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21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我听说《罗马在线》最近收视不错。”梁丘云轻声道。

郭小莉说的话又被他岔开了。“是啊。”

梁丘云笑了:“郭姐捧的新人就是可靠。”

周子轲有种感觉:汤贞把他当个男孩子一样看待,又把他当做男人一样的依赖。有些事譬如工作,他原本是不情愿做的,但不知不觉,就做到了很多。

又由此,慢慢得到更多。

汤贞望着他的眼神有时是赞赏的鼓励的,有时又是憧憬的是依赖的。这似乎是从十八岁那年延伸出的一段全新的关系。在这种关系中,周子轲得到的不再是煎熬、等待、挫败,而是“成就感”,是期待、关怀。

周子轲模模糊糊开始觉得,当初突然决定留在亚星娱乐,也并不完全是错的。他当然清楚这一切有多荒谬,他只是随着心情这样选择了。

早上起来,汤贞会揉着眼睛,跑来跑去想照顾周子轲的衣食起居。夜里收工回家,汤贞会在周子轲的怀抱里紧紧搂住他的脖子,他们会花很长时间来相处,亲热,像所有的有情人一样,紧挨着聊聊天,消磨时间。

周子轲工作时打回去的电话,汤贞每通都会接,发的短信,回复再慢也看得出是仔仔细细回的了。汤贞在家里练歌也好,看书也好,都是摆放在第二位的,一切以周子轲为先。

再过几个月,周子轲就将满二十二周岁了。他不知道同龄人里有几个会在这个年纪和一个人同居上这么久,起码在周子轲的过去是从没见过的。偶尔回一趟大学,参加考试,周围人看他的目光也怪,也许大家也和无数的网友一样,议论着那个新闻中的花花公子,挥金如土,酒池肉林,巡演开到哪儿,艳遇就发生在哪儿。可周子轲过的并不是这些人想象的那种生活。

他正处在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中。

只要是秘密,就不会永远牢不可破。周子轲过了几个月心无旁骛的日子,前几天《罗马在线》开组会,他本打算继续找个外景地,因为汤贞一回北京就成天待在家里。可冯导提起,说梁丘云下个月要回国,又要宣传,要上《罗马在线》。

肖扬看起来十分紧张,问梁丘云老师是要回来主持吗?

冯导笑着,忙说不是:“云老板现在是一线大腕,也是看咱们节目收视率不错,又有些旧情分,才打算来录上一期。”

肖扬反应过来:“就是只做嘉宾?”

就像汤贞的休息室门上永远印着“梁丘云”三个字一样,总有那么几个瞬间,周子轲觉得自己仿佛就是个短租客。在汤贞和《罗马在线》的事情上,他没有那么多的立场。

只有在汤贞身边的时候,周子轲才会短暂地觉得他们的关系是真实的。汤贞得到消息比他还要晚,郭小莉在电话里循循善诱的,要汤贞珍惜这一次的机会:“他在美国待得够久了,国内市场这些年离了新城也一直在重新发展,陆陆续续都有新人冒出来。你好好劝劝他。”

“你高兴吗,你哥要回来了?”周子轲问。

汤贞握着通话结束后的手机,坐在小周腿上,对小周摇头。

“那你就告诉他,让他走。”周子轲盯着汤贞的脸。

汤贞抿了嘴,好像不敢呼吸。

“要不我告诉他?”周子轲问。

汤贞立刻摇头摇得更凶了。

周子轲打算要告诉梁丘云什么呢?好几个小时了,他还无所事事地坐在天台上头抽烟。他似乎有很多想法,只是凭借他对汤贞的了解,对郭小莉和亚星公司的印象,他觉得他不能随随便便就摧毁他们的生活。

他确实是相当随心所欲的,但汤贞就像星球上一株小小的生物,禁不起任何风浪。

浴室的门没锁,汤贞还在洗澡呢。周子轲从外面推开门,想找他,里面一下子涌出一大团热的水雾。

门缝里,浴帘上有一条影子。汤贞就在浴缸边坐着,从浴帘下面能看到他踩在地板上的脚趾,汤贞还在洗他的头发,很安静,洗得也慢,不知又有什么心事。

汤贞夜里又没睡好,短短几个小时,他惊醒了四五次。周子轲抱着他睡,汤贞只要一动,周子轲就会醒,他的手搂在汤贞背上。他不知道汤贞怎么了,问他是不是做了什么噩梦,汤贞也摇头。

汤贞待在周子轲身边,靠在周子轲手能搂住的范围里不动。这让周子轲开始觉得,是不是他也不用想那么多。

第二天一早,郭小莉发来短信,说阿云上午十点的飞机抵达北京。汤贞从床里坐起来,对着手机屏幕愣了好一会儿,才坐起来,下了床,安安静静去衣帽间。

周子轲倚在床头玩手机游戏,只是偶尔听到汤贞换衣服发出的动静,才抬起眼瞧。

已经五月了,汤贞还穿很厚的墨绿色夹克外套。汤贞站在卧室门口,像要和周子轲道别。周子轲说了一句:“他只要回来,你就要这么一刻不离地陪着吗。”

汤贞看着小周,也不说话。

周子轲垂下眼,装作在继续玩游戏的样子。

汤贞出了门,戴上口罩、墨镜,一个人往楼下走,没走两步,汤贞突然摘下墨镜,先用袖子抹了一下眼,又用手指擦墨镜内侧。郭姐短信里说,阿贞你也没什么事,整天闲在家里,你不来,他肯定又问你干什么去了。

汤贞觉得手发冷,戴上墨镜,把手指缩回进袖子里。在梁丘云的面前,除了严格去扮演某个“听话的失败者”,汤贞想不出任何能叫他不起疑心的办法。

他不想去挑战梁丘云的多疑、善变。汤贞走着下楼梯,原本是为了拖延些时间,可越往下走,汤贞越觉得他像要摔下去了一样。

又是电影宣传,又会是一轮轮的酒局。汤贞闭上眼睛,他仿佛已经闻到了那股呕吐后冲天的酒气,他仿佛又听到了那些玩笑,他要如坐针毡地坐上许久,来听梁丘云和主持人们开那些玩笑,Mattias,什么“云贞”,还有《花神庙》。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