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32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天晴着,没有云,月光在海面上映出了长长一道。海风呼啸,汤贞从口袋里摸出那个小小的药盒,他捏了捏,那药盒材质柔软,光滑的表面经年累月磨出了一道道细纹。

汤贞把它远远地抛进海里了。

小周说,明年过生日,我再陪你来。这让汤贞觉得,他好希望继续生活下去,他开始有很多的期盼,不只是明年三月。

“我不想再吃药了,医生。”他坦诚道。

申大夫看汤贞这情况,也许是知道汤贞一直害怕药物,害怕打针,害怕医院,他似笑非笑的:“你现在的情况,确实可以不用再吃药了。”

汤贞眼睛睁大了,看他。

“但是为了保险起见,我建议你还是听我们的话,”申大夫说,“因为万一再复发,问题会更严重。”

汤贞问:“我还会复发吗?”

申大夫摇了摇头,道:“这个病,说不准的……”

汤贞离开了诊所,还没坐进车里,汤贞就在路边给小周发短信,问小周几点收工,晚餐想吃什么。郭姐已经上车了,在车里叫他,汤贞发完短信才跟上去了。

郭小莉看着汤贞眼睛里一直有笑容,她也高兴,意气风发的。她对汤贞说,最新的收视报告出来了,从今年一月份到现在,《罗马在线》已经蝉联七个月的同时段收视率第一了:“阿贞,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

“什么?”汤贞问。

郭小莉说:“最近打来公司问你档期的制作单位越来越多了。”

汤贞看她。

郭小莉把汤贞的手放在手心里,珍惜地握着。她的宝贝,就算曾经被踩进泥里,蒙了尘土,也迟早会让所有人看到,他是怎样无法被抹灭的一颗明珠。

“坚持下去,阿贞,我们的一切都会回来的。”郭小莉说。

第176章英台29

周子轲旷工七天,包括他的助理齐星在内,没有人知道他去哪里了。照理说首富之子,心血来潮干点什么,这都是常有的事。七天不工作怎么了,七个月不工作日子也是照样过。艾文涛已经有段时间没见过他这亲哥们儿了,之前怎么叫出来吃饭都不答应,连过生日都见不着人影,他左着打电话约,右着发短信催,从七月底愣是催到了十月份,一天半夜,周子轲突然来了个电话,问艾文涛人在哪儿。

艾文涛赶紧出了包间,往卫生间里挤,挤开一路的男男女女:“我还能在哪儿??”

周子轲那边儿倒是安静,好像人在家里,特别养生。

“哥们儿,你最近跑哪儿去了怎么找你都找不着?”艾文涛压低了声音问。

周子轲好像有点心烦,说:“给我捎盒烟来。”

艾文涛心里有点纳闷,他哥们儿这一贯烟不离手的,家里居然能没烟了。司机开车,载专门换了身衣裳喷了香水的小艾总前往城东周子轲的公寓。仔细一琢磨,小艾总也好长时间没去过周子轲住的地方了,无他,这哥们儿专门给他发过短信,叫他别来。

从上幼儿园的时候起,艾文涛就在日常经验中领悟到了与周子轲相处的最大秘诀: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别管,别问,那么他就不会特别去讨厌你了。

艾文涛发了条短信:“哥们儿,我在门口了。”

过了几秒钟,房门从里头打开了。周子轲穿着身睡衣,深灰色细条纹,上衣扣子没好好扣,衣领皱皱巴巴的。“进来吧。”周子轲看了他,眼睛眯着,说完了就往屋里走。

发小儿就是这样。哪怕一年到头只见过一两面,再见也没什么生疏。艾文涛提着手里的烟进来了,另一只手还提着一盒夜宵。

“我还怕你家住着人,不敢直接给你打电话。”艾文涛在玄关换了鞋,他眼神在一双明显比他和周子轲的脚都小的小羊皮拖鞋上顿了一顿,然后挪开了。

我勒个去,还真和人同居了?艾文涛心想。

再往里面走,艾文涛鼻子一嗅,闻到一丝香味。他看到客厅桌子上堆放着乱七八糟的录像带,旁边还有拆开了的饭盒,那饭盒里头的菜几乎吃光了。

艾文涛是知道周子轲有多挑嘴的,好像天生下来就和各路厨子有仇一样。

“有饭啊?我还给你带了点儿饭来。”艾文涛笑道。

周子轲客厅的电视机正按着暂停,艾文涛回头一看,立马吓了一跳。

这画面一看感觉已经是六七年前的了,汤贞正戴着一个黑人爆炸头的头饰,在北京街头伪装外国游客录制整蛊节目。

艾文涛指着汤贞身边那个戴着一头假脏辫儿的大高个子:“诶!这不是梁丘云嘛!”

周子轲低着头进了厨房,拿了两个酒杯出来,头也不抬:“你知道挺多啊。”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