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37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论改装车的手艺,全中国没什么人比得上我们哥俩,”那老板叼着雪茄,笑的时候,嘴唇因为太醉了,麻痹了,时不时有口水喷出来,“当年我们哥几个在北京,我告诉你,什么叫神乎其技,拆了那么多车,硬是凭空拼出一辆来,警察怎么查,都查不着我们那车的源头——”

“大哥,警察查车干什么呀?”旁边女孩儿问。

“他……他事故现场不总得掉点儿零件嘛。”大哥说了两句,闭嘴了,继续玩牌了。

“就凭他回忆的一句北京口音,你就能判断那个犯事儿的人是个北京本地人?”电话里那个男人对方遒笑了,“我告诉你,很多人听见普通话都觉得是北京口音。”

方遒不再看垃圾处理厂了,他瞥了瞥窗外的街道,并没有人偷窥他,他把窗帘拉死。

出租屋里除了一张窄床,一张方桌,唯一大点儿的家具就是一台电脑了。方遒坐在了电脑屏幕前面,屏幕透出的光照亮了他疲惫的瘦削下来的一张方脸。

电脑旁边堆满了各式的文件资料,还有多年来积攒的报纸。报纸最上面一张印着国际大腕梁丘云的大幅照片,介绍着《狼烟》三即将筹拍的新闻,下面一点点的地方有一格小八卦,写的是商界新贵,远腾物流的年轻老板闫飞跃,正在追求早已隐退多年的昔日玉女歌手费梦。

“方遒,你到底打算怎么办,”电话里的男人说道,“警察查了那么多年,到现在还是一点儿证据和线索都没有。”

“你爸当初让你来澳洲跟着我,是想让你自谋生路,不是让你浪费这么多年就为了追查当年那个犯人——”

方遒抬起眼,盯了一会儿电脑屏幕。他回想起今天早晨走之前他在忙什么了,他继续把扫描出来的报纸照片从文件堆里翻出来。

“甘霖大哥,我不是你,我也不是他,”方遒说道,“你能在澳洲忍十年,他能在床上瘫二十年,你们都不是寻常人。但我是,我不在乎钱,也不在乎什么东山再起,我一天找不到凶手,我什么事情都做不了,他毁了我全家,连我妈也被连累病死,我在澳大利亚,什么都做不了,我一定要抓到他,一天抓不到,我睡觉都睡不安稳——”

“方遒,”甘霖在电话里沉着气,试图劝他,“那个凶手具体是谁,真的无关紧要。是林大派遣手底下的人犯的案——”

“我一样不会放过他的,”方遒说,声音听起来麻木不仁的,“我会替大哥报仇。”

甘霖在电话里“啧”了一声,笑了。

“还替我报仇?”甘霖笑道,“你这么无头苍蝇的,不给我和方叔叔惹麻烦就不错了。”

方遒没回答,他点开电脑里扫描进去的那张大幅黑白照片。

“方遒?”甘霖又问,好像怕电话这边的人随时会出事情一样。

“我已经有主意了。”方遒道。

“你在北京待了这么多天,债主估计也快找上门了。你就没想过,万一你出了点事儿,以后谁给你老母亲扫墓,谁照顾方叔叔——”

“方曦和用不着我照顾,”方遒道,“大哥,没有人想要我出事。陈乐山和林大早就拿到他们想要的了,方曦和的案子他们好不容易洗脱了嫌疑,我要是出了人命,只会给他们添麻烦,方曦和的债主也只想问我要钱,杀了我也没用。”

甘霖没说话。

方遒看着眼前的电脑屏幕一点点把画面读取出来了。

“过了五年太平日子,”甘霖说,“你怎么觉得凶手会自己上钩呢?”

方遒盯上了照片里身着华服的男男女女们,昔日新城电影宫的首映大厅里,汤贞正站在评委席的第一排,与周围的贵宾们寒暄。汤贞脸上笑着,那笑容总是友善、谦逊、让人对他生出无尽的好感。方遒忽然想起许多年前,小静坐在车里也对他说:“汤贞真的是个好人。”

“你回了北京,去看过方叔叔了吗。”

“没有。”

“怎么不去。”

“他断了两条腿,不想见我,我也不想见他,”方遒用鼠标快速点击着,对着电脑屏幕忙碌,“反正有汤贞每个月汇过去的一大笔钱养他,我看他日子也差不到哪儿去。”

甘霖诧异地笑了:“汤贞?”

都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汤贞甚至连方曦和的情人都不是,居然一直这么默默接济他到现在。

“到底是真无辜,不知情呢,还是做贼心虚,替人赎罪……”方遒面无表情地念叨,“那一年,发生了那么多事,每一件都能和汤贞扯上关系,汤贞本人却一直失踪……”

“他不是逃到国外去了吗。”

“不会的,”方遒说,斩钉截铁,“汤贞爱管闲事,他什么事都管,不会逃的。他肯定是知道点儿什么。”

汤贞这段时间一直没住在小周的公寓里。他的病情好转了,托《罗马在线》收视率的福,事业也开始有起色,公司给他接了一些工作,从年前陆陆续续排到年后,看起来蒸蒸日上了。汤贞每天夜里工作完,还要回家,听郭姐仔细谈剧本的事。从《梁祝》剧组解散以后,汤贞就再也没接到过一部正式的,像样的戏了,现在有几位导演都把剧本送到公司来,郭小莉激动极了,彻夜把每本剧本都一一看过,写了总结要和汤贞仔细挑选。按道理说汤贞也应该高兴的。

过去他总渴盼着工作机会,可如今坐在郭小莉身边,汤贞却总忍不住抬头看时间。

这天后半夜,郭小莉早就走了,祁禄也在客房里睡熟了。汤贞怕吵醒他,没穿拖鞋,是光着脚走到玄关,给来人打开门的。

小周从外面进来,他戴着棒球帽子、墨镜,穿了件T恤,一见到穿着睡衣的汤贞就把汤贞抱起来了。

汤贞被他抱离了地面,从玄关一路抱到了卧室里。小周连鞋都没换,关上卧室门,踩掉鞋子就。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