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42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新信息来自周子轲:

[汤贞在哪儿。]

新信息来自周子轲:

[为什么关机不接电话?]

新信息来自周子轲:

[你和汤贞在一起吗,你们在哪儿?]

新信息来自周子轲:

[快回复我。]

祁禄只是看着屏幕上不断弹出的信号,也能感觉到周子轲的焦急。他想到那个年轻人冷漠的不可一世的脸,那个傲慢的从小被人宠爱到大的样子,很难把他和眼前这个疯狂的来信人联系到一起。

“汤贞在吃饭……”祁禄用手机回道,他的手指在屏幕上顿了顿。

祁禄回头看包房的门,能听到里面推杯换盏的声音,好几个人的声音在鼓掌起哄道:“汤贞老师,千杯不醉的功力从未倒退啊——”

汤贞正在经历的,祁禄不知道,汤贞会想让周子轲那小子了解吗。

周子轲也的确太难沟通。祁禄生怕自己说错一句话,都会引起这两个正在冷战的人更深一层的误解。

“他在外吃饭,”祁禄回道,“吃完了他会给你回电话的。”

周子轲几乎是瞬间回复。

“他在哪里吃饭。”

祁禄觉得更头痛了,周子轲是个难以用常理去揣测的人。这句话就好像周子轲下一秒就会追上门来一样。

包间里坐的可不仅仅是亚星娱乐的人,还有制作组的人,电视台的人。周子轲万一真做出什么,祁禄觉得不止汤贞,太多人就要疯掉了。“应该就快吃完了,”祁禄回复他,“你等等吧。”

夜里九点多钟,一辆二手香槟色起亚跟在酒水运输车后面,停进了厨房后面角落里狭窄的停车位中间。

驾驶车门打开,一个男人下了车来。他穿一身不太合身的西装,老式垫肩显得整个人的轮廓生硬笨拙。锁了车以后,他从西装口袋拿出一只方框眼镜,边走边戴在脸上。没剪的刘海垂下来了,和镜框、胡渣一起,模糊了他的脸给人的第一印象。

他刻意没走前门,不确定有没有记者蹲在那里。他沿着楼梯上楼,目不斜视的,往来的酒店服务人员看到他,也多半以为是外地来的老板,看着邋遢,身上的旧西装还蛮值钱。

像汤贞、梁丘云这种级别的名人来酒店吃饭,不可能有服务人员不激动。男人上到了二楼上面的楼梯,还没走上去呢,就听到了有女服务员在惊呼“小云哥”三个字。

再然后是三楼走廊上传出来的呼声。

“小祁……小祁快点过来!汤贞老师喝多了,差点吐里面,你赶紧赶紧的,带他出去——”

“冯导,你小心点!”有女人叫道,“汤贞老师真要吐你身上了!”

那个“冯导”对走廊这边喊:“服务员!服务员!你们这洗手间怎么走啊?你们带这个小兄弟过去,快点!”

两位服务员在前面带路,祁禄半扛半抱起汤贞,努力往洗手间走。汤贞腿软得早已站不住了,整个人都靠在祁禄身上。被灌了太多酒的嘴唇鲜红的,非常湿润,他身上酒精味儿浓烈刺鼻,以至于男人沿着楼梯走上来,只是走在汤贞走过的走廊后面,都能闻到那股味道。

很多年前,他也曾在父亲的望仙楼里见过这样的汤贞。那时他实在不明白,汤贞长得这么好,才华横溢,看着人品也正直,为什么要陪方曦和那样污秽的人长时间待在酒局里。

后来望仙楼被查封了。他去了澳门,去了雅加达……他不再是方曦和的公子了,他隐姓埋名,不断混迹印尼的赌场酒场,为了时刻保持清醒,免去麻烦,捕捉到消息,他不得不一次次地喝醉,又或者一次次地装醉。

祁禄从洗手间里着急出来了,男人急忙躲进最近的门缝里,险些被他看到了。祁禄找附近的服务人员要了杯水,端着纸杯急忙回洗手间里去了。

汤贞似乎已经呕吐完了,洗手间水龙头打开,汤贞头发长的,趴在洗手池边洗自己的手,然后一下一下抹干净自己的嘴角,还有脸。

汤贞还是这样爱干净,几乎没怎么改变。男人站在门外,听到汤贞用喘息一样轻的声音在洗手间里对祁禄说:“我要回家,我想现在回家……”

原来是金蝉脱壳之计。

他已经站在洗手间外面了,周围没有别人,眼见了汤贞和助理的脚步声离门越来越近,他一步站出去了。

他紧紧盯住了汤贞的脸。

汤贞脸上还是一副醉态,脸颊染着潮红。那助理几乎是立刻就把汤贞挡在身后,一脸警惕,把他这个陌生人完全隔开了。

“汤贞老师,”他听到自己的声音,拘谨的,又实在难掩激动,这激动并不完全是假装的,“真的是你?我是方遒,你还记得我吗?我父亲是你的朋友。”

汤贞那双醉眼睁开了,他望向了他的脸,手也不知怎么的,被他紧紧攥住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