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48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汤贞嘴角有血,闭着眼睛,像随时还要再挨一巴掌了。

“你以后还想见方遒吗?”梁丘云看汤贞的脸。

汤贞没有讲话。

“没关系,以后想见也见不到了。”梁丘云格外平静,好像他的话里丝毫没有其他的深意。

汤贞抬起头,一动不动看他。

夜深了,周子轲开着车在城区里转,漫无目的。他想上高速公路,可护城河路段封锁了,很多警察在前面,后面又有跟上来的车,交通堵色。周子轲坐在驾驶座里等了几分钟,索性打开车门下了车。眼前就是护城河在月色下泛白的河面,周子轲坐在路灯底下低头抽他的闷烟。

周子轲不明白,他一个星期前还好好的日子,好好的生活,怎么会突然就变成这样。

“怎么这个时候封路?”有司机在周子轲对面的马路牙子上问道。

“还不知道呢,都出人命了!有个司机连车带人被撞进河里了!现在车捞上来了,那司机的尸体没影了,捞不着了!”

周子轲低着头,紧咬着他嘴里的烟。事实上他不可能期望梁丘云一辈子都不回来,梁丘云总会回来的,只是周子轲不肯承认。

“小周,你快走,你从楼上走,不要让他看到你——”

现在回想起汤贞这句话,周子轲忽然明白了他其实一直是不能见人的那个,他是个外来的人。无论周子轲多么自以为被爱,被喜欢,每当真正需要选择的时候,他总是会被放弃。无论是汤贞,还是别的什么人,没有例外。

凌晨时分,周子轲低头把手里吸了一半的烟头丢进烟盒里,他把最后一支也抽完了。十一月底,马上就是冬天了。周子轲站起来,摸了车钥匙走回到车边,他拉开车门,坐进车里去。慢慢往后倒车的时候,周子轲已经很冷静了,他应该回去看看汤贞。

这不是周子轲想要的结果。无论他多么不甘,不情愿,他也不希望和汤贞之间的结局是这样的。

汤贞的房门紧锁。周子轲站在门前,反复试自己的指纹。每次门锁发出“滴”的一声,又立刻锁死了。汤贞告诉过他,他是一级权限。周子轲抬起头,意识到是汤贞从里面把门反锁上了。

“汤贞,”周子轲问门里,“汤贞?”

第181章英台34

周子轲陆陆续续又来过了几次,每次都敲不开汤贞的家门,电话打不通,短信也没回音。公司没有人见过他,除了周子轲,好像根本没有人在意这个不常在公司露面的病人已经消失许多天了。梁丘云回国,骆天天加盟《罗马在线》,KAIser即将前往日本……这一系列突发事件打乱了公司所有人的节奏。周子轲站在汤贞楼下,给温心打了个电话。温心说,汤贞老师正在家里睡觉:“他每天都有回我的短信呀。我去了他家几次,门是锁了进不去呢,不过他说他在家里睡觉。他最近情况一直挺好的,应该没有事。我?我在医院照顾祁禄。祁禄住院了……没什么大事,他和路上和劫匪打架,受了伤,不敢告诉他爸爸妈妈,只好我去照顾他了,汤贞老师也让我好好陪着祁禄,”温心说完了,又纳闷道,“子轲你……怎么突然问起汤贞老师的事?你有事要找他吗?”

没有人觉得周子轲需要关心汤贞的安危。连梁丘云都一如往常开始了国内的工作,天天上着电视,占着报纸版头,也没过来关心汤贞什么。周子轲站在那扇门外,说不清这担忧是与他无关,还是其实只是他一厢情愿的负罪感和不甘心。

十八岁生日的隔天早晨,他曾在这里用力踹向这一扇门。

而现在,周子轲再一次站在这扇门外。他没有什么怒火了。汤贞像团破布,任他欺负,眼神失焦,满面泪痕。他总觉得他给予汤贞的是爱,但爱会让人变成这样吗。

仍然是这一扇门,时隔这么多年,蒙在他的面前。

“汤贞?”他不抱希望了,还是问门里,“你在不在?”

新闻上并不会报道周子轲真正关心的事——他的生活再如何天翻地覆,所有缘起、缘灭也都是隐秘的,是不为人知的。《罗马在线》在暂停了一期后,即将开始新版本的录制。KAIser全体成员却要踏上前往日本东京的行程。周子轲空着手出现在贵宾候机室的时候,包括日方合作团队在内的所有工作人员都大松了一口气,甚至激动地当场欢呼起来。

周子轲不想去日本,他的立场从没改变,所以肖扬和罗丞也不知道他怎么就来了,还什么行李都没带,好像一觉睡醒,想过来就过来了。周子轲坐在沙发里,拿过桌头的报纸来看,报纸头版仍然是社会新闻,什么东护城河车祸案,受害者失踪不知下落,打捞了不知多少天。

周子轲往后连翻了好几页,也没看到汤贞的名字。

陶锐坐得距离周子轲近些,这个时候了,陶锐还在听着耳机傻傻练他的日语发音。而在对面,罗丞已经能用较为流利的日文和媒体记者直接对话了。

“和汤贞老师合作这一年多,我们在各方面都成长了很多,”罗丞对那位记者讲,“很遗憾不能继续参与《罗马在线》的录制,但是梁丘云老师回来,Mattias重归完整,对《罗马在线》来说才真正是最好的结果。我们也很为汤贞老师高兴。”

周子轲双手揣在棒球夹克衫的口袋里。北京,寒冬腊月,他还只用一件夹克当作御寒的外套。登机之前,周子轲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来。

每天都给汤贞发那么多信息,汤贞从没回复过。

周子轲又打了几行字,慢慢又删掉,只剩最后五个方块字。看着“我去日本了”的信息发送出去之后,周子轲把手机揣回口袋里,他觉得这也许就是结束了。

祝英台没有等到他的梁山伯,但汤贞等来了。哪怕是在日本,报纸上也时不时有这样的海外新闻标题。汤贞当年在日本红极一时,无论是《丰年》的日本首映式,还是《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演出现场,都足以窥见他昔日在亚洲的声望。

近几年汤贞的作品越来越少了,可跌宕叵测的人生经历,让他自己本身也像一部作品了。

而梁丘云——他就像那个“梁兄”一样,注定是这部作品最浓墨重彩的部分。

春末时节,金阁寺附近的樱花开了。肖扬几个人应制作单位的邀请,前往人山人海的游人地录制赏樱节目。周子轲形单影只,戴着帽子,坐在电车上翻阅一本日本娱乐周刊。

那上面是一张照片,夹在《罗马在线》收视下滑与《狼烟三》正在拍摄的报道中,照片说明是,梁丘云坐拥“大小汤贞”,称很容易分得清楚二人。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