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24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周子轲忍不住笑了,有点不屑,放下手机开始开车。

梁丘云五月回国,在国内进行新电影《迷城追踪》的巡回宣传活动,中途出国几次,作为主要演员参与日本和欧洲几个国家的首映仪式。他如此的敬业态度,自然再一次迎来了开门红——《迷城追踪》再破亚洲及北美地区首周末票房纪录。

纷至沓来的影片活动,大多在中国内地举办。梁丘云接受采访时称,在美国拍戏时会一直收到内地粉丝会定期寄去的礼物和信件,知道中国的影迷朋友很想念他,而他也确实离开自己的国家太久了:“我很想念大家,想念我的父母,尤其想念妈妈煮的白粥,只有她才煮得出那个风味。”

“《狼烟》第三部正在剧本筹备阶段,”梁丘云还在采访中透露,“希望‘秦湛’能在明年下半年归来,和观众朋友们见面——”

已经六月了,郭小莉摸汤贞的手,发现还是冰凉的。她带着他往公司里走,梁丘云的团队就等在楼上,正在公司会议室里坐着。

“阿贞,明年就是你和阿云出道十周年了,”郭小莉在汤贞身边小声道,“只有让他待在国内,参加公司的十周年活动,Mattias才能继续走下去。”

汤贞一声不吭,只低着头。

“阿贞?”郭小莉问。

汤贞这时才抬起头,眼神闪烁,好像无法面对郭小莉的期盼。

他到底还是跟着郭小莉上了楼。周围有工作人员避让开他们。郭小莉说:“虽然公司想让他回来,他也确实该回来了。但他现在这个地位,不知到底要什么条件,才能让他同意参加公司的活动。”

汤贞在后面走着,听着郭小莉说:“万一他还是不回来,阿贞,我们明年就要有别的打算……”

郭小莉越想,越觉得对不起阿贞,赶在见到梁丘云之前,她压低了声音:“明年你们两个合约到期,他如果真的彻底走了——”郭小莉边说边回过头,想着绞尽脑汁安慰汤贞两句,却发现汤贞在身后睁大眼睛看她,好像很期待她接下来的话。

第172章英台25

在Mattias的问题上,汤贞一向是紧闭着嘴,一字半句都不多说。郭小莉每回问他有什么想法,他也不讲话,仿佛他只是个木偶,无条件地听从着郭小莉和梁丘云的话,不做任何多一点点的选择。

也许他知道,牵扯着他的引线慢慢会断裂的——不是今年,就是明年,梁丘云已经走得太高太远了,亚星娱乐拴不住他,他也无心留在这破落的小公司,总有一天他会把汤贞完全忽视进他背后的安全区域里,甚至连叫声“阿贞”都不屑于。“汤贞”越是没有价值,也就距离“解脱”越来越近了。到那个时候,他可能才会真的“自由”。

梁丘云的团队和亚星公司方面不断谈判,谈所谓的“Mattias十周年”,谈“梁丘云”个人品牌的运营、定位与未来。汤贞坐在中间,听到身边亚星的员工在深呼吸,压抑怒意,而对面梁丘云个人工作室的团队则趾高气扬,咄咄逼人。汤贞像一个外人,他并不需要出现在这里,他抬起头望向郭小莉,发现郭小莉也在担忧地,心痛地望着他。

到了会议间隙,汤贞已经用长时间的陪伴表达完了他的温驯和配合,他站起来,因为腿麻,膝盖无力,还被郭小莉的秘书搀扶了一下。梁丘云的助理小孟走过来,问了句怎么了,汤贞对他摇了摇头。

汤贞离开了会议室,他一出门,还是不自觉深吸了一口气。呼吸压抑久了,好像连人的心肺也变得孱弱。汤贞往郭小莉的办公室走去,他握好了手里的手机,郭小莉的秘书把办公室里的小卧间打开,在里面稍微铺了铺床。“汤贞老师,”她说,“您进来休息会儿吧。”

汤贞脸色苍白,在床边坐下,抬头对她说:“一会儿如果我不醒,就不用叫我了。”

秘书愣了愣,没明白什么意思:“那您是——”

汤贞对她笑了笑:“到饭点儿也不用叫我,醒了祁禄送我回去。”

“好,我知道了。”秘书说,还到外面去倒了杯水,拿到卧间里来。她瞧汤贞脸上这笑模样,心里猜测汤贞是不是在难受——谁都知道汤贞重情,重义,当年几次三番为了组合和梁丘云的事情回国张罗,现在却要在会议室里坐冷板凳,还要听着梁丘云团队那边话里话外的讽刺和奚落。大家都在一个圈子里工作,再不起眼的艺人也有三分脾气和傲性,可汤贞也不知怎么了,就坐在那里听着,一句怨言也没有。

“汤贞老师,柳暗花明又一村啊。”秘书忍不住,低头对汤贞说道。

汤贞抬头对她笑了,汤贞点点头:“哎。”

秘书心里总觉得,若真是为汤贞老师好,还不如让梁丘云的团队彻底走了算了——Mattias存在一天,汤贞老师就被这么吊着一天,一个人在国内死气沉沉的,根本谈不上有什么发展。每年公司都像番邦小国一样,迎接梁丘云团队的銮驾,除了不断让步,把公司的资源拿出去以安抚梁丘云以外,竟然也没什么别的办法。

这梁丘云也怪。他发展到如今的地步,应该也不需要亚星娱乐给他什么资源了,万邦等几个大公司频频向他抛去橄榄枝,他也一直没什么动作。公司里的人也看不透,这位云老板到底是真想走呢,还是仍旧“顾念旧情”,只是当年在公司过得苦,所以如今一次次地摆谱。

秘书跟在郭小莉身边也有些年头了,她的上司很有主意,难免的也就独断专行。前几任秘书留的时间都不长,就她做的时间久一些。她知道她只是一个小秘书,见识短浅,她也知道她的上司对Mattias的执念有多深——就像汤贞老师曾经带着梁丘云事业腾飞一样,现在郭姐仍期盼着云老板回心转意,能帮扶一下汤贞老师。因为Mattias就是这两个人,从一开始就是这两个人,印在华语流行音乐史上的就是这两个人,一旦散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Mattias真的有那么重要吗?秘书觉得,恐怕全公司只有郭姐一个人觉得它重要。而公司其他领导无非就是想要梁丘云罢了。

当然,她只是一个小小秘书,她没什么见识。

“汤贞老师,好好休息。”她把门从外面关上了。

汤贞坐在床边,坐了好一会儿。大概是听着门外真的没人声儿。汤贞站起来,低头捏着门锁,把门紧紧从里面锁好,为了保险还用手来回推了推。

汤贞合衣躺在了床上。他眼睛睁大了,望头顶天花板上黯淡的灯泡。手机在手里嗡嗡的,震了一下。汤贞脑子里什么都没有,听了这么久的会议,还是空空的。曾经医生告诉他,注意力不能集中是一种疾病的表现,可汤贞却觉得,这也许是身体在保护他的本能,他还挺高兴的。

手机被汤贞按开了,一条短信从里头亮起来。

新信息来自小周:

[什么时候结束啊。]

汤贞从床上侧了个身,于是就把手机屏幕靠得离自己更近了些。他忍不住高兴地又看这几个字,从第一个字看到最后一个,看一横一竖,一撇一捺,看圆圆的有趣的标点,从字看成了像素。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