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25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我不知道,”汤贞用手按着回道,“我在郭姐的办公室里睡觉。”

信息刚发出去,几乎是一秒钟之内就收到了新的回复。

新信息来自小周:

[我也想睡觉。]

新信息来自小周:

[怎么这么幸福啊。]

汤贞很幸福地吃了颗药,然后侧躺在这张小床上,一直痴睡到天黑。

“阿贞什么都没说?”

小卧间外,灯火通明的。隔着薄薄一扇门,有人的声音不断传过来,汤贞在床上翻了个身,他还没有醒透。

“阿贞能说什么?”是个女人的声音,无助无奈,苦口婆心的,“阿贞什么事都为你考虑,体谅你,维护你——”

那个男人笑了。

房间里不像有第三个人。

“我倒希望,他能开口留住你,叫你回来,帮他一把!”比起白日里的公事公办,一旦只有两个人了,气氛倒改变了些,只是仍难掩隔阂和疏远,“可阿贞只会说,你在外面有了更好的发展,不一定非要你回来。”

她声音里酸涩得很,听着痛心,又恨铁不成钢的。

汤贞在被窝里用脸蹭了蹭枕头,他眼睛还没睁开呢。

“郭姐,”那男人道,“你应该明白我为什么不愿意回来。”

“……”女人沉默着。

“当年北京发生了那么大的事,到现在犯人还没抓住,”男人说,“现在所有人都忘了,我还记着。”

“那个犯人早就跑了。”郭小莉说

“我几次想带阿贞去美国,你不同意,”男人说,“那我就只能走了,我留在国内并不安全。”

“你不会也相信那些什么不详不吉利的乱七八糟的鬼话吧?”郭小莉忍不住问。

男人又笑了。他没有做进一步的解释,为什么他觉得他留在国内会不安全——他任由郭小莉去随便猜测和解释。

“方曦和最近怎么样了?”他话锋一转。

汤贞从小床上坐起来了,被子盖在他身上,汤贞努力睁开迷迷糊糊的眼睛,回头望向了那扇小门。

“还是老样子,”郭小莉说,“靠阿贞的积蓄养着。”

男人沉默了一会儿:“现在还出钱养着他呢?”

“这世道,”郭小莉轻声说,“好人就会被拖累,不会有好报。”

“方曦和自己的儿子呢,”男人问,“一直没露面?”

“没有。”

“可我怎么听说,他之前给公司来过电话,说他要找阿贞。”

“你从哪儿听说的?”郭小莉说。

男人笑了。

“有这么回事吗?”他问。

郭小莉无奈道:“一个变态男粉丝,成天想见阿贞,今天说自己是方曦和的儿子,明天说是林汉臣的外甥——”

“然后呢?”男人问。

“留了电话,打回去没有人接,接了也会马上挂断,”郭小莉说,“方遒背着一身债,还有他爹的仇家,跑还来不及,回国找阿贞干什么?你想想也知道不可能。”

“他前几年是不是跑到澳门去了。”男人问。

“和我们有什么关系。”郭小莉轻声道。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