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653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阿贞,中途有什么不舒服的,有人在门外站着,告诉他们。”朱塞用钥匙打开了面前这扇常年紧闭的,没有编号的包厢门,他问汤贞:“以前来过这儿吗?”

汤贞对他慢慢摇头。

朱塞笑了。

曾几何时,汤贞是嘉兰剧院连续三年最最炙手可热的年度明星,海内外的观众们挤破了门,就为了购得那么一张在手中飞扬的门票。可汤贞自己呢,竟因为工作太过繁忙,从来没上嘉兰剧院最好的座位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看过一场好戏。

过去林导总说,偶像工作毁掉了小汤,在最好的年纪挤占了小汤所有的精力和时间。朱塞觉得这说法也不无道理。

“子轲,”他抬头对周子轲说,“我还有事,你们慢慢看。”

包厢门从外面关上了。汤贞被小周握着肩膀,在沙发座位的右侧坐下了。汤贞过去只从台下望上来过,并不清楚坐在包厢里往下望的感觉。他自小看戏,也是在老香城大剧院观众席的第一排伸着脖子看得最多。小周在他身边坐下了,忽略过包厢里的茶点、花饰,从沙发边镶嵌进扶手的隐形储物盒里拿了一支观剧镜出来,打开盖子,擦了一擦,他的右手绕过了汤贞的肩膀,这么把这支小观剧镜举在了汤贞眼前。

汤贞原本愣愣望着台下大幕还未拉开的舞台,观众们影子也小,陆陆续续在楼下入座。观剧镜一到眼前,忽然间汤贞就清楚看到了幕布的一条条纹路,看到幕布的缝隙里,有剧团布景人员的人影在后面闪过。

汤贞双手扶住眼前的观剧镜,他回过头看小周。

小周瞧着他的脸,这时低声问:“还难受吗?”

汤贞眼睛眨了眨,好像没听懂。

小周低下头,手心捂在汤贞穿着长裤的大腿上,给他揉捏了几下。

汤贞脸很红的举起观剧镜挡在眼睛上,隔着镜片看小周的脸。

看完戏回到家,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钟了。汤贞出了电梯,马上进家门了,还在看手里的戏剧展宣传册。周子轲看他好像真的很开心,好几天没怎么走动,今天出门看个戏,看得格外入迷。周子轲打开家门,看汤贞进屋换鞋,正巧汤贞手机响了,周子轲抬起头,看着汤贞手忙脚乱把手机找出来,汤贞抬头看了看小周的脸,犹豫地按下屏幕上那个稍显陌生的接听键。

是郭小莉打来的电话,大概是他们两个最近几天一直没出门,一出门就去了嘉兰剧院的开幕式,也没知会公司,让郭小莉心焦得很。

汤贞讲完了电话,去了卧室换衣服,小周拉着他检查教给他的新手机用法。汤贞被小周从背后搂着,他双手握着小周给他买的手机,先给小周的十一位数字号码打了一个电话,用通讯录上小周的链接又打了一个,最后用紧急拨号的方式又打给小周。

小周搂他,低头亲他的脸。汤贞也自然而然地仰起脖子,好像身体里的一种本能,引导着他去寻找小周,靠近小周,在小周身边获得安心的能量。

这几天来,汤贞似乎时时刻刻都能听到小周的呼吸声,感受小周的心跳声。开始有省略。汤贞时不时哭泣,眼泪流下来,被小周用大拇指擦掉,被小周安慰着低头吻掉。汤贞感觉他和小周在慢慢地合而为一,仿佛他生来就存在的,随着时间而无止境扩大的缺憾,就是为了遇到小周才存在的。

过去所有的痛苦,在这一切面前也越发显得微不足道,是不值得汤贞想起的。一连几个清晨,汤贞坐在床上,裹着被子望向了窗外。他觉得他已经达到了幸福的顶点,不再害怕爱情的结束了——如果有一天,爱情真的结束,只要小周好好的,很健康,很快乐,汤贞便也觉得快乐,了无遗憾。他对这里没有别的留恋。

床头放着一瓶电解质饮料,今早拆开喝了一半,剩下的没动。小周搂着汤贞,着迷似的吻他。

汤贞还是很虚弱。小周低头瞧他的脸,有时想起的是他们过去的回忆,想起《花神庙》《梁祝》《罗兰》《丰年》……想起巴黎,想起白色一望无际柔软的沙滩。可也有时候,他会回想起那张照片。

