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30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汤贞从瓷碗里拿了一颗洗好的草莓,用手指把绿色的小叶片摘掉,拿到镜头后面先给小周吃。汤贞又低头拿起一颗,他靠在流理台边,把草莓安放在已经被他挤好了奶油的蛋糕上。

奶油造型并不完美,但对汤贞来说,他真的进步了很多。

小周又张嘴,吃第二颗被汤贞喂到嘴边的草莓。

Happybirthdayto小周。汤贞笑着,这么小声唱道。

草莓在蛋糕上摆了一个小圈,之所以没有码放完整,因为过程中吃了太多。汤贞靠在厨房窗边,被小周闹起床气似的搂着。窗外不远处是一片沙滩,潮水上涨。相机被搁在了一边。

“我们吃蛋糕吧,”汤贞抬起头对小周说,“一会儿就不好吃了。”

小周并不说话,还把头埋在汤贞脖子里。

“要不然现在许个愿吧。”汤贞说。

“蜡烛都没有,还叫我许愿。”小周佯装生气道。

汤贞很意外:“我昨天买蜡烛了。”

“停电了啊,用掉了。”小周说。

天快暗下来了,海边的人越来越多。来这座小岛的多是度假的人,当地人也习惯了夜夜庆祝,好像有无尽的节日。

“那我现在去买蜡烛,”汤贞的腰还被小周紧紧搂着,他摸了摸小周的头发,就在他的肩膀上,“再过一会儿这里的店要关门了。”

小周还是不动,很懒的样子,只想这么抱着汤贞不撒手。

汤贞转过头去,望向窗外马上要沉进海水里的夕阳。

“小周,你想和我一起去吗。”他继续哄他。

“昨天许过愿了。”小周说。

第175章英台28

汤贞在海边坐着,他低着头,眼看着潮水像是活物一般,轻轻漫过了他的鞋底,漫上了鞋上粘的贝壳。风涌上来的时候,他脸微微抬起来了,眯起眼睛,感觉风掀起他的帽檐,要将他的头发全部吹散。

对汤贞来说,生活越发变得像是梦境了。他抬起头望远方海鸟飞过后留下的阴影,当云层被穿透,便有越来越多太阳的光笼罩下来。身后时不时有游人走过,有孩子咯咯笑着,光着小脚丫在沙滩里绕着圈地奔跑,汤贞用手摸了摸自己脖子上那条细细的带子,带子上的贝壳缝得不牢,这几天下来,又掉下来好几颗,但汤贞出门的时候还是把它戴着了。

哪怕只能戴一星期。

一星期,一开始觉得它好长,现在又开始觉得短得可惜。每天海上的太阳升得早,落得快,时间好像不知不觉就走了,汤贞想让时间慢一点,也不得其法。他和小周手牵着手,两个人在街巷里散步,有的时候清早走过了溪水上的竹桥,等走回来,天就已经开始暗了,连萤火虫都出来了。

小周临早上出门的时候还有些闹起床气,汤贞问他怎么了,他也不讲,吃早点的时候把酱汁沾在手上,索性饭也不吃了。倒是看到汤贞一直戴着那条小羊皮项圈的时候——哪怕贝壳都掉了,汤贞还戴着,小周似乎才眨了眨眼,心情好转了一些。

汤贞前几天有些发热,不知是中暑还是怎么,也许是在北京的家里养病养了太多年,乍一来到南半球的热带岛屿,体温就容易失衡。小周拿了冰桶放在吉普车里,汤贞坐在副驾驶上,和小周一同沿着海边公路兜风。

汤贞有时候想,如果再也不回去就好了。

这么自私的念头,像破开了坚固土壤的种子,不知不觉就在脑子里冒出来了。汤贞不知道它是怎么出现的,也不知道该怎么控制它,意识到的时候,汤贞只能望着窗外长长的海岸线,拼命把这种恐怖的念头忘记。

太阳升在空中的时候,汤贞就在车里躲避高温。他和小周坐在后座,眯着眼睛在一起挨着午睡。不像别的旅客游人,依着地图和计划书,每天行程都排得满满当当。小周只是这么坐着,长时间很安静地在车里搂着汤贞,似乎对他来说,这就是度假的意义。有时候他也把车停在丛林附近的路边,有树遮挡,十分阴凉。小周打开车门,和汤贞一起去稀疏的林间走一走,他们十指紧扣,在林地里坐着聊天,或是拥抱着,没什么目的地接吻。

小周好几次想吻汤贞的脖子,吻得汤贞把下巴抬起来。小周好像很喜欢这条小羊皮项圈,喜欢汤贞戴着它,不摘下来,这说不清是爱的示意,还是有什么更深层的含义。

汤贞隐约觉得,从公司的音乐节结束后,小周似乎心情又有了变化。小周不再提起梁丘云了,好像丝毫不在乎了。从一年前重逢时的那种愤怒、怨怼,到现在,小周好像又变回了许多年前,变回了他们刚在一起时那种直来直往、率真可爱的模样。

小周应该是这样的,应该自由,不拘束,他的一生只会有快乐和幸福,不应该有阴翳、烦恼。

哪怕只是和小周很短暂地待在一起,汤贞也感觉自己沾染上了那种光芒。

他怎么会遇到小周呢。

经历了那么多的痛苦、波折,很多次,汤贞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会遭遇这些人,这些事。现在想来,是因为上天还会让他和小周重逢?

汤贞在沙滩上坐着等,等到潮水都涨到了他的脚边,汤贞还是不动。小周从公路对面走过来了,他手里提着杯果汁,是从路对面临时买的。汤贞转身见到他的身影,伸手摸自己口袋,摸到了那个小药盒。

这个药盒已经陪汤贞度过了四年。

“只有椰汁和柠檬了。”小周说,在汤贞身边蹲下。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