞曾在演员这个行业里,站上过全世界的第一梯队,这是多么了不起的成就。

很不真实。特别当汤贞安静地躺在周子轲怀里,枕着他的手臂,汤贞把脸颊贴在周子轲的睡衣上,闭着眼睛,好像别的都不需要。

汤贞。周子轲说。你有什么愿望吗。

汤贞摇头。

有什么遗憾吗。周子轲低头看他。

汤贞想着。到底是遗憾太少,想不出来,还是遗憾太多,无从选择。

汤贞抬起眼,对周子轲小声道:“林爷今天给我发短信了……”

周子轲想问,谁是林爷。

汤贞苦笑道:“我不知道怎么回复他,就没回……”

“我让他失望极了……”汤贞的声音闷在周子轲的衣服里,搂着周子轲腰的手指也有点颤抖,“我以后再也演不了他的戏了……”

周子轲走在《罗马在线》的后台,日复一日来履行他的工作。他会回忆起几个月前他拖着汤贞在这条走廊上走。他把汤贞按在Mattias休息室的沙发上发泄,让汤贞跪坐在闭塞的更衣室里,被堵着嘴——就像许多年前,曾有人劝他的,子轲,你可以感受更多。

许多工作人员和他打招呼。周子轲今天依旧没去KAIser的休息室,而是径自推开前辈团体Mattias的门。制作单位的人也都习惯了子轲作为队长,次次都要去和汤贞老师面对面讨论很久的事。

休息室的门关上了,没人知道里面正发生什么。

《罗马在线》的观众席里,各路有幸得到门票的歌迷粉丝已经就坐了。KAIser成立短短一年,在中国年轻一辈中的人气已经独占鳌头,没有任何对手了。新成立的KAIser官方后援会北京地区第五分会,前段时间刚刚选票通过了新的会长,卞思奇,这个才十七岁就被其他分会的人讽刺“买官”的小姑娘,眼下正别着刻有“嘉兰塔下的奇奇”字样的名牌,和身边的分会干部们分派任务。

“奇奇!”有人从后排第一时间向她报告,“翁兰那个贱货又去嘉兰塔拍照片了!”

“别管那个弃妇了!”奇奇不耐烦道,手里拿着一张账单,在上面写字。

旁边人也回头道:“子轲就约了那个红衣女一次,这娘们儿还没完没了了。”

奇奇在账单最后一栏写下:汤汤的圆圆,三月,45张,九五折,42750元,会长个人垫付。

“我想问,子轲到底……”后面有小歌迷怯怯问,“到底是不是真和她……”

“二十岁的富家子弟约个炮怎么了??!”奇奇忍不住道,把对方所有的疑问提前堵回去了,“成年人了!正常的生理需求!又不是真谈恋爱!”

那小歌迷被吓回去了。旁边人劝道:“我们要做子轲的歌迷,就不能和别的小偶像粉丝一样眼界那么狭窄。子轲是什么人啊,你觉得他会看上翁兰吗?世友爸爸也不能让她进门啊!”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