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40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赵导过去没怎么和骆天天其人接触过,他一愣。

“他这个人,”骆天天也看着赵导,但他的眼神看起来很不快乐,没多少善意在里面,“你越是想给他的,他可能越不稀罕,但你和他抢,无论多小的东西,他都会死死攥住。”

冯导不知道第多少次从国内打电话来,梁丘云的助理终于把电话交给梁丘云了。正巧又有别的电话切过来,小孟把那条短讯记录在纸上,拿过来给梁丘云看。

梁丘云坐在套房靠窗的沙发上,听着冯导在电话里的哭诉,瞧着纸上那一行字。

“方遒在北京出现了,凌晨两点在万寿百货大楼附近徘徊,还乘出租车去了一趟城南,看起来他还没放弃呢。”

“阿云,《罗马在线》已经在国内蝉联十个月的收视冠军,你不在的这段时间,我和阿贞一直在努力,拼命坚持着,想着你明年会回来,我和阿贞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迎接你了,可现在现成的果实,就要被他们摘走了啊!”

梁丘云把手里的纸条攥起来了,他笑着安慰已经抽噎起来的冯导,说他前一阵子实在太忙,不知道冯导已经着急成这样了:“别怕……”梁丘云想了想,忽然回头看去,骆天天正在他身后打开了一扇门的卧室里光着两条腿,趴在床边正玩呢。

小孟把电脑拿过来。梁丘云成日里忙他的事,很少关注到汤贞这两年在国内具体的动向。他自问十分了解汤贞——生了那么重的病,汤贞能在人前维持一个正常的模样就不错了,拍戏拍什么砸什么,唱歌唱什么跑什么,除了平常躲在家里,汤贞还能去哪儿呢。每次回国见面,汤贞也总是一个病怏怏的样子。

他那个病不好治,如果不是看在Mattias和梁丘云的面子上,汤贞在国内的日子只怕更难过。汤贞早就一无所有了,只是他还心存幻想。

这么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下去,迟早有一天汤贞会认清楚,他早就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汤贞”了,没有方曦和这座靠山,他就只是阿贞,只是那个最简单最单纯的十五岁刚刚来到北京的阿贞,只有哥哥会对阿贞好,阿贞除了哥哥以外什么都没有。他们相依为命,好像是上辈子就注定要相遇的。

“我宣布,《罗马在线》本场的游戏冠军,又又又又又是子轲和汤贞老师!”

“汤贞老师!你不要嫌弃我们节目组的礼品啊!打开看一看啦!不然我们拍不下去啦!”

在梁丘云眼里,一次次受伤,流血,都无法磨灭掉汤贞想要逃离的渴望。那也许就只有时间,只有外界的残酷,只有那种很难痊愈的疾病,能让汤贞彻底软弱下来。

眼前的屏幕里,镜头拉近了。汤贞低头笑着看他手里简陋的礼品盒,他抬起脸的时候耳边的长头发落下来了。尽管遮挡住了一小半脸,汤贞眼里仍然有灿烂的光,汤贞连佯装生气时都忍不住笑。梁丘云不在身边,他便被年轻的后辈们紧紧围绕着。汤贞和旁边那个淡金色头发的肖扬讲话,一边讲一边用手把耳边的头发别到耳后去。汤贞朝最近的镜头望了一眼,梁丘云一下子察觉到,汤贞正在在意他自己的形象,汤贞和肖扬你来我往地说话,对答如流。

并不像在他身边时那样,僵硬,麻木,端着不自然的笑容,像一只容易受惊的兔。

周子轲今天早晨怎么打汤贞的电话都打不通,占线。他下了车,几乎是用闯的进了亚星娱乐公司里来。

“他不同意改版?”

“他肯定不同意啊,”电梯后面的角落里站了两个女职员,正说话,“要按郭姐的说法,改了以后Mattias就和《罗马在线》彻底没有关系了。你想想Mattias现在还靠什么维系啊,梁丘云以后还有可能回来吗?汤贞等了多少年啊?”

周子轲上楼去了,他想起昨天汤贞在和他接吻的时候,在最动情的时候小声小气地问,小周,为什么突然想改版?

“你不想改版吗?”周子轲这样问他。

汤贞说:“我以为KAIser要去日本。”

秘书挡着周子轲,说郭姐不在办公室里,周子轲还是闯进去了。

办公室里没有人,周子轲看了一圈,看见郭小莉办公桌上放着一本冯导写的什么自传。

秘书手里还握着电话筒,不知是谁打电话过来的。周子轲看了一眼电话机,问她:“是不是说《罗马在线》的?”

秘书结结巴巴,用手捂着话筒,像是被周子轲突然出现的样子吓到了。子轲那眼神瞪着人的时候,真的很有威慑力。“是……是电视台说要为云老板拍摄系列纪录片的事……”

这天早晨,祁禄听到汤贞的手机铃声在响,但一直没有人接。他推开卧室的门,看到床上的被子掀起来了,可汤贞并不在床上。

手机在床头响个不停,祁禄拿起来,看到来电显示是“云哥”的电话。

祁禄叫了一声,嗓子里发出干哑的声音,他看向四周,见不到汤贞的踪影。

周围寂静的,好像根本没有人昨夜睡在这里。祁禄安静下来,他屏住呼吸,他虽然不会说话了,但他有自己的洞察力。

汤贞再怎么躲藏,再怎么试图捂住口鼻,也无法控制颤抖的呼吸声泄漏出来。衣柜门被从外面打开的时候,汤贞恐惧地抬起眼,看到祁禄的一瞬间,他两行眼泪忽然从眼眶里淌下来了。

祁禄看着汤贞白天一直在家里呆坐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因为梁丘云的电话一直打过来,莫名其妙,像个催命符一样。汤贞躲到客房里去。

中途祁禄倒水给他,让他吃药。汤贞有点慌张似的,药也不吃,说,祁禄,你的手机借给我用一下。

祁禄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等把手机拿过来。汤贞握着手机,又反复犹豫,不敢动作。

祁禄是从练习生时代起就认识汤贞的。他印象里的那个汤贞,做什么事都当机立断,无论公司有了什么麻烦,有多大的麻烦,只要找到汤贞,汤贞就会立刻想到办法,没有办法也会去找办法。汤贞挂在嘴边的话经常是“好”“行”“别着急”“交给我”……然后汤贞就离开了,坐着小齐和小顾开的车,离开了祁禄、郭小莉、梁丘云,和所有亚星娱乐人的视野。

而现在,汤贞坐在原地,长长的头发垂在胸前,到底是犹豫不决,还是已经开始提前害怕结果,汤贞的手指把手机越攥越紧。

郭小莉给祁禄发短信来,问阿贞是不是在家:“打不通他的电话,我和子轲在电视台争取改版的事,不知道电视台这边收到什么消息,又在拖延。阿贞怎么样了,他还在睡吗?”

郭小莉说:“你让阿贞醒了就给我打个电话,和电视台的人说一说,他到底同不同意改版。”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