想起汤贞曾孤身一人躺在这张床上,就在这张床上,身上盖了毯子,手边是散落的药片,是空了的酒瓶,被郭小莉和涌入的急救中心的人发现。

越是这么想……

他不愿意汤贞回想起过去——那些跨越生死之门,险些失去生命的点点滴滴,全都从这个小脑袋瓜里忘记就最好了。“你一直爱我,对吗?”他捧过汤贞的头,这是他唯一在乎的事。

他感觉汤贞在他怀里点头了。

泰国女明星曝光的旧事还在发酵,周子轲虽然接连几天都没出门,也在手机里看到当年的涉事媒体正在被一个个揪出来点名,舆论要求他们解释清楚当年的缘由,还试图联系当年的另一位当事人,鼓手马松杨。说到这个马松杨,周子轲又回想起在亚星公司看到的那些资料。

“有恶魔在你身边,是吗。”周子轲搂过浑身是汗的汤贞,再一次把汤贞汗湿的缕缕长发别到耳朵后面去了。汤贞还是那种傻傻的眼神,听了这话,却有点惊慌失措。“因为有恶魔在,”周子轲却显得镇静许多,他低下头,双手捧住了汤贞的脸颊,额头抵住了汤贞的额头,“所以你打算孤单一个人去死?”

汤贞被周子轲搂进怀里。在汤贞背后,天隐隐亮了,是日出时分。周子轲很迷恋这样的时刻,他和心爱的人待在一起,看日升日落,外部世界的变迁似乎与他们毫无关系。“我们在一起,没必要害怕什么。”周子轲轻声说,安抚汤贞似的,他低头吻汤贞头发下面的额头。

周子轲偶尔也打开窗,赤着上身手肘撑在窗边,指给汤贞看窗外夜里的光点。那些酒店、商场外停留的车辆、人影,酒店顶层时不时闪烁的灯,都是在值班的安保团队。他们可以在海上拯救一搜20万吨级的超级邮轮,更别提什么手脚不干净的狂徒。

似乎确认有这些保镖时时刻刻都在,汤贞就放心了。他总犹豫要告诉小周什么,可小周似乎并不关心。他们坐在一起吃晚餐,听温心之前从公司带来的拷贝母带——周子轲抽空把Mattias十周年纪念专辑需要他唱的部分都录了。他没什么耐心,没什么事业心,录上一遍就交给公司的混音师。如今这么听起来,周子轲除了觉得听着不像自己唱的以外,好像也没听出别的缺点。

只是这样真假难辨的声音,汤贞手捧着果蔬汁在餐桌边听,好像也听得很陶醉很入迷。特别是昔日汤贞的声音和如今小周的哼唱混在一起的时候,汤贞忍不住笑起来了。

周子轲买了啤酒回家,但汤贞不能喝。汤贞现在除了喝果蔬汁、牛奶这些东西,就只能喝补充体力的电解质饮料。特别是——汤贞会趁休息的时候坐在床边喝运动饮料,他流汗太多了,必须要补充这些。

小周就不同,小周体格太好。每次汤贞都在被窝里睡着了,小周还是个精神抖擞的样子,他坐在客厅一边看电视一边喝啤酒,能一直喝到汤贞半夜睡醒起床裹着被子到他身边来。

除了去超市买啤酒和给汤贞的水果蔬菜以外,周子轲也买了盒,只是放在车里没拿上来。省略。

郭小莉和汤贞讲完了电话,在办公室里还是不怎么放心。她放下手里的工作,让秘书把工作切在外面,打算去阿贞家里看看。

已经不是Mattias的经纪人了,可郭小莉总还觉得阿贞的事就是她的事,十年了都割舍不下,她不能再像过去,因为信任谁,就和阿贞好几天都见不到一面。哪怕子轲看起来是真的改变了一切。

朱经理在电话中说,阿贞看戏时候心情很好,看得很专注。子轲他们带回来的《罗马在线》外景带子里,阿贞也总是笑着,和山中的村民有来有往地说话,不怕陌生人,还会对着镜头慢慢说词,哪怕看了提词器,也把词全念顺了。

阿贞正在慢慢恢复起来,郭小莉甚至能感觉到生命力重新出现在阿贞的眼睛里。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