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27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他们的目光有些讶异,但很快又回归了平静。名声在外面听着也只是名声,不像亲临现场,感受这样真切。

不过前辈们也不觉得太奇怪,他们毕竟都是从汤贞的时代走过来的,当年再疯狂的场面也见过了。年年旧,年年新。

周子轲在后头听着那些尖叫声,想的却是些别的事。他听到肖扬继续介绍公司的艺人,压轴才到了Mattias。“Mattias的汤贞老师”在平平无奇的掌声中鞠了个躬,然后就是真正的大牌,肖扬说,今天梁丘云老师从百忙中抽出时间,回到公司,为了和大家一起,度过这个夏天。

梁丘云老师没有头衔,他就是他自己最大的头衔。

依着音乐节的惯例,第一天下午要举行室内篮球赛。周子轲被郭小莉耳提面命,勉强从午睡中被叫出来工作。有不少公司的员工从周子轲身边过去,他们穿一身蓝色不起眼的外套,都兴奋地同他打招呼。

周子轲走进电梯里,睁着双没精神的眼睛,他望着那些工作人员身上的蓝,不知怎么的,还有点羡慕。

当他在亚星这条船上成为一个“隐形人”的时候,他在为自己的“不存在”而愤怒。可当他“存在”了,他是周子轲了,所有的眼睛又都盯着他,没有任何自由可言。

郭小莉还在身边数落他,说别的艺人到了邮轮上都是高高兴兴的,到处走走玩玩,你倒好,来了就是睡觉:“歌迷花那么多钱抽门票上船,就是让你闷在房间睡大觉的!”

周子轲愿意这个时候睡觉,自然有他的理由。在室内篮球馆的更衣室,周子轲换上了他的篮球衫,听到担任临时球队经理的助理小朱在门外和郭小莉在说话,他们说什么,梁丘云老师地位高,工作忙,不参加集体活动。

“天天哥也不来了吗,”小朱着急道,“都这个时候了……”

郭小莉皱了皱眉,似乎一听到“天天”这个名字就觉得十分棘手。

“你打电话给领队,”郭小莉不客气道,“阿云就算了,连阿贞都来现场了,他一个小辈不来像什么样子。”

周子轲换上了准备好的球鞋,穿着篮球背心和篮球裤就出了更衣室。他过去很少做这样的打扮出现在公众视野当中,一下子整个室内篮球馆都疯了。肖扬也换上了篮球衫,正在场边陪汤贞老师说话,手里还练习着运球。上面一群女孩儿忽然间尖叫,吓得肖扬手里的球一下子脱手掉在地上,弹了两下滚出去了。

好巧不巧,滚向了周子轲的方向,被周子轲用手一捞给接住了。

女粉丝们群情激动,从二三四层的观众席上疯狂吼叫,跺脚蹦跳的人实在太多了,感觉楼层都要塌了。肖扬忍不住想塞一会儿耳朵,他皱起眉,转头看了一眼周子轲。其实不用看肖扬也知道,周子轲八成又臭着他那张脸,好像谁都欠他二五八万似的,周子轲对歌迷的尖叫声向来没反应,不像肖扬听见了立马就开心。

“装的什么逼啊……”肖扬忍不住道,话说到一半又停住了。

他才注意到汤贞老师站在他身边,也扭着头,俩眼睛睁大了,正盯着周子轲一眨不眨地瞧。

下一秒,周子轲从对面忽然把那只篮球丢过来,打断了肖扬刚刚冒出来的新奇思路。

肖扬骂骂咧咧,不愿意和周子轲靠近,他去找老罗继续练习运球。周子轲走到肖扬刚刚练习运球的地方,他把肖扬赶跑了,自己捡了个罗丞远程推过来的球仿佛开始寻找手感。

“子轲!!!”

“啊啊啊啊——子轲!!!!”

闪光灯铺天盖地的,尖叫声声嘶力竭。汤贞还站在旁边,看着小周在眼前,在距离他只有一米多远的地方把一颗球仰手投进了篮框。

小周的手大,汤贞从很早以前就知道,大得可以单手捏住球来扣篮。小周的手指又灵巧,可以叠汤贞怎么都学不会的纸飞机,可以在《罗马在线》的游戏环节快速解决一个无可救药的魔方,让越来越多的人笑着感慨,子轲真是个神秘的,神奇的男孩。

从今天上船以来,汤贞一直和助理们待在一起,要么就在房间休息。他没机会和小周这么靠近。

球赛只进行到一半,汤贞就被亚星的工作人员叫去了,据说是去配合“梁丘云老师”的工作。

邮轮上的气氛有些古怪,从开幕式到现在,不少人都在议论Mattias是不是要解散了。梁丘云做了七年的“Mattias队长梁丘云”,忽然专门把头衔去掉,似乎在预示着什么。

人人都观察汤贞,他们口耳相传,说汤贞看起来情绪稳定,没太多问题。周子轲结束了球赛,把队长袖标摘下来交给了旁边人。他在场边站了一会儿,眼睛一直盯着窗外。

凌晨时分,一位穿蓝色外套的亚星工作人员出现在十层走廊的监控画面中,他戴着帽子,从楼梯口上来,看不清楚脸。有一扇房间门打开了,房间里有人穿着睡衣走出来,看他那睡得散乱了的长头发,是汤贞本人。汤贞似乎是临时起床,很想拜托这位工作人员帮忙进房间查看什么。

人走进去,门关上了。汤贞一下子被这位人高马大的“工作人员”紧紧抱住了,“工作人员”低下头,帽子还没摘,搂着汤贞的腰就亲吻他的脸。

他不想当你的队长,让我来当啊。

小周?

如果你没参加过什么组合就好了。

邮轮在海上行驶两天,第三天才上了岛去。上岛第一天夜里就是音乐节的大型舞台,肖扬在后台默默练习开场段子的时候,他喝着水,眼神望见了舞台前面,一排排小练习生正在公司带队老师的指导下,手里抱着会发光的道具帽子,一个个跟着队伍紧张地跑上台阶。

肖扬忽然间意识到,这些孩子今后极有可能是望着他,像当年的自己一样,以前辈为目标成长起来的。

周子轲发完了手机短信,抬头看见肖扬正望着远方傻傻发呆。

“好好背词儿。”周子轲想着汤贞坐在台下还惦记着肖扬的表现。

肖扬回头见是他,差点把嘴里没喝下去的水吐出来:“嚯,还用得着你提醒!”

一晃,四年过去了。肖扬戴好了麦克风走上舞台去,他看到眼前漫山遍野的歌迷,看到努力奔跑着,把自己头顶会发光的帽子彻底融入舞台布景的小练习生们。忽然之间,肖扬又回想到了那个夜晚,回想起他侧过了脸,伸长脖子,他躺在病床上,拼命去看汤贞的背影,一直望着汤贞从医护中心的门外离开。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